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人形凶兽

小说: 武道宗师 作者: 爱潜水的乌贼 更新时间:2017-06-24 04:55:41 字数:8005 阅读进度:550/841

八月二十七日,晚上八点整,圣象馆的广播开始引导气氛,观众们欢呼应和,热浪阵阵。

在最终的决赛前,将由三四名的对决暖场!

“少年,冲刺吧,为了多拿奖金,今天没有加油,只有来自严教练的鞭策!”严喆珂“挥舞着花剑”,准时发来了消息。

鞭策……楼成低笑一声,“抱头打颤”道:

“弱鸡瑟瑟发抖!”

紧跟着,他又补充了一句,用“打鸡血”的表情道:

“只能奋发图强了!”

互动了几句,他退出QQ,将没锁屏的手机递给了安朝阳,边与对方碰拳,边反复叮嘱道:“等我快上擂台了再拍照啊,发到直播贴的时候,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借口和理由已经用完,只能重新启用不靠谱众里相对比较靠谱的安朝阳了!

“嗯,嗯。”安朝阳点头示意自己清楚该怎么做了。

没想到楼成竟然还有这么罗里吧嗦的一面……

交代完直播的事情,楼成看见彭乐云握拳伸了过去,与自身碰撞了一下,并微微笑道:

“可别浪翻船了。”

啊……浪翻船?彭乐云知道这词?他知道我和安朝阳常常在他比赛的时候这么评论他?听到这熟悉的话语,楼成一时竟有些发愣。

等他醒悟过来,不由老脸一红,旁边的安朝阳也是忍不住干咳了两声,就像背后说人坏话,却被逮了个正着,逮了个正着……

“哈哈。”楼成干笑回答,“不会的,不会的。”

这时,任莉也伸拳过来,略显愧疚地看着他,坦白从宽道:

“是我说漏嘴的……”

“哈哈,没事,没事。”楼成“强颜欢笑”道。

在这样轻松的感觉里,他转过身体,沿着过道,向擂台行去,脚步沉稳,气势内敛。

直播贴内,也是这样活泼愉快的氛围。

“这场比赛还用看?一觉醒来肯定又是楼成拿下了对手的新闻!”“一贯纯爱俊冈本”浮夸地说道。

“水管工吃蘑菇”习惯性反驳:“你这话就不对了,边喝冰啤酒,边啃烧烤,边看一场注定能赢的精彩比赛,还不是美滋滋的?这才是享受啊!”

“你们两个,蹲墙角去,别败我家楼成的人品!”“长夜将至”闫小玲“凶狠地吹了哨,发了红牌”。

可是,她的盟友“幻梵”却不这么想,“得意洋洋地摇着尾巴”道:

“零食已经准备好,就差比赛了!”

……

他们兴高采烈交流之中,楼成率先登上了擂台,站到了裁判的左手边,没有勃发气势,就那样静静地看着骨猜一步一晃肉地行来。

这位对手穿着深红色的僧衣,身材魁梧而肥胖,仿佛一座骇人的肉山,皮肤泛着暗金的色泽,多有神异之处。

他五官被撑得显小,表情不如瓦库多苦,眼眸虽然深邃,却少了几分勘透和厌离的味道。

楼成打量对手的时候,骨猜也在打量着他,只觉台上的年轻人精神抖擞,嘴角含笑,温润内敛,仿佛没什么威胁性的普通大学生,但他立在那里,却给人不动如岳的感觉,似乎一旦有所爆发,必生泰山崩于顶般的恐怖。

呼吸加重了几分,旋即恢复正常,骨猜缓步登临,眼角余光不由自主瞄了裁判一眼。

这位来自汨罗的裁判吴盛长着一张黝黑的脸庞,梳着稀疏的大背头,表情严肃,不苟言笑,对骨猜目光的扫过未做任何回应,平平常常。

他是相当于资深非人的强者!

骨猜收回视线,将所有杂念彻底抛诸了脑后,立到了楼成对面,双方间隔着十来米。

看了眼电子钟,确认它即将抵达八点十分的刻度,吴盛举起了手掌,向左右分别做了示意。

然后,他猛地挥落了右手,声音嘶哑却传遍了整个场馆:

“开始!”

四国少年王者赛的三四名战正式开始!

