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一章 挟持(第三更求月票)

小说: 纨绔疯子 作者: 鹅是老五 更新时间:2015-02-12 13:01:13 字数:3354 阅读进度:470/873

第一百二十一章挟持(第三更求月票)

林云在化妆台后面一眼就看见了进来的人是阮依,没想到这么快她就进来了,她身后还有一名扶着她的女子。

“红姐,现在外面肯定很乱,你去处理一下,叫我的司机来先送我去酒店。”阮依说完就开始准备走了。

“好,你不用担心这里,我会处理好的,你先回去休息。”这名被阮依叫着红姐的女子说完立刻就出去了。

这个阮依的确是非常的漂亮,让人有一种惊艳的感觉。弯月眉毛下面是非常漂亮的一对大眼。瑶鼻坚挺,鹅蛋脸型配合着雪白的肌肤,再加上让人惊艳的身材,她简直不像是一个歌星,而是一个不出大门的大家闺秀。

林云躲在化妆台得后面,眼看阮依就朝自己走来,实在是无处可藏。腾地站了起来,一把捂住了阮依的嘴。

一种温软和女人的芳香立刻传入了贴近阮依的林云鼻孔,让几乎都没有近过女人的林云甚至有点燥热,立刻知道自己现在修为底下,免疫力差,赶紧说道,“我是什么人,你看看我的动作就知道了,现在你不要想着反抗,也不要大叫,因为我随时都可以要你的命,知道吗?好,知道了就点点头,我就放手了。”

阮依被林云捂住了嘴,立刻就惊叫起来,好在林云已经及时捂住了她的嘴,一声惊叫被被生生的捂了回去。

林云见阮依惊恐过后点了点头,小心的放下手。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阮依见林云已经放下手,心里稍稍安静了一点,但是仍然在‘怦怦’乱跳。心里发誓以后再也不来这种垃圾地方搞什么演唱会了,同时已经将那个‘宏翔’的林经理恨到骨子里面去了,还有这里的保安简直就是饭桶。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我随时可以杀了你,哦,对了,我还有一个习惯就是先奸后杀,现在你应该怎么做,我想你懂的。”林云一脸恶狠狠的对阮依说道。

“你这个恶魔……你说,你要怎么样……”阮依本来已经渐渐平息的心情被林云一句‘先奸后杀’弄的再次惊恐起来。

林云还没有说话,门外就传来敲门的声音。

“是谁?”林云对着阮依问道。

“是我的司机兼保镖,哦……不是,只是我的司机。”阮依忽然对自己的这个保镖有点期待起来。

“叫他进来。”林云的声音犹如地窖里发出来的一般。

“啊……”阮依又惊又喜,忽然期待自己的保镖进来将这个挟持自己的歹徒给制服了,没有想到这个抓住自己的坏人居然如此没有脑子。自己的保镖比这个挟持自己的人整整高出半个头来,而且也比他魁梧的多。

“快点。”林云见阮依高兴的有点过头了,赶紧催促到。

“哦…”

“王虎,你进来帮我拎一下箱子……”阮依连忙对着门口叫道。

们打开了,身材魁梧的王虎一进来就看见了挟持阮依的林云。立刻就知道阮依被控制了,刚想动手的时候,已经发现林云的一只脚已经踢了过来,连忙闪身,却被林云迅速调换的另一只脚踢个正着。

王虎心头一阵的翻涌,心说这人的脚力好厉害,两只脚的变换居然如此迅速,跌跌撞撞的朝林云这边就过来了。林云一掌劈下去,王虎好像将自己的脖子送到林云手下一样被林云劈倒在地,当时就晕了过去。

阮依看的目瞪口呆,没有想到在她心里如此厉害的王虎,居然在林云面前连一个回合也没有走到,就被打晕了过去。而且林云还挟持着自己,这人怎么这么厉害?心里的阴影越来越深。

林云放下挟持的阮依警告道,“不要让我发怒,后果你知道,还是那四个字。”

对阮依说完这句话后,林云再懒得理她,手脚利落的将王虎的衬衫和长裤脱了。阮依见状连忙转过头去,心说这人真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坏东西。

林云脱下王虎的衣服正准备换上去,但是一看这家伙的衣服比自己的衣服大,而且都是贴身穿的。想想还是又帮他穿了回去,只是将他口袋里的车钥匙给摸了出来。自己的湿衣服等会再想办法。

再拿起一块台布将王虎包住,打开窗子看准自己爬上来的那个角落仍了过去。心说你们两个正好做个伴,阮依见林云将王虎直接从窗子仍了出去,吓得更是不敢说话。这二楼仍下去,就是摔不死那么残废也会的吧?这人真是太恶毒了。

