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百五十一章 闯祸的茵

小说: 纨绔疯子 作者: 鹅是老五 更新时间:2015-02-12 13:01:43 字数:3849 阅读进度:500/873

林云心里想到那个徐茵的演戏暗暗好笑哪有被别人劫持了还先小、心的放下豆浆的?不去和这个劫持的人反抗只是一味的看着林云想从他这里求助的?林云打了个车直接前往潘家园潘家园,里面的人非常多来来去去的各式各样的人都有林云随便转了转卖什么东西的都有甚至连和氏璧只要你想买这里就可以买的到看了看四周的人群林云决定找一家店先问问奇天下在潘家园的历史不长但是来潘家园的人没有不知道奇天下的老板富乔也是大大的有名他承诺童叟不欺事实上来这里的人真的很少有吃亏的无论是要卖还是买所以富老板的生意一直很不错走进奇天下林云巳经发现里面人不少好在奇天下面积够大倒也显得很明朗空旷林云四面转了一转,橱窗的各种古玩琳琅满目,比较贵重的东西只是放出来一个样式或者是说明先生您好您需要购买什么东西吗?”坐在一个柜台后面的店员看见林云走过来连忙问道哦东西我先看看只是我想问一下许士最近来了吗?”林云心想这个许士这么有名肯定这此人都知鲨的了许士?你不知道昨天的事情?“他涉嫌倒卖文物,巳经被通辑了现在估计巳经逃出燕京了这许老板为人一直大方的只是唉居然哦你还有别的事特吗9”这店员觉得自己说的太多了要说倒卖文物的这潘家园的人还真的不少可见这许士肯定有别的案底在身上林云心说怎么这么不巧的自己今天才来找他他就跑走了?“啊这不是我弄的”林云居然回头看见徐茵正一脸狼狈的站在另外一家店门口却被一个店员和两名保安拦住心想这女人又在搞什么东西9居然跟踪到这里来了店员却站在门口对着围过来的人群说道大家评评理这尊汉王双罗汉,我放的地方是我店里,大家都在远远的规者可是这女孩却一下,就跑到这汉亚双罗汉后面然后又突然的跑出去将我的店里的这对汉王双罗汉带倒结果摔在地上碎了你们说这是不是应该她赔的?”林云也走了过去一听就明白了这徐茵肯定是因为跟踪自己躲在了别人正在规赏的这王罗汉的展台后面结果见自己进了店想赶紧跟过来结果将别人的东西打碎了摇头无语又是好笑那你说多少啊?徐茵见大家好像都觉得她做的不对干脆光棍的问了下价格这汉亚双罗汉是我们老板刚收回来的老板马上就来了具体价格我也不知道是多少?好像是说收回来的时候是二一十万”店员刚说完周围的人就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居然是这么贵的东西这女孩完了不就二一十万吗我陪给你好了”徐茵的话是让周围静人受不了,居然说不就是二一十万吗?难道这女孩家里是开银行的老板来了”这位店员看着门口说道这时候门口来了一名穿着灰色皮上永的五十多岁妥乎怎么回事?”这男子见门口围了这么多人奇怪的问道“老板刚才这个女孩将刚放出来的汉亚双罗汉给打碎了我”店员见老板回来连忙将罪魁祸首交代出来自己心里也是惴惴不安毕竟自己没有看好也负有一定的责任“什么?”这男乎急步上前果然见碎裂的汉玉双罗汉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他州得到这汉亚双罗汉甚至卖给自己汉玉双罗汉的人还是自己洲刚才送走转眼就被打碎了这汉玉双罗汉的价格倒不是他最为关心的最为关心的是这对汉亚双罗汉他是答应帮一个很重要的人弄的真是后悔没有立即将东西收起来要不是几介老顾客一定要他先放在外面给他们看一看他肯定收起来了也是这二十多万的汉匝双罗汉在他们的眼里还真是算不上什么东西但是那主偏偏就是要这汉亚双罗汉这主不是自己可以得罪的起的这下完了看着老板阴睛不定的脸色那名店员和徐茵都是心神不定你说多少崭我马上赔给你”徐茵终于受不了这压抑先出口说道“赔?你赔得起吗?这不是多少钱的事情了你知道这汉玉双罗汉是我花了多少精力得来的吗?我要在乎你那几个钱我就不会去花这么多的井力去弄这汉玉双罗汉了你说你怎么赔勺”这老板看着地上打碎的汉亚双罗汉听了徐茵的话是怒气冲冲周围的人一听也是这老板要是真的在乎这点崭就不会去买这个汉玉双罗汉了”“那你想怎么样?徐茵脸涨得通红也没有再去管她跟踪的林云了叫你家的大人来这件事情你做不了主”这老板说的时候一脸的阴沉心里是恨不能脚将这个小丫头片子踢出多远徐茵见这件事情巳经不是钱可以解决的了心里也是很着急立刻就想打电话回家忽然想起了这件事的罪魁祸首马上转头望去果然看见林云居然迈远的在看热闹甚至嘴角还笑着心中暗怒“我哥哥在哪里叫他来和你解决”徐茵说完一指林云周围的人马上就将目光都看向林云甚至有的人巳经开始在鄙视了妹妹闯了祸哥哥不出来说话不说还在一边看热闹这人简直太那个了林云见徐茵指着自己心里冷冷一笑知道这徐茵又想摆自己一道正想转身就走这介时候两名保安巳经拦住林云了“我先回去筹钱顺侦告诉我父母亲过来让我哥哥先在这里等着”徐茵说完立剩就走这个时候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林公的身上也没有在意就是在意了既然哥哥都在了妹妹回去筹崭也是应该的徐茵走了不多久的时候老板就反应了过来哪有这样的兄妹的?妹妹闯了祸哥哥

