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东方双玉 暗藏玄机

小说: [综]我旅游这些年 作者: 南芗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5472 阅读进度:55/69

简东臣神色凝重,沉默半响后方沉声道:“那书中最后一案,讲述的是有一个少女被贼人掳劫,她的六哥孤身前去救她,却不幸惨死。后来这个少女被查案追凶的东阳君给救了回来,从此便患上了失忆之症。”

高暄:“这??”

简东臣见高暄反应热烈,便激动起来,:“大人您听听,这不正是九歌的遭遇吗。而且,最最重要的是,这个案子最后还是个悬而未解之案,也是全书中唯一一件,没有被东阳君破解的案子。”

高暄:“……”

高大人也被这惊人的相似给惊呆了。

那边厢的简东臣正捶着桌面,义愤填膺,“大人,还有更更离奇的事情呢?书中结尾处,那个推官东阳君竟然也莫名失踪了。而且,他在失踪前还给那少女留下了一些线索,言明找到他,便能找到当年那少女的六哥惨死之真相,然后就是未完待续。”

简东臣已经全部讲述完毕了,还气得直瞪眼睛。

因为这本书的指向性太过明显了,似乎就是冲着九歌而来,简东臣能不大动肝火吗?

高暄恍然大悟,“所以,九歌是在看了这本书之后,便认定了这个东方若玉就是东方玉泽?”

简东臣无语点头。

“所以,她受到书中指引,才化名相里东君,来帝都考临天府衙推官,目的就是为了找到东方玉泽,还有查清当年的真相?”

简东臣再次无语点头。

“那安北候竟也放心让九歌出来,那可是他唯一的独女啊?”

简东臣突然就热血沸腾起来,站起身一脸正色,“安北候言,他一生戎马,保家卫国,玉家军亦是个个猛将,上阵杀敌,出生入死,呼啸戎装,从未有过胆怯退让之心。唯一遗憾便是当年六位少将军之事。九歌是将门虎女,岂能浑浑噩噩过此一生,她有此心愿,要查清真相,为兄长们讨回公道,作父亲的,自当全力支持。”

高暄听着这些豪情壮志,慷慨激昂之言,全身也随之而热血沸腾。

他站起身双手抱拳向北而拜:“候爷高义心清,下官也必尽所能相助于东君,让当年真相早日水落石出,以慰六位少将军在天之英灵。

简东臣:“……”

半晌后,他方不满的大声抗议:“大人,我说了这么多,是为了让您帮着我劝九歌的,您怎么也?”

高暄拍拍他的肩膀,“年轻人,稍安勿躁。”

“我稍安不了,都快急死人了。你看眼下,永王府的案子还未结呢,就又冒出来个豫郡王,还要让东君同他一起南下辰州查案。从前,我只知道豫郡王是个躲在黑暗角落里的病殃子,可昨夜去了永王府后,才知道事实并非如此。所以这一路上,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您说我能让东君去冒这个险吗?”

高暄深以为然的点着头,“对啊!本官早就觉得豫郡王不可小觑。他一个没落的王族,无权无势,无依无靠,而且还是位永远不是半躺着便是躺平了的主。像他这样的无依景况,却偏偏就成了永王的义子,还时不时的进宫陪今上闲话家常,谈茶品果。并且,还能在陛下眼前说得上话。像他这样的主,你说他能是个简单的人物吗?”

“对对,对极了!”简东臣也深以为然,突然就激动起来,“大人,您知道我们昨夜在豫郡王府见到了些什么吗?”

“我也正好奇呢?早就想问你了,这不刚在谈东君,不,是九歌以前的事情吗?一说起来还真就是一匹布那么长啊!现在终于说完了,你快好好说说,昨夜你们在豫郡王府的所见所闻。”

于是,简东臣便开始以手比画,外加夸张的口型声调,将在豫郡王府的所见所闻,一一细述了出来。

他的声调动作,虽然夸张,但却没有夸大其词,也没有添油加醋。

因为,豫郡王府布置在黑夜之中的所有事物,皆不是泛泛之物。不夸张,不张牙舞爪,不足以形容表述矣。

高暄:“……”

高暄惊讶半晌后,方才能言,“若你们所见皆实,那这豫郡王虽然是极致病态,但却心思奇特诡秘,而且还财力雄厚,不可估量。”

简东臣:“财力雄厚?啥意思?”

高暄乜了他一眼,“单不说那硕大的夜明珠了,就说那院里的奇鱼异树,哪一样不是当世奇珍。又或是稀世之物,要想拥有这一切,必须得有钱有势,缺那一样都不得行。”

“对!”简东臣咬牙点头附和,“东君也说过,那些奇异之物,不单单是有钱有势就能做到的,还得有心有力,缺一不可。”

“这不就对咯!”高暄猛一击掌,兴之于色,“那就更加说明,豫郡王深不可测,定非泛泛之辈咯。”

“这不就对咯!”简东臣也学着高大人双手相击,还斜睨着前者,“既然大人都觉得这豫郡王不简单,还深不可测,那就应该想办法阻止东君同他前去才是啊!”