林云当然不会将王虎怎么样,只是将他仍到那名摄影爱好者的身边而已。

“关上你的手机,拎起你的东西,现在就带我到你车那边去。”办完这些,林云又恶狠狠的对着阮依说道。

阮依眼泪水在眼里打转,但是却不敢逆了林云的意思,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种委屈?自己成了歌星以后就更加的不会受这种委屈了,没想到这才短短的几天,先被‘宏翔’的那个混蛋林经理挂了电话,今天又被这个恶毒的家伙挟持,还不知道自己的清白是否能够保的住。

心里暗暗下了决心,这混蛋要是想对自己做什么,就是宁死也不愿意让他得逞。

可能是到了奉津的缘故,阮依坐的只是一辆普通的宝马商务车,不过车牌居然是军牌。林云坐在驾驶室的位置,发动车子也不问阮依住在哪里,直接开了车子就走。

走到路边的一家服装店门口,也不下车,直接叫店员送了一套衣服过来。又在一家小店门口买了一箱子方便面和一个打火机,外加一些牙膏牙刷和小刀之类得东西,然后继续往前开。

阮依忐忑不安的坐在副驾驶位置上面,不知道这个挟持自己的人要将自己带到何处,心里暗暗的思量对策。要是这混蛋真的要对自己非礼,自己就是死也不会让他得逞。几次想拿出电话给浦红打个电话,但是又怕激怒眼前这个人,一直不敢这么做。

林云的车子开的很快,居然半个多小时就已经完全的出了市区,军牌的车,不要说检查,路上几乎都没有看见交警出现在眼前。林云没有上高架,而是有意识的往铁路附近开。

又是大半个小时,正当阮依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林云却停下了车。

“下来吧。”林云看着一脸紧张的阮依说道,心里对利用了一次这个歌星实在是有点抱歉。要是不利用她,那么自己就无法出来,要不是这个军牌的车,估计一路上都不知道被检查了多少遍了。

阮依一脸忐忑的走下车,紧张的盯着林云,她很奇怪,这个如此凶狠的家伙怎么身上居然有这么好闻的味道。这绝对不是香水的味道,自己感觉的出来,她居然还很喜欢这种味道。让人有一种宁静的感觉,就是连害怕也减轻了不少。

不过一想到这人说的那四个字,浑身就是打了一个冷战。这里是荒郊野外,他不会在这里就要将我……阮依忽然不敢想下去了,该怎么办?

“打扰你一个多小时了,我感到抱歉,我不想和你解释什么。这个给你,这是我在你的窗外看见的一个记者手里的,顺便拿了过来,希望可以补偿你一点什么。哦,你可以走了,再见。”林云说完将手里的摄像机递给阮依。

“什么?你说我现在可以一个人走了?你不要做那事情?”阮依一脸诧异的看着林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人怎么会这么好?居然说自己可以走了?难道他就是让自己带他来到这个荒郊野外的地方?

“做什么?你很想做那事情?如果你真的很想,我也不在乎啊。”林云一脸怪异的表情看着阮依,心说这个大歌星看样子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

“哦,不,我当然不想。那我走了,谢谢你。”阮依连忙摇头摆手,心说自己真是白痴,居然问出这么混蛋的问题,将自己正害怕的问题还问出来了。见到眼前的这家伙不对自己做什么,还不赶紧走,还磨叽什么啊。

“这个拿走,不要你会后悔的,是我捡来的,算是给你一点安慰。”林云拿着相机对着急急忙忙上车的阮依说道,心说这歌星还真有意思,居然还要谢谢自己。

阮依连忙慌慌张张的接过相机,以最快的速度发动了宝马车,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一直开出了几十公里,上了高架,阮依才确认自己是实实在在的逃出这人的手心了,忍不住停下车放声痛哭。哭完后才想起来,这人为什么要突然放过自己?这里面肯定有古怪,自己好歹也是一个绝美的美女,难道他一点都不心动?这人好奇怪啊。

赶紧打开电话,手机刚一打开,浦红的电话就过来了,接通电话,阮依还没有说话,就再次的哭出声来,“红姐……”

林云见阮依已经离开这里,想也不想,立刻就朝铁路边上摸了过去。一直来到铁路附近,没有等多久,就来了一列运煤的火车。

林云毫不犹豫的跳上火车,偷偷的爬进一节车箱,藏了起来。虽然这里已经不再会有人来检查,但是为了谨慎起见,林云还是选择了藏起来。

(第三更来了,依然是那句话,求月票现在距离前面一名不是很远,老五好想冲上去,真的好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