楼成两条大腿的肌肉霍然绷紧了裤管,线条分明,棱角清晰,与此同时,他腰背一晃,重心前探,似乎即将扑出,像是蓄势已发的狂暴风雪。

在对面的骨猜下意识往右做出腾跃后,他却提起了左脚,用力往前一踏,仅是试探之步。

喀嚓!一条条细缝的蔓延里,楼成卷起了劲风,呼啸着扑向了自身的左前,一跃便已吞噬了十来米的距离,刚好堵住了闪避中的对手。

骨猜吸了口气,忽地沉下身体,泛着暗金的肥肉块块分明,变做了触目惊心的肌肉,打算以“心印拳”硬接楼成即将到来的一击。

就在这时,楼成的筋膜突兀扭动,肌肉鼓胀发力,脚步对应配合,强行做出了变向,撞破了气障,发出砰的响声,制造了直吹骨猜面门的近身罡风。

踏斗布罡,北风呼啸!

罡风凶猛,骨猜身体微有晃动,眼睛本能闭了起来,有凛刀刮脸之感。

一步闪到侧方,楼成这才内抵双脚,反拧膝盖和大腿,缠绞腰背肌肉,摆动开胳膊,一拳捣出。

啪!声音脆响,灌入了骨猜的耳朵,他来不及再用“心印拳”,勃发了全身之力,快抬手臂,往侧方一架。

噗!楼成的拳头轰在了他的小臂之上,打出了凹陷,荡起了肥肉的涟漪,未能撼动对手的身躯。

腰背急拧,脚步再错,楼成在骨猜顺势转身,想正面应对自己时,又一次绕到了敌人的侧面,曲起肘部,凶狠靠撞。

他虽然想在这场比赛里体验“心印拳”和它的杀招“六道轮回拳”,但不会像彭乐云那么浪,什么准备也不做就开始硬刚,打算先缠斗一阵,彻底把握清楚了骨猜的拳脚实力,心里有了底,再进行尝试。

这样的话,一旦出现不对,自身能立刻察觉,及时完成反扑,不至于被逼到失败的边缘玩心跳!

砰砰砰!步法迈开,楼成穿花绕树,连发三招,或拳打,或脚踢,或抓拿,与骨猜完成了近身的碰撞,对敌人的深浅有了实质的把握。

这位上座部的僧人确实天赋异禀,肉身能扛能打,力量与等同非人层次的自己相当,仅略微处于劣势,但看得出来,他们更偏向精神,缺乏高深的拳脚套路……

心里有了判断,楼成稍微拉开了距离,不再近身肉搏,并收敛了诸多念头,“凝结”出一面冰冷圆润的镜子,清晰映照着周围几十厘米内的场景。

他的灵魂仿佛已然出窍,正漂浮半空,不带丝毫感情地俯视着四周的一切。

“冰镜”一得,楼成立刻收缩了气血,后拉手臂,快摆肩肘。

砰!他一拳电射轰出,高速摩擦了空气,燃烧起一层赤红近白的火焰,似乎戴上了只拉风的手套。

有了间歇,骨猜终于能缓一口气,运转开精神,浮现苦色于眼眸,打出了普普通通的一记直拳,带着暗金光辉的流淌,与楼成的“火拳”碰了个正着。

轰隆!

焰流四溅,骨猜拳面的暗金被炸得陡然褪去,身体遭丹劲爆发和冲击波浪的双重影响,往后做出了撤步,不敢硬抗,而楼成则感觉喉咙一阵难受,肺部霍地发紧,如有灼烧,喘不过气来,像是生了一场重病。

不仅如此,他还体会到了肉身的软弱,仿佛已卧病在床许久,不复纵横擂台的风采。

心印拳,“病”!

人生在世,病痛折磨,始终难以避免,每个人都会经历那么几次,楼成肉身潜藏的记忆就这样被勾动,并与骨猜的拳意产生了同感,突破了以往,染上了“重病”,拳脚皆是无力,似乎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一拳捣来,自身的防御动作却缓慢异常。

这是如此真实的感受,可在楼成“居高临下”的俯视中,在“冰镜”的映照里,自身的血液正澎湃奔流,呼啸周转,肌肉年轻活力,随时能打破墙壁,踩裂地面,哪有半分生病的迹象。

之前种种,皆是大脑受到外在波动影响,产生的“幻觉”,并分泌了对应激素,加深了实质感!

