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死亡之舟

小说: 万古独尊 作者: 万古独尊 更新时间:2015-08-10 17:42:25 字数:3053 阅读进度:157/1302

十几个回合下来,秦瑶近乎『裸』身相见了,身上的那件粉红『色』的连体内衣被震碎,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暴漏在外面,甚至看到了里面半透明状的小肚兜。现如今秦瑶的脸上只余下那张银白『色』的面具,不过也即将脱落。

轰!

又是凶悍的一拳打出,霸烈的气息迎面朝着秦瑶轰了上来,秦瑶脸上的那块银白『色』的面具陡然崩溃掉,『露』出了面具下面一张白皙娇嫩的娇颜,秋水凝眸,细柳弯眉,精致的倒瓜子脸和樱桃口,即使季默之前已经猜到秦瑶的相貌应该不会很难看,但也不会想到是这么的美艳绝伦。

这种美,简直比火麟儿和蓝倾城还高要出一个档次。

“你……你竟然打落了我的面具。”秦瑶贝齿紧咬,娇艳的红唇咬出血来。

季默笑道:“你不要告诉我谁打落了你的面具谁就得娶你这这狗血的屁话吧。”

秦瑶冷笑,那张倾国倾城的俏脸上带着一抹清冷的笑容,她弯腰捡起一片面具的碎片,低声道:“这张面具代表了高贵的象征,它代表着身为仙灵体的人的尊严,今日竟然被你这小小夺气境的修士打碎。”

“哼,仙灵体没什么了不起,早晚有一天,我要把所有的仙灵体统统扔进地狱!”季默寒声道,这句话完全是无意识的发出来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季默听到仙灵这两个字的时候,本能的生出了反感。

“今日不除掉你,留着你早晚是个麻烦!”秦瑶清冷得面容满是肃杀之气,这一刻她的掌心中一轮银月再次升起,银月之上有槐树的影子,且还有一座若隐若现的宫殿楼阁在里面浮现,仿佛这轮银月只能真的有一座月宫一般。

而季默的掌心中,则是一朵妖艳的火莲盛开,地狱惩戒之火凝聚而出的火焰,可以焚烧世间的一切。

两人准备誓死一搏,季默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三倍战力即将消失,必须要一口气制住秦瑶,不然的话自己会命丧在这个女人的手上。

“嗷嗷!”

突如其来的,一声熟悉的咆哮声从远处传来,只见那里一座高如山岳的白『毛』暴猿大踏步而来,这头暴猿的手中还握着一杆乌黑『色』的战矛,战矛滴血,似是饮了许多荒古巨兽的鲜血一般。

“是那头暴猿,我滴个乖乖儿唻,他怎么找到这个地方来的!”季默瞪大了眼睛。

而秦瑶也是脸『色』惨变,花容失『色』,娇躯都跟着剧烈的颤抖起来,她在这头暴猿的手中吃过大亏,对这头暴猿可谓是恐惧到了极点。

“嗷嗷!仙灵体,你逃不掉了!!”暴猿怒吼着,那杆巨大的无黑『色』战矛砸了上来,战矛如山脉一般压空而来,黑压压一大片,仿佛把整个天穹都给抽塌了,大地在瞬间崩裂,那杆乌黑『色』的战矛还没有落下,光是这股强大的气压便可以碎裂山河。

“我勒个擦擦擦!”

季默和秦瑶这个时候哪还顾得上打斗,在这头暴猿的『逼』迫下,他们不得不落荒而逃。秦瑶再次化作了一轮月亮升空而起,而季默则是燃烧着自己的体能,三倍战力加持在身上,汹涌的地狱神力滚滚而动,不过却是用在逃命上。

“灵猴族秘术,小子,你怎么会灵猴一族的秘法!”

咆哮之声从身后传来,那暴猿朝着季默这边投来诧异的目光,一直布满白『色』绒『毛』的大手铺天盖地的压了上来,想要把季默给攥在掌心中。

季默这一刻只觉得心神颤抖,在这头暴猿强烈的气息下,季默不敢有丝毫的耽搁,仙鹤神羽展开,身形化作一只仙鹤快速的冲天而起,从那巨大的爪子的手指缝中溜了出来,逃遁向远处。

“哼,小小人族,胆敢修炼灵猴一族的秘法,更是该死!!”那头暴猿发火了,竟然放弃追秦瑶这个仙灵体,而是大踏步的朝着季默追了上来。

“我擦,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季默满脑袋黑线,这头暴猿竟然转换了目标,连秦瑶全盛时期都在这暴猿的手底下吃亏,更不要说是自己了。

