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诡异的死者

小说: 神级巫医在都市 作者: 五志 更新时间:2017-01-27 20:24:03 字数:2146 阅读进度:319/958

“验尸?”

赵元愕然一愣,这才想起余珂不仅是解剖专业的老师,同时还是法医学毕业的高材生,在司法鉴定中心那边也是有任职的。

平时没课的时候,余珂不是在学校的解剖楼里面待着,就是在司法鉴定中心那边泡着。对死人的兴趣比对活人还大,否则就她这漂亮的脸蛋、婀娜的身材,怎么可能会没有人追求?

再胆大的人,想到一双经常摸尸体的手摸到自己身上,恐怕都会慎得慌。

“怎么,不想去?”余珂眉头微挑。

“当然想了。”赵元赶紧说道。

这种学习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会放弃?虽然他学的,是中西医结合专业而非法医,但多看点东西、多学点知识,终归是件好事情。

另外几个助理,羡慕的不得了,有人甚至开口请求道:“余老师,也带上我们吧。”

余珂扫了他们一眼,冷冷的说:“我带赵元去,是因为他能够帮上我忙,可以做我的助手,你们有这样的本事?”

几个助理不吭声了。

余珂冷哼了一声,拉着赵元径直去了学校停车场,开上车就走。

路上,赵元有些激动。毕竟解剖他做过,验尸却是头一回,忍不住问道:“我们是去司法鉴定中心吗?这是个什么案子?自杀?凶杀?还是情杀?”

余珂对别人很冷,但对赵元这个救命恩人的态度却要缓和许多。

要是其他人问她这些问题,她绝对是甩对方一张臭脸不做回答。但对赵元,她却耐心的讲解道:“我们直接去案发现场,尸体还在现场。具体是什么案子,暂时还不能确定。要等到调查结果出来后,才能得出判断。”

“哦哦。”赵元点了点头,安静了一会儿后,又问道:“那我等下要做什么?”

余珂答道:“跟你平时做我解剖助手的活儿一样。”瞄了他一眼,轻笑道:“怎么,紧张啊?”

“有点儿。”赵元不好意思地说。

余珂说道:“没关系,等到了现场,开始验尸,你就不紧张了。”

“为什么?”赵元有些困惑。

“因为那个时候,你就会感到恶心想吐了。”余珂一本正经的说,赵元也搞不清楚她到底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呢,还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二十多分钟后,车驶入了一个小区,停在了一个单元楼前。

此刻,在这栋大约有三十多层的单元楼外,聚集了一大批人,看样子应该是小区里的居民,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议论着发生在这栋楼里的命案。

下车后,赵元拎着工具箱,跟着余珂乘坐电梯上到了二十一层。出了电梯,就看到左前方那家住户的门口立着警示带。一个警察站在门口,冲那些跑来看热闹的人喝道:“没什么好看的,赶紧散了,各回各家!”

余珂带着赵元走了过去,那警察正准备要喝斥,余珂拿出了自己的法医证件递给对方。

警察检查确定后,拉起警示带放了余珂和赵元进去。

走进屋内,赵元好奇的打量四周,见屋内陈设一切安好,并没有什么打斗过的痕迹。几个警察,或是拿着照相机四处拍照,或是戴着手套拿着镊子,四处搜寻任何可能的证物。

一个年龄在四十岁左右的中年警察,瞧见余珂到来,立刻招呼道:“余医生,你来了。”随后目光又落到了赵元身上,微微一愣,问道:“这位是?”

余珂向他介绍道:“这是我的学生,赵元,来给我做助手的。”

“赵元?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啊……”中年警察侧头想了想,忽然恍然大悟:“啊,我想起来了,你是救了陆青性命,治好了老所长的腿,帮着鲜洪他们破获了好几起大案的那个人!”

中年警察的态度顿时热情了许多,并自我介绍道:“我叫温吉,是市刑警队的队长,跟鲜洪一样,当初也曾在老所长的手底下干过。”

简单的介绍过后,余珂问道:“死者在哪?”

温吉抬手朝着客厅的沙发一指:“喏,就在那坐着呢。”

赵元和余珂扭头望去,只见沙发上面靠坐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女生,摆出的是看电视的姿势。其实刚刚进到屋里的时候,赵元就有看到这个人,只是当时没有细想,还以为是死者的家属,却没想到竟是死者本人。

两人走到了死者身前,打量了一番后发现,死者身上没有任何的异常情况——没有伤口、没有打斗痕迹,一切都很正常,正常的让人头皮发麻、倍感诡异。

温吉站在两人旁边,说道:“报警的人,是送外卖的小哥。据他说,他接到电话给这里送餐,来了后发现门是开着的,敲门没人答应,便走了进来,结果看到这个女人在,冲她说话又没有反应,便产生了怀疑,查看了一下发现没有呼吸,便拨打了报警电话。”

余珂皱了皱眉,说道:“难道是突发疾病去世的?不对,如果是这样,派出所来人就行了,不该由你们刑警队出动啊。”

温吉回答道:“我们来,是因为类似的死法,已经是第三起了!而且都是在本月内发生的!”

余珂问道:“你的意思是,这是一起连环凶杀案?”

“我也不能确定。”温吉叹了一口气,说道:“另外两起案子的死者,跟这位女士一样,没有任何的伤痕。所处的环境,也是一点儿打斗痕迹没有。”

“这就怪了。”

这一刻,不仅是余珂和温吉,就连赵元也觉得这案子透着古怪。

如果只是一起,那还能用意外来解释。可在一月之内,出现了三起几乎一模一样的死亡事件,恐怕不是一个‘意外’就能解释的过去。

余珂又问道:“另外两个死者的尸体有解剖过吗?会不会是中毒或者什么情况死的?”

“没有。”温吉摇了摇头,“当时大家都没有怀疑,以为是突发疾病死的,当地派出所在做了笔录后,便把尸体交还给了家属,早就已经火化了。直到今天这起案子出现,我们才感觉不对劲,接管了这个案子,并通知司法鉴定中心派法医来协助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