第217章 我的字典里,没有认输!

小说: 神级巫医在都市 作者: 五志 更新时间:2016-12-30 16:31:29 字数:2105 阅读进度:217/958

赵阳秋点点头,娓娓说道:“据我诊断,这位病人最明显的脉象,是虚而兼小,这说明他脾阳不振,有食少不化、腹泻、四肢清冷等毛病!而在虚小脉象的隐藏下,还有沉微的情况,脉象轻举不足,需重按方有所得,这说明病人气虚阳微,有面色皓白、形寒气短,面浮足肿等病症!此外我还发现,这脉象在虚弱沉微之外,往来流利如珠走盘,说明还有弦滑之象,应该是有脑出血等问题……”

马国涛等人的脸色,齐齐骤变。

病人是他们请来的,对病人的情况,他们最是了解。

正因为这位病人的脉象,有着三重不同的表现,并且相互掩盖、相互混杂,让人很难全部发现,所以他们才会邀请这位病人前来参加脉诊比斗!

没想到,这么一个难度系数极高的三重混合脉,竟然没能够难住赵阳秋,在短短十二三分钟里便被他给解开了。

“不愧是指定乾坤赵阳秋,果然厉害!这么快就把三重混合脉诊断清楚,真是把悬丝诊脉术练到炉火纯青了啊!”

虽然是对手,可马国涛等人还是忍不住由衷的赞叹。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赵阳秋听到了他们的话后,转过身来,面露不屑的摇头说道:“三重混合脉象?你们却是说错了!这个病人的脉象,可不止是三重!”

“什么?”马国涛等人齐齐一惊。

这位病人,可是他们几个人亲自挑选出来的,经过仔细的诊断后,才确定为三重混合脉象。现在赵阳秋却说,这个病人的脉象不止是三重!

这怎么可能?!

没等马国涛等人询问,赵阳秋便把第四重脉象讲了出来:“除了我刚刚讲的三重脉象外,病人的尺脉无力细柔,这说明他还有第四重脉象——尺脉弱!病人应该有腰膝酸软、失眠多梦等症状!”

他的话音刚落,性子比较急的杨敬博,便摇头说道:“赵老,你这次可是诊断错了。这位病人,是经过我和马校长,以及我们大学附属医院诸位中医专家会诊了的。我们不但对他进行过细致的诊断,还讨论分析过,可以肯定,他只有三重脉象……”

赵阳秋摆手打断了他的话:“你们只诊断出了三重脉象,那是你们的本事不行!”

杨敬博差点儿没被他的这句话给呛死,冷哼道:“凭什么是我们的本事不行,就不能是你诊断错了?”

马国涛伸手拉了拉杨敬博,示意他不要做无谓的嘴战,转身冲黎和平、乔智学等人说道:“麻烦各位受点累,帮我们裁判一下,这位病人到底是有三重脉象,还是有四重。”

“好。”黎和平、乔智学等人应声起立,走进帘屋,一一为病人进行了脉诊后,又凑在一起小声的议论着。

这一过程中,赵阳秋信心十足,坐到了族中晚辈为他端来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饮着茶,显得很是轻松。

林雪轻轻的拉了拉赵元衣角,小声说道:“你看这人一点儿也不担心,该不会真是如他所说,那病人有四重脉象吧?”

赵元开启了观气术,朝着帘屋中那位年老的病人张望了一眼,发现他除了头部、心脏以及脾胃三处地方有邪气郁结外,在两侧腰间的肾脏位置上,同样是有邪气翻涌!

赵阳秋的诊断没有错,这个病人,的确是有肾气虚衰的情况!

看到这一幕,赵元也挺佩服赵阳秋的。

当今医学界里,把悬丝诊脉术练到了这种境界的人,实在很少见!

“指定乾坤,名不虚传啊!”赵元小声感叹道。

“什么意思?”林雪不解的问。

赵元凑到林雪耳边,小声解答道:“他说的没错,这位病人,就是四重脉象!马校长和杨主任他们漏诊了。

林雪张大了嘴巴,一脸的难以置信。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黎和平、乔智学等人也完成了讨论。

“阳秋兄,你的悬丝诊脉术,真是越来越精湛了啊!”黎和平冲赵阳秋竖起了大拇指。

听到这话,马国涛等人脸色骤变。

果然,接下来黎和平便宣布道:“经过我们的诊断、讨论,这位病人的确是有着四重脉象而非三重!只是这尺脉上的脉象,非常隐蔽难辨,要不是我们事先得到了提醒,恐怕也会将它漏诊掉。”

“什么?”杨敬博一脸震惊。

不过,对黎和平等人的话,他倒不会怀疑。这些人的本事、身份在那儿摆着,漏诊误诊的情况几乎不会出现,更不可能帮着赵阳秋作弊。

“没想到,这位病人竟然是四重脉象……”马国涛苦笑连连:“原本想要给金陵赵家挖个坑,却不想,这坑没坑到他们,倒是反过来把我们自己给坑了。”

赵元还没上阵,西华医科大学就已经在医学界诸位大神和媒体记者的面前丢了一回脸……简直是出师不利啊!

与西华医科大学低落的士气不同,金陵赵家这边却是士气大振,一个个喜笑颜开,仿佛已经赢下了这一轮的医术比斗似的。

网络直播间里,弹幕也是刷的飞起。

“开眼界了!”

“这就是悬丝诊脉术?也太神奇、太牛了吧!”

“哥们,牛的明明是赵阳秋这个人好吧!”

“我收回先前的话,这场诊脉比斗,不可能有意外发生,赢的人,只会是赵阳秋!”

在不被所有人看好的情况下,赵元走到了帘屋前方,准备开始悬丝诊脉。

“赵元同学,你放开了去比,不要有心理压力。”马国涛小声的为赵元加油鼓劲,生怕他被刚刚那件事情影响到发挥。

赵元微笑着说:“马校长,放心吧,我没有压力的。”

这话传到了金陵赵家族人耳中,却被误以为,他已经认怂放弃了这场比斗。

赵阳秋端着茶碗,‘语重心长’的教导道:“年轻人,我劝你直接认输,也好过不懂装懂丢人现眼。”

赵元回头冲他一笑:“不好意思,我的字典里面,就没有认输这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