健康真好……感受着“病重”身躯与现实肉体的对比,楼成油然生出了这样的喟叹,左脚跨前半步,周身肌肉一胀,右拳啪地一声崩打而出,抵住了想趁隙偷袭的骨猜拳头。

砰的闷响声里,双方拳头似有变形,骨猜僧袍晃荡,险些被火焰给点燃,忙后撤半步,再现苦色,平凡无奇地反抡了手臂。

心印拳,“苦”!

楼成当然是选择硬接,气血一抱一放,左臂粗大了几分,拳头凶狠捣出,不避分毫。

四周的温度陡然降低,凝出了水珠,弥漫起白雾,它们簇拥着闪烁晶莹光泽的拳头,伴随着它打在了骨猜的小臂之上,让肌肉凹陷,化作肥脂,让暗金转为了青白。

刹那之间,骨猜被硬生生击退了两米,双脚于地面摩擦出鲜明的痕迹,手臂和胳膊之上尽是白霜,嘴唇因寒冷而颤栗,楼成则听到了肚子的鸣叫,感受到了难以遏制的饥饿,似乎自身已变做了一位苦行僧人,正严苛戒律,顶着日晒雨淋,靠乞讨过活,并过午不食。

干瘪无味的东西,毫无快感的用餐,饿到喉咙里快伸出手来的难受,一一袭上他的心头,让他恨不得立刻认输,掉头冲进餐厅,胡吃海塞一顿。

不,是赶紧回国,大啃思念已久的各种美食!

爆炒鳝段,老刘烤茄子,土豆烧牛肉,莲藕炖排骨,番茄煎蛋汤,鱼香肉丝,香辣螃蟹,卤煮小龙虾……一幅幅画面闪烁于楼成的脑海,让他更能体会到苦行僧人遭受的折磨。

啪!他鼓起全身力气,狂暴地抡开胳膊,砸出了拳头,为“美食”而战!

当然,“冰镜”只有涟漪,未曾破碎,清晰反映出他其实并不饥饿的现实,这让他能控制住情绪,不急也不躁。

砰!

刚返身扑来骨猜又被强行砸得后退,踩裂了地面,他心中错愕一闪而逝,不敢相信“饥饿”状态的楼成还能发出这么狂猛的力量。

民以食为天!楼成吞了口唾沫,舒展身躯,跨步追上,体表肌肉分明,块块结实,仿佛下凡的天神。

再来!他暗喝一声,饶有兴致抖出了右臂,一拳化枪,刺向骨猜的咽喉,“炎帝之劲”蕴藏其中,点燃了四周的空气,让它们往内收缩,如凝火团。

骨猜眸中炽白跳跃,不敢再有藏私或试探,忙运转起精神,迸发五蕴毫光于瞳孔,踏步摆臂,无声前冲了。

“六道轮回拳”,“饿鬼道”!

他想以“不知节奏的贪婪”悄然影响对手的心灵,让楼成越打越急躁,越打越忽视别的问题,眼里只有一口气拿下自身的冲动。

这是非常难以察觉的拳劲,中招者往往浑然未觉,等到醒悟,再做镇压,已是积重难返,早处于失败的边缘或已经失败了!

正因为如此,骨猜才会用它做前置!

轰隆!

火团爆开,焰流翻滚,骨猜手臂的僧袍寸寸破碎,暗金色泽出现了一道又一道裂痕,他的另外一只手掌摊开挡在了脸前,身形踉跄往后,化解着“炎帝劲”带来的冲击。

光凭威力,这门火部核心劲力认第四,没谁敢排前三!

楼成的“冰镜”荡起了涟漪,晶莹的“层面”似乎快要裂开,但也纤毫毕露地呈现出了潜伏进来的“间谍”。

有所准备,有所镇压的情况下,“饿鬼道”拳意就这样被察觉了!

挺神奇的嘛……凝水成冰,心念沉淀,楼成慑服了急躁,斩除了贪婪,一拳一脚中规中矩,没露任何破绽,打得稳稳当当。

骨猜暗自惊奇,又补了两次“饿鬼道”,可依旧未能影响对手,不得已,眸中毫光流转,改换了拳劲。

淡然无波,苦色暗藏的眼神里,他吸了口气,微扬腰背,高抬手臂,一拳抡下,看似又快又猛,却未激起丝毫的劲风。

楼成腰部一降,横在下腹的右臂霍然上抬,反向擂出,与敌人的拳头碰撞在半空,激起了一道回荡缭绕的声响。

他的心里,情绪急落,归于平静,一下觉得战斗没有意思,比赛没有意思,打败敌人更没意思。

我站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我究竟是谁,我来自何方,将向哪里去……此时此刻,楼成似乎进入了贤者时间,对身外之物再提不起丝毫兴趣,思考起关于世界关于自身的哲学问题,对骨猜侧身撞来的肘部意兴阑珊。

“六道轮回拳”,“天人道”!

