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交往已一年(第二更)

小说: 武道宗师 作者: 爱潜水的乌贼 更新时间:2017-04-03 20:16:07 字数:4774 阅读进度:411/841

正月十三,楼成背上行囊,告别父母,再次踏上了求学的路途,进入了秀山的高铁站。Ω.』M

就在昨天,吴庆贵给的七十万代言费已经到账,专门设计的武道鞋则将于三月份寄出,让楼成试穿,以便做最后的调整。

而楼成一拿到代言费,便前往银行,先斩后奏地给老妈齐芳转了十五万作为装修开销,吓得她以为银行系统出错,天降横财,险些报警,等听了电话,明白过来,才又喜又乐地骂了儿子两句,没再矫情地拒绝,转头就把楼成的丰功伟绩宣扬得小区皆知,让他成为了货真价实的“别人家小孩”,铸就了小区年轻一代挥之不去的梦魇。

“嗨,真巧~!”检票口前,严喆珂拖着行李箱,装作偶遇,酒窝甜美地拍了下楼成的肩膀。

“好巧啊!你也去松城啊!”楼成展现着浮夸的演技,顺手就把女孩的行李箱接过,搂住了她的腰肢。

“演技太差!”严喆珂仰头望天,做了评价。

不用再顾忌父母的存在,两人就像脱缰的野马,感受到了自由与快乐。

检完票,进了高铁,楼成把行李塞入上方,挨着女孩坐下,顺口问道:

“你‘行’字诀和‘者’字诀练得怎么样了?”

他打电话请示过师父,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可以用“行”字诀交换“者”字诀,并且施老头还暗示,教“自家媳妇”更多的东西也无所谓,谁叫那帮家伙不经同意就来做什么磨砺考验。

“有点点感觉了。”严喆珂横眸成,开玩笑道,“你这是想来找优越感吗?炫耀自己一天就练成?”

她暂时还没将“行”字诀告诉外公和姥姥,打算等全国赛前再说,免得吓到两位老人家。

有的人真是没法以常理来衡量!

与此同时,她还期待着一件事情,“行”字诀算是橙子给予蜀山斋的补偿,自家表哥也是可以学的,而“流星爆”的度,配上“行”字诀,会产生怎样的变化呢?

“冤枉啊,严教练,我这是关心你,我在谁面前炫耀,也不会在你面前炫耀啊!”楼成笑眯眯回答。

严喆珂哼了一声,转而望着窗外,神情浮动道:

“这学期就是全国赛了,好期待,嗯,又好紧张……”

“我也是,但我更期待今晚,情人节啊,我们交往一周年啊,你会送我什么礼物呢?”楼成嘿嘿笑道。

今年松城大学是2月17日星期一正式开学,可两人为了一起过情人节和交往纪念日,谎报了军情,提早出。

当然,也不能叫撒谎,提前到学校备战全国赛多光明正大的理由啊!

“什么礼物也没有!”严喆珂白了楼成一眼,忽地失笑道,“大姨妈算不算?橙子,我觉得你和大姨妈比较有缘诶,我们夜不归宿的时候,常常遇上。”

“这也没办法,你上个月是十七号来的,二十六天的周期,一月份有三十一天,刚好这几天,没毛病。”楼成无奈摊手,遥想着未来,“等到下次,应该就错开了。”

“那又怎样!”严喆珂鼓了鼓腮帮子,往内侧了侧,靠在了楼成身上,把自己的耳机塞了一个给他,邀请他一起听歌,一起刷剧。

晚上七点多,两人抵达了松城,但没前往校区,而是来到了楼成早已订好的五星级酒店。

窗外夜色已深,霓虹流彩,房间内温暖如春,趁严喆珂没注意的时候,楼成拨了房间的号码,假装是前台打来。

“还有个手续没弄,我下去一下。”他拿起电话,嗯嗯了几声道。

严喆珂不疑有他,边翻找出睡衣,边语气轻快地道:“快去快回哦~”

“好的。”楼成拉门而出,准备去买花!

