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番外三 潮起潮落

小说: 王府逃生记 作者: 暖荷 更新时间:2015-03-15 23:55:44 字数:3336 阅读进度:91/91

一别又是一年春,坐舒适的大船上迎着阵阵河风,面上挂着温柔的笑意,鸳儿轻抱着怀里的小女儿。

自打上回出门儿竟发现又有了身子,待这丫头出生后,又照料了一年有余,这才又得了功夫出行。这一回,王爷应下了要带着她坐船一路出海瞧瞧,瞧瞧那海上的景致,更瞧瞧恒长河两岸的风景。

一阵“咚咚”声甲板上响起,两个几是一模一样的双生子跑了过来,嘻嘻哈哈的围身边儿。

“莫要乱跑,小心再跌出去,到时可没捞们去。”拿着帕子给那两个儿子擦了擦汗,鸳儿指着面前的矮凳叫他们坐下。

“娘,小妹妹到底什么时候能叫们哥哥啊……”瞧着母亲怀里的小妹妹,孙秀芅忍住拿手去轻戳那粉嫩的小脸蛋。

“她到现还没叫过娘呢,哪里就能叫哥哥?”鸳儿不禁轻笑了起来,忽又沉下脸来,“这会子不正是读书的时候么?怎么就跑出来了?”

二小脸上一僵,讪笑道:“父亲正教姐姐写大字呢,们怕吵着他们……”

话音未毕,便听着后面王爷出了船舱:“既是跑出来了,早上读过那书,今儿个便一捐抄三十回。”

“娘~~”两一听,便急了眼,直拉扯着鸳儿的衣袖。

忍着笑,对二正色道:“既是父亲说了,那便去做,这是们偷懒得来的‘赏头’,想少了?那可万万不能。”

见母亲亦是如此,二放垂着脑袋又钻了回去。

瞧着两个孩子回了船舱,王爷这才坐到鸳儿身边儿,拿手轻揽她背后,低头瞧着小女儿:“一会儿日头便上来了,少坐会子便回去吧。若是嫌里头憋气,叫他们撑了伞过来。”

“不用费事了,略坐坐,也叫小妞妞晒晒太阳,不然长不快呢。”说罢,鸳儿又抬头似笑非笑的瞧着王爷,“爷,妞妞的大名儿可起好了?”

王爷略一挑眉:“急什么,她的哥哥们三岁上才得了大名儿,她才多大?”

掩口轻笑着,鸳儿深深点着头道:“很是!很是!”

王爷也不理她,低头打她腰间拉出一个香囊来,咬牙笑道:“倒要瞧瞧,这回连身上带的、水房里摆的,也都换成了这行子,可还不管用?”

听他这般说,不禁又叫鸳儿红了脸,轻嗔道:“孩子都有了四个了,还说这些……”

“便是老夫老妻,又哪里少得了闺房之乐?”那声是打耳边轻吐出来的,又把那白嫩的耳垂熏得微红。只觉着这娇妻越发的娇艳可了,哪里像是四个孩子的母亲?那身子也是越发的丰腴,行动间更是风情万种的,便是日日疼爱也是能够的。

“倒教坏了孩子。”鸳儿只低着头,指着怀中那瞪着大眼睛瞧着自己的小妞妞轻声道。

“夫说的是,还是一会儿回房再慢慢说着。”说罢,略沉吟了会子,王爷忽抬头对边上守着的奶娘道,“把二小姐抱回去吧,外面日头越发大了。”、

那奶娘忙上前接了小妞妞。

王爷又低头轻道:“可要为夫抱夫回去?”

抬眼狠瞪了他一眼,到底不敢跟他外头闹,只得叫他拉着,一总回了船舱之中。

------------------

呆呆立暗阁之后,一位七八岁大的少年愣愣瞧着前面儿那房间中的情景。

“…………”身着明黄色龙袍的男子,脸面痛苦,趴榻上,瞧着面前立着的那位丽。

“……竟要……杀……朕……”

听着那嘶哑声音,女子面上一片平静,好似面前那男子非是与她同床共枕之一般。

“为何……”眼中流出两行血泪,心中更是万般的不甘。定了这江山,取了这天下,灭了那些跳梁小丑,现下,却死于一女子之手,且这女子竟还是……自己的枕边!他如何甘心?!

“青楞山上,阁中长老弟子无数,尽丧陛下之手,现不过取陛下一之命而已。”女子神情淡漠,似无喜无悲,“阁中所图,无非利益二字,陛下手段未免太过。”

“呵呵……呵呵呵呵……”皇帝冷笑起来,“睡榻之侧岂容他酣睡?”

