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昨日种种昨日死

小说: 武道宗师 作者: 爱潜水的乌贼 更新时间:2017-06-19 22:24:35 字数:4333 阅读进度:462/841

“第四局,楼成胜!”

“最终赛果,松城大学武道社胜!”

裁判刚说出第一个字时,李懋和孙剑等人已激动地冲向了擂台,再无任何顾忌,嘴里啊呀呀地胡乱喊着。

换做最后一局是之前楼成赢彭乐云或者方志荣时的场景,他们多半没这么快反应过来,会不敢相信,会惊喜太大觉得不够真实,可历经了两场艰苦的战斗,对手又是异能被楼成死死克制的许万年,他们心里的期待早已膨胀,就等待着裁判宣布结果的那一刻宣泄和爆发。

“冠军!冠军!”

满场的欢呼声里,替补席实力最强的严喆珂像是灵活的小鹿,当先冲上了擂台,一下抱住了楼成。

此时此刻,她再无法压制汹涌的情绪,在现场的观众面前,在收看比赛的爱好者眼前,光明正大秀了一把恩爱。

管他们呢,反正老爸都知道了!

这个过程里,她兴奋失态之余犹小心翼翼地避开了男友受伤的右臂。

比起小伙伴们的早有心理准备,楼成反而比较恍惚,各方面都到极限的他对战胜许万年把握不小归把握不小,却失之于笃定,最坏的打算是为小仙女登场创造必赢的条件,骤然获胜,当真恍然如梦。

及至一具弹软火热的娇躯带着熟悉迷人的馨香扑入怀里,他才大梦初醒,翻滚着喜悦,用不确定的口吻愣愣问着女孩:

“我们冠军了?”

“嗯!”严喆珂用力点头,眼眸晶亮生辉。

我们是冠军了!

看着男友狂喜里难掩疲惫的神色,闻着他身上明显的汗味,她不仅不觉肮脏,不觉厌恶,反而认为橙子现在真是帅呆了,情怀激荡热血奔涌下,粉唇开合,就要踮起脚尖,在万众瞩目之下给楼成一个激烈的深吻。

而清醒过来的楼成只觉情绪就像炸弹一样爆开,再也克制不住,直接低下了头,打算狠狠吻住小仙女,于“相濡以沫”间和她分享自己的内心感受。

就在两人目光相吸,即将失控拥吻的时候,蔡宗明已涌了过来,围住了楼成,有的抱腰,有的抬腿,有的抓住肩膀。

“冠军!”

他们欢呼出声,将楼成抛向了半空,再稳稳地接住了他。

“冠军!”

庆祝仪式还在继续,严喆珂好笑地退后了一步,右手不自觉摸着粉嫩的唇瓣,惊讶于自己刚才的失控,遗憾于失控被队友们打断。

飞腾于半空,楼成转过脑袋,望向了秀美俏丽的珂小珂同学,对她投去了欣喜中带着无奈的眼神,表达了自身的遗憾。

视线交接,严喆珂噗嗤一笑,嫣然如百花盛放,旋即想起一事,忙又担忧地提醒道:

“他手上有伤!你们注意点,注意点!”

“冠军!冠军!”

看台之上,听着耳畔热烈汹涌的喊声,目睹着女儿的激动和松大武道社一帮人等的兴奋,严开轻轻吸了口气,边回忆楼成之前的表现,边中肯地评价了一句:

“意志品质不错,实力也很强。”

纪明玉耳聪目明,闻言低笑一声道:

“我女儿的眼光不会差,当初他们刚谈恋爱的时候,我都没想过小楼能这么快成长到这种程度。”

“啊?你说啥?听不清楚!”周围喧嚣震耳,实力不算太强且没有异能的严开茫然侧头,开口问道。

纪明玉忍俊不住,横了一眼呆头鹅般的老公,懒得重复,抓起他的手,往上一晃,高声喊道:

“冠军!冠军!”

这样的场景里,再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多不协调!

偶尔这么放纵一下有利于身心健康!

严开被媳妇带动,渐渐也融入了周围的气氛里,短暂放弃了向来的儒雅。

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事情放不下,楼成少年得志,将来前途无量,会不会受到诱惑,沉于声色,纸醉金迷,放纵滥情?

类似的例子举不胜举!

作为一个父亲,女儿找的男朋友差了会担心,很好也会担心,怎么都会担心,操不完的心!

…………

“第四局,楼成胜!”

“最终赛果,松城大学武道社胜!”

急救室内,被绑了不少仪器的林缺听到医生的转告,霍然吐了口气,紧绷的身体随之放缓,牢牢握着的拳头伸展了开来。

他闭上眼睛,身前仿佛出现了一位极有男人味的硬朗中年。

“爸,我做到了,我拿到飞天杯了……”林缺无声自语着。

那位中年男子微微一笑,神色间充满了宽慰。

旁边的房间内,伯恩哈德和毛承均拳头紧握,痛苦之色溢于言表。

笃定的冠军失去了!

彭乐云躺在床上,没走神,没思考,少见的表情黯然,有着强烈的怅然若失感。

自正式练武以来,他还从未遭遇过这样的挫折!

“本来还说明年就不参加大学赛了……”他嘴角勾动,自嘲一笑。

此时,方志荣早回到了更衣室,将脸庞埋在了白色毛巾里,许万年被工作人员搀扶着,忍耐住臀部的抽痛,慢慢走下了擂台。

他没想到自己是以这样的姿势“华丽”收尾。

…………

“第四局,楼成胜!”

“最终赛果,松城大学武道社胜!”