这能“助”人克服欲望,消弭种种情绪,远离“心”的地狱,用在战斗里,则可以化解对方的战意,减少对应激素的分泌,让敌人懒洋洋不想防御,即使本能做出格挡,也提不起劲。

六道轮回,各有玄妙!

可这样的状态与“冰镜”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让人慑服情绪,免受干扰,楼成迅速适应,心湖完美映照出自身的情况,以冰冷无情的“天人之意”,推动起肉身的运转。

激素泌出,肌肉鼓胀,楼成转腰摆臂,推出了左手,掌心虚含,托住了骨猜的肘部,火流飞快凝聚,即将爆开。

骨猜慌忙收肘,避开了爆炸的火浪,只觉对手如神如仙,在“六道轮回”之下,竟毫无反应!

他眼中毫光转赤,精神堕落化劲,腰部一抬,脚背绷紧,先做了低踢,等到楼成鞭腿抽挡,才握拳横擂,如挥巨锤。

砰!

楼成竖臂一挡,心中战意陡然翻滚,血液奔流更猛,刺激着肌肉,驱动起筋膜。

暴力欲望充斥了他的全身,让眼眸泛出了少许暗红!

六道轮回拳,“阿修罗道”!

冰镜有裂,涟漪几乎化浪,楼成勉强守住,惊喜地“看见”自身气血在“阿修罗道”拳劲的影响下变得更加活跃,肌肉部分则被催发了潜藏的力量,类似于自家施展“斗”字诀时的状态,但没有那么夸张。

这不错啊……楼成从另一个角度认识了自己的身体,把握到了肌肉、筋膜、脏腑和精神等在嗜血和暴力欲望影响下出现的微妙变化,比如细胞层面的新陈代谢加快,它们有好有坏,皆值得参考,

等到消化了这次的收获,自身“斗”字诀的效果至少能提高两成!

哈哈,浪一浪,体验下“六道轮回拳”,是正确的选择!

楼成肌肉膨胀,身躯舒展,化做了“巨人”,跨步抖臂,“居高临下”就是一记抡打,打得骨猜双脚陷入了地面,肥肉颤抖不已。

啪啪啪,砰砰砰!他抓住“阿修罗道”的影响,像是吃了兴奋丹药一样连连抢攻,打得骨猜苦闷不已,险些就遭遇了失败。

而这个过程中,骨猜根本就没见到楼成有理智缺失的表现。

真是个怪物啊!

“六道轮回拳”对他就没什么影响吗?

还是说我练得不到家?

骨猜心中升起了浓浓的怀疑念头,对世界,对人生,对自己皆有怀疑,差点生出破罐子破摔的冲动。

还好,他“十六观智”有小成,当即审查了念头,稳住了情绪,瞳内毫光流转出像是红尘诸态的七彩。

啪!骨猜肥肉再鼓,变成肌肉,单臂摆开,拳头虚握,即将冲打。

“六道轮回拳”,“人之道”!

就在这时,他体内忽然灌入了狂暴的力量,精神受到刺激,一下高涨。

这……骨猜眼角的余光瞄到了裁判吴盛,只见他依然面无表情,严肃庄重,瞧都没瞧自己一下,但他的左臂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垂下,正对着自己,闪过了微不可见的一抹暗蓝!

真的“沟通”好了……

这是关键时刻了吗……

念头一转,骨猜忽视掉这件事情,借助自身前所未有的好状态,将人世之意勃发到了极点,并在攻击被楼成燃烧着火焰的拳头挡住后,将劲力灌注了过去,并自然轮转,化“人世”为“地狱”。

情绪一旦极端,生灵便将饱受痛苦,遭遇无法解脱般的折磨。

地狱不在何方,只存人心!

一念人间,一念地狱。

这就是“六道轮回拳”的最高奥秘,连瓦库都还未练成的“六道轮转”!