一句话都不说,还在一边看热闹?这女孩乎看起来倒是旧闭用秀的居然是个骗子,可是潘家园里面人来人往徐茵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老板心里知道现在就是去找她也找不到只好继续将林云拦住了

心里对这两个保安是非常的生气,决定这个月过后就换掉自己吃了个哑巴万还不能说出来只好拿这个被别人冤枉的侧霉蛋开刷了

“你妹妹巳经走了你先和我一起进去等等”这老板见林云巳经被拦住急忙对两个保安使了个眼色说道

林云一看徐茵早就不见了踪影暗自佩服这小妞的精明自己现在要走,估计就是一场大战肯定会闹得不得了看这个老板的眼神,估计都巳经知道自己是被冤枉的了,不过依然想拦住自己,肯定是想自己当这个冤大头了

想想自己想走什么时候都可以走的掉,也不在乎现在立刻要走,想到这里也不说话直接和这两名保安走进了这家店铺

这穿灰皮衣的老板见林云真的走了进来,不由的也是诧异在他看来这个年轻人,至少要说几句自己不是这刚才那个女人的哥哥的,没想到居然什么都没有说就进来了

难道自己猜错了?这人真的是刚才那名女孩的哥哥?要是这样就好了

两名保安见林云并没有反抗,直接就走进店里了,也没有继续跟随只是拦住了门口周围者热闹的人见事情有了初步的解决方案,虽然还不知道结果,但是现在巳经没有的看了只好都各自散去

“我们去楼上谈谈”这老板见林云言不发的走了进来,嘴角撇微闪过冷笑,就是你是冤枉的既然进来了就不会让你无缘无故的走出去

林云也不说话这老板刚才的神情,他看的请楚知道他不但知道自己是被冤枉的还打算继续坑自己还有一个就是这汉玉双罗汉据那名伙计说只有二十万一个,这么大的古玩店的老板绝对不会因为区区几十万,脸色不停的变换无数次甚至心里的激动,相距甚远的林云也感觉的到

所以他也很想知道这汉玉双罗汉到底有什么重要意义,既然都想在自己身上弄一耙子自己也同样要弄一耙乎回来

“坐介绍一下我叫胡余冲是百宝斋的老板你妹妹去拿钱了我想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你也不用着急”这老板将林云带到楼上,自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指着玻璃茶几旁边的椅乎对林云说道

林云坐了下来很是有意味的者了老板一眼“你这么精明应该知道那女人根本不是我的妹妹”

林云的话还没有说完这老板脸色就一变,马上就要说话不过话还没有说出去就先被林云打断了“胡老板我上来不是为了你那个汉王双罗汉的,我想知道你这个汉亚双罗汉是唯备倍谁的?不要和我胡扯我这人没有耐心”林云冷冷的说完立刻看着这名老板

这胡余冲脸色一变正想发怒,忽然神色突然卡住像者见了鬼似的一脸骇然的盯着林云的手掌,林出的手巳经将玻璃茶几上的玻璃给慢慢的抓了一块下来,让后一只手用力一握这块玻璃巳经被林云用手挤得粉碎

“你?”胡余冲揉揉自己的眼睛确信自己没有者错

“你觉得你的骨头和这个玻璃哪个硬点”不要让我发怒给你分钟时间,要是不说的我就对不住你了林云的声音寒脊的就要浸入胡余冲的骨髓里面去了

看着林云冷冷的眼神胡余冲忽然深深的后悔将林云叫了上来

知道眼前这人要对付自己简直就是太容易了,可笑自己还想这人被别人冤枉居然还不说话没想到这人根本就是另有所图

“不要我告诉你这是一个叫许士的人告诉我的他需要这对汉玉双罗汉但是他自己不好出面收购持意安排我和卖主接触将这东西收来的”胡余冲连忙说道

林云眼光收缩,居然又是这个许士继续盯着这胡余冲说道“这许士不是被通缉了吗?怎么还在这里”又是一拍茶几整个玻璃茶几被拍的粉碎

胡余冲见状心里一凛不敢隐瞒连忙说道“许士没有走他只是在郊区的一所寺庙里面化妆戍了一个和尚”

“这许士为什么要你收购这汉玉双罗汉?我不喜欢别人在我跟前说假话希望你不要惹我不高兴哼”林云盯着胡余冲说完还冷哼了一声

“这我真的不知道只是知道这许士要我收购所有汉带的玉器只是做什么用的我却不请楚我也不敢去问他”胡余冲回答的有点心惊胆战,说完了还用手擦了一下额头,心里知道眼前这人很可能是个亡命之徒

林云听完这胡余冲的话,没有继续询问,只是心里在想这许士又在收灵石又需要汉玉这人到底想用乘做件么?就是灵石可以修炼但是这汉亚又用来做什么这许士还是吕供奉的徒弟这吕供奉又是做什么的?

“现在就带我去许士那里不要想什么别的你知道我根本不在乎你这条烂命”林云冷冷的说完站了起乘

胡余冲那里还敢扰豫急忙恭敬的带着林云下楼他知道林云这种人很可能是亡命之徒就是自己报了警这人都很有可能在**来之箭杀了他别说自己店里的两个草包保案了

“将碎的汉玉双罗汉包好带着”林云的话胡余冲不敢不听连忙叫伙计将东西包好和林云出去了

伙计者着出去的老板还以为这是和这人一起去拿钱的不由得舒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