直播间内,主持人刘畅很快反应过来,呵呵笑道:

“恭喜松大,恭喜楼成和林缺,恭喜松大武道社的每一位成员,恭喜他们拿到了本届全国大学武道会的总冠军,恭喜他们赢得了松大历史上的第一个全国冠军!”

他一口气说完,竟有几分热血沸腾。

陈三生满是感触地接过话头:

“相信大家都能看得出来,山北确实要强于松大,但林缺敢于牺牲的勇气,敢于拼命的决绝,为他们抹平了差距,而楼成顶住压力的意志,毫无争议的当世天骄表现,为他们带来了最终的胜利!”

“我想说的是,最强的队伍输了,但最好的队伍赢了!”

“恭喜松大武道社,你们是最好的!”

激动地吼完这些话语,他缓了口气,呵呵笑道:

“我现在特别期待我的一位老朋友怎么履行承诺。”

面对着微博界面,看着群魔乱舞般的回复,贺小伟怔了足足一分钟,才手臂沉重地点入了改昵称位置。

一番准备后,他闭上眼睛,盲打输入了新的昵称:

“毒奶教主!”

呼……刚刚完成,他往后一靠,悲伤地闭上了眼睛,感觉曾经坚持迷信思想要不得的自己死掉了。

喀嚓!

裁判刚宣布结果的时候,江湖百晓生恼怒异常地猛拍了桌子,将好不容易淘来的宝贝给拍成了几块,而他的手腕处,一阵刺痛,似乎出现了创伤。

冷静下来,他忽然发现那个“楼成年内非人就删号”的赌约不太保险了……

……………

“第四局,楼成胜!”

“最终赛果,松城大学武道社胜!”

松城大学艺术学院的寝室里,闫小玲本以为自己会激动地去发帖,去开车,去庆祝,可真目睹了结果时,她却潸然泪下,哭得眼眶红透,视线模糊。

不容易啊,不容易啊,楼成和林缺他们都不容易啊。

经历了多少挫折,付出了多少努力,才终于拿到这个冠军!

泪眼婆娑中,她刷新了下论坛,看见满坑满谷都是“冠军冠军”的宣泄,顿时哭得更加厉害了。

大家也不容易啊!

闫小玲下意识回过头,看向了穆锦年,只见她同样珠泪连坠,红了眼,花了脸。

“你也在哭啊……”闫小玲哽咽着说道。

这个时候用“好巧”会不会有点画风不对?

“嗯……又开心又担心……”穆锦年抽泣着说道,“玲玲,你许愿的效果真管好……”

“那是……”泪眼朦胧里,闫小玲有些得意了。

穆锦年擦了擦眼泪,很认真地说道:

“为了不给他们造成反噬,从明天开始,我要,我要监督你早起。”

“啊……”闫小玲嘴巴张成了O形,一脸的懵逼。

…………

欢闹的庆祝后,工作人员开始清扫擂台,重新铺垫,这个过程里,有歌星演唱,有热雾动人。

等了二十分钟,一切就绪,全国大学武道联合会会长方金钰老先生带着几位嘉宾登上了擂台,先是给难掩低落和沮丧的山北大学众人颁发了银牌。

“下面请本届全国大学武道会总冠军,松城大学武道社登台!”主持人高声邀请。

呜呜呜!

一浪高过一浪的小喇叭声里,施老头领队,楼成等人依次走了上去,看见一块块金牌正被礼仪小姐托着,看见武者飞天状的奖杯正安放于身前的桌上!

刹那之间,情绪莫名再涌,楼成眼眶有些发热地扭头看向了旁边的严喆珂,只见她眼眸生雾,一滴滴晶莹的泪水顺着洁白的脸颊缓缓滑落,梨花带雨,动人至极。

“你不是说从来不会哭吗?”楼成缓和着情绪,故意开了珂小珂同学一句玩笑。

严喆珂抽着可爱鼻子,横眸瞪了他一眼,略显哽咽地回答:

“我是说难过和悲伤的时候从来不哭,现在这么高兴这么感动……”

这时,李懋和蔡宗明搀扶着林缺从急救室内出来,伤势初步稳定的他强烈要求参与颁奖典礼。

楼成往严喆珂身边挤了一步,将右侧的位置留给了大舅哥。

没等他们说什么,方金钰老爷子已走了过来,挨个挨个给他们颁发金牌。

“这玩意能换多少酒……”施老头嘀咕了一句,让假装不认识他的方金钰险些闪了腰。

咳嗽两声,方金钰将金牌挂在了林缺脖子上,微笑赞道:

“有坚持,有勇气,有行动力,武者不外如是。”

林缺轻轻颔首,以做回应,看似清淡依旧,可眼眸却绝不平静。

“少年英才,无愧于天骄之名。”方金钰移动脚步,赞了楼成一句,并把金牌给他戴上。

“我才刚上路。”楼成半自嘲半风趣地回答。

等发完奖牌,方金钰拿起了象征最高荣誉的飞天杯,就要递给教练施建国同志。

施老头摆了摆手,指着楼成道:“给臭小子吧。”

“给林缺吧。”楼成赶紧插话。

方金钰没问为什么,用郑重其事的姿态将飞天杯递给了林缺。

林缺双手接了过去,感受到那沉沉的重量,视线忽地模糊。

他未再回忆过往,猛然发劲,高举起了奖杯,全国大学武道会总冠军奖杯!

“冠军!”

观众们随之呐喊,楼成他们随之呐喊!

砰砰砰,礼炮爆发,数不清的白黑碎片洋洋洒洒飘落,化为了林缺和楼成他们的辉煌背景。

“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