出了酒店,为了节省时间,他顾不得价格问题,找了街上游荡的卖花小孩们,收购了一大捧玫瑰。<>dudu1();

然后,他写了条消息给女孩,并送了一封邮件。

严喆珂洗了澡,换上了轻薄的睡衣睡裤,赤脚踏着拖鞋,回到床边,拿起了手机。

“!”楼成的消息如是说道。

邮件?严喆珂茫然之中隐约有些期待,点开了邮箱app,来自男友的视频。

下载之后,她改变坐姿,让自己靠得更加舒服,然后选择了播放,头一阵晃动,最终定格在了楼成那熟悉的脸庞。

“每年的情人节都是我们的交往纪念日,感觉你要少过一个节日的样子。”面对镜头,楼成有些腼腆地笑道。

知道就好……严喆珂无声回答。

楼成清了清喉咙,目光直视着前方道:

“今年的情人节,今年的交往纪念日,我想给你讲个故事,一个关于男生追求女生的故事。”

“有个男生在读高中的几年暗恋着一位美丽而善良的女孩,将她视作自己的女神,但那个时候,他还有些自卑,不敢去追求,不敢去尝试,觉得自己配不上她,也不会有一点机会。”

“可是,命运让他们考入了同一所大学,来自缘分的呼喊让那个男生心里蠢蠢欲动。”

严喆珂静静听着,嘴角抿出了笑意,大概知道楼成想讲的是什么故事了。

他会怎么讲后面呢?她有了些期待。

“那天,孩穿着红白相间的汉服,站在武道场馆前,那个男生又一次被惊艳了,被缘分怂恿了,终于鼓起了勇气,走了过去,进行搭讪,他为了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紧张,专门跑了好大一圈,累得气喘吁吁,使得自身的脸红和结巴变得理所当然。”视频里,楼成老脸微红地回忆着。

还有这回事啊……严喆珂嘴巴微张,又惊又喜。

回想当时的场景,听着背后的故事,她忍不住暗“骂”了一声:

“笨蛋橙子……”

还专门去跑一圈,傻乎乎的!

就在这时,视频里优美的旋律响起,背景出现了变化,一张照片浮现,占据了屏幕,那是武道场馆门口,汉服女孩秀美绝伦的样子。

“啊……”严喆珂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橙子怎么有我那时候的照片?

他不是说太紧张,忘记了偷拍吗?

“女孩很友善,性格比那个男生想象得还要好,两人交谈得很顺利,他也厚着脸皮,要到了对方的QQ号码,从此开启了一段至今难以相信的梦幻人生。”

“他克制着自己,每次只敢和女孩聊一阵,免得她觉得烦,觉得在纠缠,随着时光推移,两人越来越熟悉,聊天的时间才越来越多,他惊喜地现,女孩私底下很萌很可爱……”

背景音乐悠扬,一个个表情包蹿了出来,有目瞪狗呆,有乖巧端坐,有双手交手托着下巴……喆珂差点失笑。

这个视频做得挺认真嘛……她开心地想着。

“女孩生日的时候,那个男生没敢做太多的表示,怕太热情太主动会吓跑小仙女,就这样,他抱着这种想靠近又忐忑的心态,前往了炎陵,参加小武圣擂台赛。”

“在这次擂台赛里,他和女孩找到了更多的共同语言,让她参与进了自己的生活,也正是在这次擂台赛上,他听到了武道路上的第一声加油,来自女孩的加油。”<>dudu2();

讲述故事的嗓音停止,视频陡然响起了一道让严喆珂异常耳熟的柔细女声:

“楼成!楼成!楼成加油!”

这……严喆珂再一次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惊喜地扭头旁边。

橙子还留着当初的那个语音啊?

“来自暗恋对象的加油,人生最初擂台的第一声加油,让男孩充满了动力,澎湃着勇气,连克强敌,闯入了小组赛,而女孩在他再三恳求下,又更进一步,为他唱了加油歌。”

背景音乐里,刚才那清澈的嗓音哼起了让人热血澎湃的旋律:

“继续跑,带着赤子的骄傲

生命的闪耀不坚持到底怎能br />

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吧”

他都保存下来了啊……严喆珂出了一声叹息,眼眸闪烁出了璀璨。

“这些对于男孩来说,都是值得铭记一生的记忆,他保留了语音,保留了聊天记录,保留了一起度过的美好点滴,将它们藏在了不同地方,想等以后头白了,再坐到摇椅上,慢慢回忆给女孩听。”