当即,季默全力催动仙鹤神羽,那洁白如玉的翅膀上符文交织,速度再次提升了一个档次,化作白光快速的朝着远处逃遁。而那头暴猿却是紧追不舍,像是季默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般,势要把季默给除掉。

乌黑『色』的战矛压空而来,一股强大的气劲轰来,战矛未至,但这股气劲却是硬生生轰在了季默的背上。季默闷哼一声,身体向前飞了出去,后背上火辣辣的疼痛,即使神魔体质的强大,依旧被这股气劲震的劈开肉来,血肉模糊。

“人族修士,你自爆吧,我不杀你,你还不配!”暴猿在身后吼叫道,巨大的瞳孔中『射』出两道怜悯的神『色』,似是在嘲笑。

像它这种血脉高贵的洪荒古兽,自然不会把季默这种夺气境的小人物放在眼中。

而且季默又不像秦瑶那样身怀仙灵体,对这头暴猿来说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自爆你祖宗!自爆你祖宗的祖宗!”季默头也不回的骂道,而后拼尽所有的气力逃遁。

“呜呜呜!”

乌黑『色』的战矛压落下来,犹如鬼哭狼嚎之音一般,惊天地,泣鬼神,战矛横空,犹如一座乌黑『色』的山脉沉落下来。

季默又一次被震飞出去,后背上劈开肉烂,这是他炼成神魔体质之后受伤最重的一次,骨骼都险些崩碎掉了。

十几分钟后,季默也不知道逃出去了多远,他出现在一片山脉的上空,依然没有离开天帝山的范围。身后那头暴猿依旧紧追不舍,踩碎了山脉,追逐季默。幸亏季默现在对仙鹤神羽的领悟炉火纯青,一时间就算这暴猿的速度,也无法追上他。

“轰隆隆!”

前方,一条黑『色』的大河拦路,河水漆黑如墨,湍流不息,像是一条乌龙坠落在了这片山脉之中。

季默一靠近这条大河,立刻感觉到一股深渊般的气息『逼』来,恐怖无比,这条黑水大河像是一头蛰伏的蛮龙,气息惨烈,河水湍急。

“再敢往前,死路一条!”暴猿怒吼道,竟然停下了步伐,只是远远的望着季默,那杆乌黑『色』的战矛扛在肩膀上,它竟然不追了。

“阿西吧!我留在原地才应该是死路一条呢!”季默连头都不回,仙鹤神羽收拢,他的身形快速的俯冲而下,犹如一颗陨石一般砸落到了这条黑水大河水中,溅起一股水浪,冰冷刺骨的河水一下子把季默淹没了进去,沉入河底。

……

暴猿没有追上去,而是踏步而来,站在了这条黑水大河的边缘地带,肩膀上扛着那杆山脉般巨大的乌黑『色』战矛。此刻,这头暴猿的目光如炬,双目中烁烁放光,两道金『色』的虹光『射』出,似是想要看穿这条黑水大河的河底,脸上布满了凝重之『色』。

如果此刻季默看到这一幕的话,一定会吃惊的发现,这头暴猿运用的,竟然是和九妖一样的瞳术,火眼金睛。

“不知死活,进入这里,你还能活着出来吗?”暴猿嗤笑,鼻孔间喷出两道白气。

“呜呜呜~~~”

而就在这时,天地间陡然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天空瞬间变得黑暗起来,浓云翻滚,仿佛有大魔王降临一般。而就在这滚滚浓云之内,那鬼哭狼嚎的声音更加清楚。

暴猿抬头望着那片黑暗下来的天空,低声道:“回来了吗?”

说完,暴猿的鼻孔间喷出两道白气,而后扛着那杆乌黑『色』的战矛转身离开,几个大踏步间,便已经消失在了天地的尽头。

天空中,狂风呼啸,黑压压的乌云遮盖了天地。

鬼哭狼嚎之声凄惨无比,而据在那黑云之内,一艘巨大的黝黑『色』飞船钻了出来,这大船通体如黑金打造,泛着幽冷的光辉,犹如一艘航行在天空中的幽灵船,大船穿云破雾,来到了这片山脉的上空。

若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这艘大船的船体上,竟然刻画着许多仙灵的图案,和漫天诸佛的影子。这艘大船的出现,让这片山脉中的所有洪荒古兽全都颤栗不安,仿佛一瞬间生命被剥夺了一样,整个山脉中,所有的洪荒古兽在瞬间死亡,被剥夺了生机。(万古独尊../4/4960/)-- ( 万古独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