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百八十五章 伤情处,男儿泪

小说: 纨绔疯子 作者: 鹅是老五 更新时间:2015-02-12 12:58:48 字数:3271 阅读进度:183/873

第一百八十五章伤情处,男儿泪

“秦老哥,这话怎么说?你也没有对不住我的啊,相反我还有事要感谢你呢?”林云要感谢秦无山倒是真的,他能够得到灵石,完全是秦无山的灵石让他一路找了过来。

“寒雨惜是你的妻子对吧?”秦无山看了看林云的脸色,有点小心的说道。

“没错。”林云见这里居然有人提起雨惜,心里涌起一阵的温柔,自己马上就可以回去见到她了。

“我先声明一下,我秦无山和燕京的秦家没有任何的关系,虽然我也姓秦,但是却不是燕京秦家的人。不过也算是有点血缘,只是相距有点远。秦升这个年轻人还是不错的,只是做事的时候比较冲动了一点。还请林老弟如果可以,饶了他一次。”秦无山话说的有点吞吐。

林云有点诧异的看着秦无山说道,“他不错和冲动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喜欢惹是生非的人。”

“因为秦升去寒家说亲,想娶寒雨惜为妻,结果逼得寒雨惜自杀被阻止,却毁容了,所以……”秦无山说完有点犹豫的看着林云。

“什么……”林云睚眦欲裂,一把抓住秦无山的胸口,几乎将秦无山给拎了起来。

“你说什么,居然敢打我妻子的注意?”林云两眼圆睁,瞪着秦无山,一字一句的说道。

周围几个警卫见林云居然抓住了秦无山,连忙上前阻止,不过还没有走到面前就被林云踢出去多远。

“你们住手,林教官你冷静一下,况且这件事情和秦老没有关系,他只是善意的提醒你。”徐里连忙上来呵斥住想要取枪的警卫,然后对林云说道。

林云放下秦无山,眼里居然是一圈水雾,“不要说秦升,就是天王老子伤害了雨惜,老子也不会放过他,就是他跑到月球上老子也要扒了他的皮。”

“林老弟,你听我说,你妻子只是容貌上有了一些差异,身体还好。再说秦家在燕京不比你林家小,甚至还要大。秦老更是,更是……林老弟三思而行啊。”秦无山担心的看着林云,说实在的,在这件事上面他是站在林云这边的,只是怕林云闹出大事来。

“那很了不起?我需要仗着林家去说话?哈哈……得罪了我林云我可以不去计较,但是伤害了雨惜,哼……”林云嘴角闪过不屑的笑意,转过头泪水却滂沱而下……

“雨惜……”男儿不流泪,只是未到伤情处。

没想到雨惜居然是如此被人欺负,林云内心犹如油烫般的翻滚,如果雨惜不是为了自己,她不会去自杀,又毁容,如果自己再果断点,也不会到现在才回去见雨惜。

一个弱女子,没有丈夫在身边,娘家的人只知道想拿她去换富贵,婆家的人几乎都忘了还有这样一个人,甚至已经知道她离婚不管了。这让她如何自处?

“我爱林云,我不会离开他他死了,我去陪他。”这是雨惜说的话。

“雨惜,我对不起你”林云仰天嘶吼,泪流满面。

“教官,需要我,我随时就过来。”蓝极第一次见到林教官如此伤心,对他来说什么别的都是浮云,无论徐里怎么看他,没有林教官他只有屈辱的死去,连报仇的事情想都不敢想。什么荣华富贵对他来说都不重要。

“还有我……”王纬是王家本来的继承人,当然也不会畏惧。

“还有我……”

“我也是……”

……

转眼之间三十四名队员一起上前一步,然后对着林云说出了可能让他们仕途就此终止的话。

“谢谢你们,不过这点小事我还可以办得了,兄弟们以后有缘再见,我走了……”林云说完,腿一扫‘轰轰’的巨响声中,几株巨大的树木被林云连根扫断,卷起漫天的树叶。林云的身影只是一闪之间,就再也连个背影都看不见了。

几名美国的军官和士兵,以及‘虎牙’的队员看见林云如此威势,只是呆住了,这是人力所为?布朗更是无比的震惊,高手甚至身怀异能的人他都见过许多,但是像眼前这个人的厉害,他却是第一次见到。

跟这种人斗,不要说三十六名‘虎牙’队员,就是三百六十名‘虎牙’队员也是死亡的份啊。难怪这人还可以抓住秦中将的衣领,这人简直就是国家的无价之宝啊,我们国家怎么没有?