之后很多照片浮现,对话场景截图飘出,在楼成娓娓道来的声音里,引导着严喆珂走回了过往,重历这一多年的美好感情。

除夕夜里,两人拿着手机,静静对方呼吸,迎接着新的一年……

生日凌晨,女孩打来电话,唱了一声祝福的歌曲……

情人节时,月光照耀,那一句“先让我高兴五分钟”换来了整个屏幕的“烟花”……

第一次约会前踩点的细节,第一次约会时想牵手又患得患失的心情,以及第一次牵手时,迷失方向不知该往哪儿走的“云端漫步”……

为了第一次亲吻而做的努力,湖畔那激动又美好的唇舌相触……

太过急切太过渴求而造成的误会,引的矛盾……

清晨起床时老夫老妻般的感受……

互送戒指那刻的庄严神圣,以及那一声“媳妇”的逗趣……

往日重现,严喆珂眼眶红,眸光似醉,陷入了遥想之中,似乎又一次经历了灿烂阳光下,楼成床铺上,被他一点点脱掉上衣的场景,又一次经历了他感动自己的美好瞬间,这些太多太多,视频里根本没怎么呈现。

笨蛋怎么只记得我对你好的事情,忘记了你做的那些!

“……又到了情人节,我想把这个故事送给你,希望男生和女孩每一年都有新的故事,每一年都能再这样讲给你听。”楼成声音低沉,环绕于严喆珂耳畔,落入了心扉。

严喆珂将这个视频保存了下来,她要学着楼成,记录过往。

这个时候,她抿着嘴,藏着笑,掩着泪,把早先准备的一个音频文件送给了楼成。

……………

门外,楼成拿着鲜花,默数着时间,打算在视频最后进去,在严喆珂最感动的时候,把花送给她。

就在这时,他手机响了一声,女孩来的语音。<>dudu3();

嗯?楼成又疑惑又期待地将手机凑到了耳边。

“橙子,我一直在想情人节的时候送你什么,想了很久,终于决定送你一个回答。”严喆珂柔细清澈的女声响了起来,柔柔的,低低的。

“还记得去年的今天吗?你向我表白,说喜欢严喆珂,特别特别喜欢严喆珂,我很开心也很惶恐,非常措手不及,很害怕地希望你能等我,等到我像你喜欢我一样喜欢你,等到我慢慢接受改变,接受生命里多一个人存在。”

“我记得你不少事情,却不太记得自己说过的很多话语,不知道之前有没有回答过你,反正,我现在想正式告诉你。”

“橙子,我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你。”

声音轻柔,情绪外露,严喆珂毫无保留展现的心灵一下击中了楼成。

橙子,我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你……他嘴角翘起,刷了房卡,拿着鲜花,推门而入。

…………

鲜花散落于地,楼成和严喆珂躺在床上,互相依偎。

女孩不知想到了什么,搁在楼成腿上的右脚灵活地往上。

“你做什么?”楼成吓了一跳。

严喆珂往后拉动身体,似乎颇为害怕那里,但又很好奇地用脚趾头点了一下:

“好奇怪哦,软软的,和之前完全不一样诶!”

用脚而不是用手,让她觉得有了距离,自己没那么畏惧,没那么流氓。

“……”楼成一时竟无言以对,孩在那里灵活地用脚趾点一点,挑一挑。

“这样软绵绵的比较好玩……”严喆珂脸颊红红,似乎放松了不少,可她话音未露,就惊讶地里一点点鼓起,一节节撑起,不由出了声低呼。

“你要负责!”楼成眼中火焰燃烧般地。

“我,我怎么负责……”严喆珂有些结巴了,但她像是早做好了心里准备。

“帮,帮我一下……”楼成还是没那么直接,只拉过了女孩的手。

“喂,你只伸出两根指头,是在夹菜啊……”

“这样,这样……”

呼,过了一阵,在楼成言传身教下,严喆珂总算掌握了要领,脸红地边,暗自惊心地感叹可怕。

良久之后,她逐渐敢于正视,目光又羞又亮,颇为好奇地问道:

“橙子,男生这样为什么又叫打飞机啊?”

“别,别停,等下告诉你……”话音未来,楼成出了声满足的叹息,然后“怯怯”道,“明白了吗?”

“你个变态!”严喆珂冲下了床,冲入了卫生间。

…………

良宵之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重新哄好严喆珂的楼成回到了松大新校区,林缺李懋蔡宗明等人。

本学期初次特训时,他们围成了一圈,手盖着手,齐声喊道:

“全国赛!”

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进入下载安装: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