女子只立一边,静静瞧着他,这会儿,除双眼外,鼻中亦冒出鲜血。

一旁门响,忽又行进一,朝那榻上瞧了两眼,对那女子道:“宫内已安置妥当了,待这处一咽气,便辅太子登记……可惜了,皇上子嗣未太过单薄,竟只得了太子一……”

“刘大有辅佐之功,待太子亲政前必能把持朝政处处布置,那会子便是太子亲政了,也便无法了。”女子依旧淡淡言道。

刘大眉头微簇:“还是不妥,太子自幼聪慧,又由先皇亲自自小教导……回头想法个法子,叫他移移性子……对了,再打阁中调来些女孩子……”

那“先皇”二字出口之时,阁后少年才又盯向榻上那,见那日日相对熟悉之,此时竟已口吐黑血,脸上一片乌青色,哪里还有半分生气?!

眼前晃了几晃,终是没能晕倒。前头那二再说些何事,言些何话亦不知道。只知他二已然退出门外,房内一时空荡,再无第三。

“父……皇……”两行清泪缓缓流下,太子紧攥着手中一只玉瓶,身上微颤着,几将牙齿咬断,心中满是不甘、不解、愤怒情愫。

猛的推开暗门,太子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把手中玉瓶拔开,从里头倒出一粒青色之物,便要塞入那已无生机之的口中,却见那牙关紧咬,又哪里还剩半分气?!

“父皇……父皇……”喃喃自语间,隐约听得外头传来动静,少年猛一擦眼泪,把那粒掉到地上的青色之物再拾了起来,钻回暗门之中,一路好似神游一般的退回通路尽头。

-------------

“驾崩了?!”般仍行河上,王爷一脸讶然的抬头瞧着面前那暗卫。

“是。”暗卫低沉头应声。

“……何时驾崩的?那物件可送到了皇兄手中?”王爷脸色阴沉,声息渐冷。

“三日属下面圣,同见的还有太子。把那物件已经交到皇上手中,可四日一早……便传来皇上驾崩之信……”

顿了许久,王爷方沉声问道:“当日瞧着皇兄气色如何?”

“皇上气色……并无不妥。”暗卫说罢,微微抬头瞧向王爷,“爷,皇上去的,不大对……皇上带着太子并数位嫔妃鹤临园儿消暑,听说前几日还进山狩猎亲手射杀了一头虎……”

暗卫那话未说尽,可其中之意王爷又哪里不知?

面色再沉数分,王爷皱眉思索了一会子,方道:“现下是何情景?”

“皇后已听得消息,打从宫中赶到了鹤临园,亲护着太子并皇上灵柩归宫。这会子已是带着太子垂帘听政,由几位老臣辅佐。”

“可又见着太子了?”

“听了消息,属下便又从暗道潜进去见过太子,太子……有些呆滞,精神甚是不好。”

轻吸了一口气,王爷双目微垂,过了好半晌方长叹了一口气:“罢了,上书一封,过几日们再送过去给太子。这天下,毕竟是他们父子的天下,虽可偶尔佐之,却还要看他们有何心思。且,是万不会再入大恒的……能坐得天下之,还要看是否有那个福气了……”

------------------

少年坐于宝座之上,下面群臣尽身着白衣,为先皇戴孝。

双眼直盯着面前长几之下,身后一女子声带嘶哑,正一一布置朝中大小事宜,忽的,前头坐着那少年猛的站起,转身便朝门外走去,任凭身后群臣高呼“皇上”再不回头。

仁定七年,皇帝驾崩,新皇年仅七岁,因皇帝年幼太后垂帘听政,数位托孤大臣承先帝之恩,打理朝政辅佐幼帝。

承安一年,新皇年幼,性顽劣。厌宫中气氛森严,同太后、太妃出宫北上,于鹤临园消暑,一去经年,乐不思蜀。素性鹤临园离京中甚近,快马不过半日便至,或三日一回、或五日一回,由朝中重臣出京于园中上朝报事。

作者有话要说:彻底的完结了,新书也在今天早上十点发出了。

看到这章的结尾,亲们可能已经知道了,新书的男主——西定王的独子,当今的小皇帝。

而新书的女主嘛……看完下面的新书简介大家就也会知道了~~

再次么么大家,关于之前说过的九美舞,因觉得那部分章节写的并不是太好,就不拿出来丢在V章了,有想要的亲们请在文下留言,注意,请打“0”分留邮箱,我会每天群发一次的,没有收的也表急,伦家会每天检查一回来着=。=b

下面,是新书的简介,有喜欢的亲们欢迎去围观~~

一朝穿越,培训上岗,助阁主一统江山

引诱皇帝,辖制朝廷,暗自操控大好山河。

无奈,皇帝是个小屁孩

色|诱不成,艺诱不懂,玩诱不理

摔!这个小皇帝是要闹哪样?!

你若听话,明主傀儡、中庸傀儡、昏君傀儡多种款式任君挑选。

若不老实,夺你江山、换你王朝、改朝换代是咱己任!

反正身中剧毒,不是你顺就是我死,小皇帝,咱商量商量,当个享乐昏君肿么样?

点此直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