看着林云根本没有背影的消失,秦无山叹了一口气,心说秦升你自求多福吧。有的人不是你可以惹的起的,有心向上面汇报一下,不过想想还是止住了这种心思。就让林云老弟自己去办理吧,我就不用插手任何事情了。

转眼看看这些被救上来的‘虎牙’士兵,都惊呆的看着林云扫断的树。秦无山这才明白林云这临走时候的一脚是什么意思,这是在给‘龙影’壮威啊。

每一个特种兵战士都是不畏生死的家伙,这些人即使你拿着枪对着他的脑袋,说不定他还在想在你临开枪的时候如何制住你。但是一旦自己的实力明显的和对方差距过大,那就是心有不甘,也只能望洋兴叹,产生一种无法战胜的颓废心态。

…………

林云一路疾奔,心犹如被火烧了一般,他告诫那些‘龙影’队员们遇事要冷静,但是一旦自己遇见雨惜的事情,他一样的冷静不下来。

雨惜怎么样了?她怎么样了……

他已经没有空闲去痛恨寒家和秦家的人,相对于这两家来说,他对李家的恨却直线往后排。

整个丛林当中只是看见了一道残影略过,他忽然想到如果借助秦无山回到燕京是不是会更快一点?但是林云马上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秦无山虽然口中说和秦家没有关系,但是明显的秦无山应该也是秦家的人,只是估计不是直系而已。他这次回去先要去找雨惜,然后立刻去找寒家和秦家算账,李家再说。

原本需要一个多月时间的路程,林云只是几天就再次来到了玛瑙斯机场。没有时间去整理自己的衣服和头,只好稍稍整理了一下,好在已经在亚马逊河里面洗过一次头,远远的看起来倒是像一个不修边幅的艺术家了。

虽然林云的衣着打扮让人一见就不会认为这人是个有钱坐飞机的人,但是林云身上的证照齐全,也没有违反什么,机场的人也只能让他登机。

上了飞机的林云,几乎让所有的人都认为他是一个艺术家,不过这个艺术家也太艺术了点,不但空着手,还故意穿着有点破烂的衣服。林云也默不作声,只是恨自己还没有结成两星,要是自己已经两星了,想见雨惜哪里还需要如此的麻烦?

坐在林云旁边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看起来也有几分艺术家的样子,头居然比林云的还长。

“先生你好,我叫薛凯文,请问你怎么称呼?”这中年人见林云坐在他的旁边,又是一副奇怪的打扮,还以为遇见同行了。

“林云。”林云实在是不想多话,但是别人主动询问,总不能不理不睬。

“幸会,林先生也是来玛瑙斯体会亚马逊河远古文化的?传说远古的玛雅文明就诞生在这里,还听说亚马逊丛林中曾经有一个古老的帝国。”薛凯文显得比较健谈。

“不是。”林云说完立刻闭目养神,很明显的一副不想说话的神态。

“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有空可以来我的艺术小屋坐坐。”薛凯文看林云好像不是很想说话的样子,拿了一张名片递给林云,他还是很希望这个看似和自己一样对远古艺术有追求的人去拜访他的。

林云见状收起对方的名片,再不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动作。任何人都知道这人是想休息了,薛凯文也适时的闭住了嘴,心里却在想这个叫林云的人居然连一张名片都没有给自己。

几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燕京国际机场。林云连离开的心思都没有,立刻买了一张去汾江的机票,对他来说先见到雨惜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去找秦家算账,这也要自己先见到雨惜以后再说。

已经是下午的时间,去汾江的飞机还有一般是下午6点的,林云看看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看来时间只是够自己买点东西吃的,林云出了候机大厅,想找个地方买点吃的。

“你等一等。”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林云寻找小卖铺的注意力。

林抬起头看了看,居然是两个很是清秀的少女。年龄都在二十岁左右,一看就是学生打扮。其中一人好像有点面熟,但是林云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两个女孩。

左边的一名女孩穿着白色的羽绒大衣,衣领上的白色绒毛和着颈脖露出的一点点雪白,显得很是华贵,但是人却又显得很稚嫩。眼睛却像一个瓷娃娃一般,给人灵动喜爱的感觉。

右边的是一个短齐肩,穿着天蓝色的半身大衣,可能有点冷的缘故,清秀的脸上有点红晕,正仔细的对林云上下打量着

(应该还少4o张月票不到了,帮疯子一把,吼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