人间道与地狱道同时加身!

轰隆!

“炎帝劲”爆开,火浪肆意翻滚,炸得骨猜侧过身体,双脚连退,方才避开了锋芒,挡住了余波。

楼成视线一下模糊,像是刹那间经历了十年。

这十年里,从最初充满ji情地来往于两国,到自己和严喆珂双方的事情都开始变多,相会的频率逐渐降低……

聊天的内容也从每一点有趣的事情都与对方分享,到因为彼此忙碌有所忽视,有些话题就懒得再去扯开,每次的交流似乎变成了任务,越来越单调,越来越没有乐趣……

等到有了两三次绯闻,产生了猜疑,相处越来越累,这段感觉不知不觉就无疾而终……

那个时候,自己甚至有几分轻松和解脱……

十年之后,已有另外伴侣的自己回校参加庆典,夜晚重游长桥时,忽然看见了那道熟悉的身影,她穿着知性的白色衬衣,优雅的过膝长裙,立在那里,眺望着微水湖面,面容秀美依旧,只多了几分成熟的气质。

“你还好吧。”自己沉默片刻,率先打了声招呼。

“挺好的。”严喆珂微笑点头,没做停留,擦身而过。

等到即将远离时,她才背对自己,似笑似叹地说了一句:

“当初你表白的时候,说永远会等我的……”

心中深埋多年的感情一下迸发,掀起了无法想象的狂风巨浪,自己想要掉头挽回些什么,却看见了手上的结婚戒指,强行忍了下去,

纤细美丽的身影渐行渐远,渐至无踪,自己的心一下空了大半,充满了强烈的遗憾,每当想起,都感觉失去了自身的遗憾,当听闻她也走入婚姻的殿堂,更是在江边枯坐了一晚……

多少青春事,尽付流水中。

这个时候,见敌人终于呆滞,骨猜抢了过去,快摆手臂,即将轰出拳头。

又是十年,又是许久,当自身满头白发,身边却没人再唱当你老了……

遗憾满怀,一生未消,痛苦钻心,刻入深处……

眼前场景摇曳,楼成陷入了痛苦的遗憾无法自拔,只想从头再来,决不放弃!

不,这不是我想要的未来!

他情绪翻滚,勾动了冰火,想朝可恶的自己和可恶的命运打出一拳。

冰火平衡,勾动了“星云”,这是他能少许调动金丹力量后第一次于实战里尝试!竭力想去弥补什么挽回什么!

砰!他的身体陡然高大,眼神满含痛苦和狰狞地打出了一拳,快得超乎了骨猜的想象,让他攫取胜利的炮拳还未攀至巅峰,就被轰中。

轰隆!

气浪爆炸,骨猜右臂被直接打开,反弹了回去,撞到了胸前,撞碎了暗金,险些折断了骨头。

楼成怒吼一声,跨步前冲,拳头挥舞,打在了敌人匆忙架起的左臂之上,狂暴的力量彻底宣泄而出。

砰!喀嚓!叠加的声响之中,骨猜倒飞了出去,手臂骨折,胸口凹陷,险些昏迷,已受重伤,看得周围观众一下陷入了静默,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只觉楼成这两拳恐怖到了极点,只觉他仿佛人型凶兽。

而骨猜体内的那股狂暴力量还未来得及退出,就被这样彻底打散了!

目睹对手倒地,无力站起,楼成这才清醒过来,明白刚才的都是幻觉,光是想想就让自身充满痛苦的幻觉。

这是我心里对异国恋的不确定和恐惧被放大了?

那经历的场景虽然虚幻,但也有点道理,得总结经验教训,不能“再”犯类似的错误,不能“再”遗憾一生!

裁判吸了口气,压制着什么,举起右手,嘶哑更甚地喊道:

“楼成胜!”

楼成摇了摇头,行了一礼,转身往擂台之下走去,一边感受着调动了金丹力量后的虚弱无力,一边在心里暗骂起了彭乐云和安朝阳。

这两个不靠谱的家伙,说什么骨猜的六道轮回拳也就那样,有准备的情况下足以承受……

这骗鬼呢!刚才的“人世轮回”里,自己直接迷失,差点就输了!

就在他即将踏上石阶时,背后的裁判吴盛突然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染红了面前的坑洼!

裁判?裁判也吐血了?观众们大眼瞪小眼,愈发茫然了。

他怎么会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