高暄:“……”

呵呵!原来,简东臣是在这里等着本官啦!

高暄指指屋内,压低声音:“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表弟,不对,你的表妹。她一旦倔起来,谁能劝阻得了。再说了,解决问题皆以疏导为主,反之则不得其解。还有,连你姑父都同意了她的行为,那你认为凭你我之力,能劝阻得了她吗?”

简东臣:“……”

高暄的一番言词,合情合理,让简东臣无法反驳,便很是沮丧,“难道,就任由东君同豫郡王一起南行,咱就不管了吗?”

“谁说只是他们一起了,是你,你们全都一起去辰州。”高暄指指简东臣,又指指隔着一道门的屋内。

他指的,自然是屋内的小八和小十。

随后,高暄对简东臣勾勾手指,神神秘秘的,“本官还要告诉你⼀个秘密,马车夫老陈头可是本官的人,让他也跟着你们去。”

简东臣:“……”

简东臣有些糊涂,“大人,老陈头是临天府衙的马车夫,本来就是您的人啊?”

高暄一怔,再次勾勾手指头,“口误!老陈头是本官亲自找回来的人,不仅马赶得快稳准,还功夫了得,当不在你之下。”

简东臣嗤嗤鼻,持怀疑之相。

高暄压低声音,继续神神秘秘,“在东君来临天府之前,他可是本官的专属马车夫,谁都借用不了。只要本官出行,必须得由他驾车,你知道是为啥吗?”

简东臣:“?”

“因为啊……”高暄往简东臣肩上重重一拍,“他不仅仅只是马车夫,还是本官花重金请回来,暗地里隐藏在身边的高手护卫。有他在,本官方可放心出行,得平安而归。”

简东臣:“……”切,高大人原来还是个怕死的胆小鬼。

简东臣腹诽完,不由得又想起,东君刚到临天府衙时,高大人就特别嘱咐过,凡东君出行,必须得由老陈头驾车跟着。

原来,就是因为这个啊!

简东臣立马肃然起敬。

他站起身,恭恭敬敬的对高暄作了个揖,“谢大人平素对东君的爱护之情,顾全之意,卑职实在感激不尽。”

简东臣心里再腹诽高大人,但高大人肯为东君割爱,还不顾自身安危,这点让他大为感动。自然得恭恭敬敬的代东君,谢过高大人的照拂之情了。

高暄大度一挥手,“小事一桩,不值一提。你去问问东君,除了老陈头,他还需要何物?凡有要求,本官一并应允。”

“等等!”简东臣刚要转身,高暄拉住他,“那本书呢?给本官看看,我倒是要瞧瞧,是有多诡异神秘。”

简东臣:“……哦,书啊!是那本《诡案秘录》吗?在东君房里,我去问问她,看她肯不肯割爱借给大人一观?”

高暄:“……”

顿了顿,简东臣又补充道:“不过,多半没戏,东君当那书宝贝疙瘩似的,从不外借,连我也不行。”

高暄:“……”

简东臣一溜烟儿的跑走了,高暄忍不住抱怨:“唉!臭小子,刚还在对本官感激涕零呢?怎么一转身便忘得一干二净了呢?原来都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啊!一落到实处,便没了回音。唉唉!本官告诉你,做人可不得如此虚与委蛇哦!要信守承诺,要知恩图报!唉唉!本官这上官做得,可真够憋屈的!”m.⑧柒七zω.℃oM

东君回到屋内后,默默坐着出神,小八小十都十分担忧的看着主子。

半晌后,东君调头看看他俩,突然就笑了,“你们俩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放心,我没事,刚才那都是装出来的。”

小八小十:“……”

小八:“公子您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您,您真的是在悲痛自责呢?”

“若悲痛自责能找到当年的真相,能为哥哥们报仇的话,那我愿流尽此生所有的泪水。可事到如今,别说流泪了,就是抛头颅洒热血,也没有用啊。”东君语音沉痛,黯然神伤。

小八小十对于主子的心痛,感同身受,也陪着她默然无语。

半晌后,东君方打起精神,柔声道:“我真的没事,就是不想听表哥和高大人啰嗦了,咱们不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讲吗?”

她说话间看着小十,“小十,你这几日有何发现?”

