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不杀的秘密

小说: 我女婿实在太给力了 作者: 对勾战神 更新时间:2020-10-18 02:50:04 字数:2466 阅读进度:40/40

姜丽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们两人。

她只觉得这个男人相当邪性。

刚才他的话虽是笑着说的,却让她冷入骨髓。

陆沨十分意外。

范小雨阻止他,难道她看出他要杀人?

怎么会呢?

除非是……

陆沨微微皱眉,问她“你能看到?”

范小雨坐起身,点点头。

陆沨想了想,范小雨身体内毕竟也流淌着乌家的血,能看到巫咒,也不意外。

“别因为我杀人……我不值得你背负官司。”范小雨咬唇说道。

虽然她当时也恨死了姜娜娜,但把一个活生生的人杀死,太残忍了。

她忍不住又想起上次陆沨杀死那个叫林乌的男人。

至今,午夜梦回,满地的血从那人的两个眼洞里流出来,仍是她的噩梦。

那样子的陆沨,跟平时完全判若两人,她感到特别陌生,害怕。

刚才他那个从楼梯上下来的样子,无声无息,他操纵着奇怪的黑线,就像是从地狱走下来的恶魔……

她现在想起来仍是全身冒冷汗。

自从经历了乌家的事,她已经知道,这世界上,有玄异的人,事,物。

她收拾起破碎的世界观,努力地该做什么做什么。

她也猜到陆沨以前,一定是经历过什么。

否则,一个寻常人,哪会有那么决绝,毫无感情的眼神。

她还是更喜欢那个吊儿郎当,满嘴不正经,但没有什么坏心的陆沨。

她觉得只要他不杀人,心中保有良善,克制,就一定还是原来的样子……

陆沨从范小雨的眼睛里看出了她对他的恐惧。

他属实无奈。

这些自小生活在都市的人,根本无法理解战域的生存法则。

当杀不杀,优柔寡断,最终只会丢性命。

姜娜娜打的是她,既然她不介意,他何必自作多情呢。

“随你。”陆沨轻笑,“不过,你还是第一个,阻止我杀人成功的。我只希望你以后别后悔,你今天的决定。”

陆沨冰冷的语气,令范小雨又难过又心慌他一定是讨厌我了……

“我不后悔。”范小雨说的很小声,语气坚决。

就在这时,一直按兵不动的姜丽,忽然掏出手枪对准陆沨——

砰!砰!

一连两颗子弹直射向陆沨心口!

范小雨意识到是子弹声时,整个人都傻了。

然而,她就看到陆沨在她眼中微微动了一下,好像只是模糊了一下。

范小雨迷惑了。

刚才是有人开枪吗?

她回头看了一眼,后脊瞬时一凉!

姜丽双手拿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陆沨!

所以她刚才确实开枪了?

只不过,没打中?

姜丽眼珠看一眼自己的枪,再看看陆沨,震惊得浑身发热。

刚才发生的事,彻底冲击了她的世界观。

人,能快得过子弹?

她十六岁开始在道上混,枪就如同她的手,弹无虚发。

然而今天,她居然,没打中?

不!不可能!

“啊——!!!”

姜丽大叫一声,连开三枪!

然而陆沨仍是站在原地,不躲不避。

手枪里,只剩下最后一颗子弹。

姜丽的理智濒临崩溃,毫不迟疑按下扳机——

砰!

子弹,被陆沨稳稳地捏在手里。

“有点烫。”

陆沨把子弹随手一扔,似笑非笑看着姜丽。

姜丽的理智,此刻终于彻底崩溃!

她身边一直保持战斗姿态的保镖们,彻底僵住,再无一丝和陆沨战斗的想法。

姜丽摇着头,喃喃自语“不是人……他不是人……他不是人!”

下一秒,她忽然张牙舞爪地抓过所有保镖挡在她的身前!

“围住我围住我,你们快点开枪,一起开枪杀了他啊!”

保镖们面面相觑,他们没有一个人执行命令。

一个能躲过子弹接住子弹的人,他们凭什么跟他斗。

他们不怕战斗,哪怕只有1的胜算,血性中的东西也会让他们放手一搏!

然而眼前的男人,他可能,根本就不是人类!

他们怕的是异类,因为毫无胜算!

姓姜的女人是有点钱,但他们也还不至于为了这点钱,把命丢这。

有命赚钱没命花,那有什么用。

十六个保镖看了看彼此,默契地急速奔向门口!

她还是更喜欢那个吊儿郎当,满嘴不正经,但没有什么坏心的陆沨。

她觉得只要他不杀人,心中保有良善,克制,就一定还是原来的样子……

陆沨从范小雨的眼睛里看出了她对他的恐惧。

他属实无奈。

这些自小生活在都市的人,根本无法理解战域的生存法则。

当杀不杀,优柔寡断,最终只会丢性命。

姜娜娜打的是她,既然她不介意,他何必自作多情呢。

“随你。”陆沨轻笑,“不过,你还是第一个,阻止我杀人成功的。我只希望你以后别后悔,你今天的决定。”

陆沨冰冷的语气,令范小雨又难过又心慌他一定是讨厌我了……

“我不后悔。”范小雨说的很小声,语气坚决。

就在这时,一直按兵不动的姜丽,忽然掏出手枪对准陆沨——

砰!砰!

一连两颗子弹直射向陆沨心口!

范小雨意识到是子弹声时,整个人都傻了。

然而,她就看到陆沨在她眼中微微动了一下,好像只是模糊了一下。

范小雨迷惑了。

刚才是有人开枪吗?

她回头看了一眼,后脊瞬时一凉!

姜丽双手拿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陆沨!

所以她刚才确实开枪了?

只不过,没打中?

姜丽眼珠看一眼自己的枪,再看看陆沨,震惊得浑身发热。

刚才发生的事,彻底冲击了她的世界观。

姜丽呆滞了。

她叱咤黑白两道三十年,从没吃过瘪。

今天,却是栽在一个年轻男人的手里,颜面,荡然无存。

姜丽目眦欲裂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字一句道“你到底叫什么。就算是死,也要让我做个明白鬼。”

陆沨淡淡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他觉得这个姜丽,确实是个做大事的人,把彼此的悬殊看的很清楚明白。

姜丽点点头,“陆沨,我记住了。”

“我一开始是打算把你们全杀了。”陆沨淡淡道“现在又懒得杀了。”

姜丽听陆沨不杀她,蓦地松了一口气,面色故作镇定。

陆沨想了想,补充道“就像,人不会平白无故地,去碾死一只蚂蚁,一个道理。”

姜丽心口翻腾出一股血气,差点气死。

她死死咬住后槽牙,大气不出地看着陆沨,“你不杀我,有什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