小十快速上前一步,“公子,从珠娘子身亡后,我就一直寸步不离的紧盯着永王府,结果,昨夜您们前脚去了豫郡王府,小人后脚也跟着去了。只不过,没有进府而已。”

“呀!为何?”小八脱口而出。

东君示意他二人坐下,方道:“我猜,定是那只鸟儿将你引到豫郡王府的,对吗?” “喂,萧琰吗?”

“是我,你是谁?”

“七年前,艾米丽大酒店里的那个女孩,你还记得吗?”

萧琰一听到“艾米丽大酒店”,呼吸便为之一窒,颤声问道:“真是你?你……你在哪儿?”

七年了!

他等这个电话,等了整整七年!!

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但那个如昙花一样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女孩,却让他始终无法忘怀。

“你放心,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也不苛求任何东西。我……我只是放心不下艾米。”女人顿了顿,深吸一口气道:“艾米……是你女儿。”

“什么!我女儿?”

萧琰惊呼一声,心弦瞬间绷紧。

“她今年六岁了,很可爱,也很像你。希望在我走后,你能替我好好照顾她。”

“她很怕黑,晚上喜欢抱着洋娃娃睡觉……”

听着女子的话,萧琰心中一突,急忙打断她道:“你别想不开,有什么事和我说,我这就过来找你,我来帮你解决。”

“没用的,你斗不过他们的……”女人苦笑一声道:“我将艾米送到……”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以为你躲得了吗?”

接着便是一声尖叫,以及砰的一声巨响。

那是手机落地的声音!

萧琰心中咯噔一声,仿佛心脏被人狠狠敲了一下,急忙大喊道:“喂,喂……”

没人回答!

唯有噪音呲呲地回响着,信号中断了。

“该死!”

萧琰急得差点将手机捏碎。丅載愛閱曉詤app

过了几秒钟,电话中又传来了那女子的呐喊声。

“放开我,放开我!”

“萧琰,你一定要找到艾米,照顾好她!”

“你答应我,一定照顾好她!”

“你答应我啊!!!”

听着那撕心裂肺的声音,萧琰的心都在滴血,他焦急地对着话筒大喊:“放开她,给我放开她!”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可是他喊了半天,电话那头都没有任何回音。而那女人的声音却是越来越远,越来越小,也越来越绝望!

该死!该死!该死!!

萧琰心急如焚。

他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换来了这太平盛世,可自己的女人和亲生女儿却备受欺凌!

不可饶恕!

萧琰前所未有的愤怒,一团烈火在胸中熊熊燃烧,仿佛要将这片天地都烧为灰烬。

他恨不得自己长了翅膀,现在就飞过去。

就在他几欲崩溃的时候,手机话筒中传来了一个男人不屑的声音:“这个贱人竟然还想找人,呵呵……”

萧琰急忙厉声说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动她一根汗毛,我诛你九族!!”

“啧啧,好大的口气啊!我好怕怕哟!”

“你就是那个野男人吧,你要是真有本事,就赶快来吧,否则再过几个小时,恐怕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至于那个小贱种,下场会更惨,或者会被人打断手脚,赶到街上去乞讨,或者被人挖掉心肝眼睛啥的,又或者成为一些变态老男人发泄的对象,啧啧,想想都好可怜哟!”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

男人的话语中充满了戏谑、不屑,以及浓浓的挑衅。

“你找死!”wwω.ΧqQχs8.℃òm

萧琰红着眼睛嘶吼道。

“等你找到我再说吧,呵呵……”

话音一落,萧琰便只听见咔擦一声脆响,电话中断了。

“该死!!!”

萧琰爆喝一声,浑身粘稠的杀意如潮水一般汹涌而出。

刹那间,风云变色,天地皆惊!

想他萧琰,戎马十载,歼敌百万余众,年仅二十七岁便以无敌之态问鼎至尊之位,封号镇国!

手握滔天权势,身怀不世功勋!

前无古人,后也难有来者!

可如今,连自己的女人和女儿都保护不了,又拿什么去保护这亿万百姓?

正在营地外特训的三千铁血战士,被这恐怖的杀气震慑,全部单膝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大夏五大战王闻讯而至。

“至尊!”

“大哥!”

五大战王齐齐上前,满脸关心之色。

“至尊,发生了什么事?”

漠北王龙战天颤声问道,他跟随萧琰多年,如此恐怖的杀意,他也只见过一次。

那是三年前,因为遭遇叛变,数万漠北军被困,数千男儿力战而亡。

萧琰一人一刀,冲进敌军大本营,于万人之中斩杀叛徒。

那一战,血流成河、尸骨成山!

那一战,杀得八十万敌人胆战心惊,退避三舍!

那一战,让所有人认识到了什么叫做至尊一怒,伏尸百万!!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为您提供大神汀兰青青的诡案秘录最快更新

第55章 东方双玉 暗藏玄机免费阅读.https://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