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谁能奈小爷我何?

小说: 无敌小校医 作者: 唐伯虎戏秋香 更新时间:2017-01-15 09:24:45 字数:2237 阅读进度:259/1945

叶师弟?

一听对面沙发上的人如此称呼自己,叶浩川登时心中一凛,这家伙难道也是古武门弟子?

“你是”叶浩川面色一沉,迟疑起来。

郝文通哈哈一笑,站起身来,道:“叶师弟,不要紧张,咱们都是同门师兄弟,没必要闹得剑拔弩张嘛,放轻松点,放轻松点”

我擦,放轻松你妹啊!

叶浩川心中不爽,道:“有话快说,有屁就放。”

郝文通又是一笑,道:“痛快,痛快,我郝文通就是喜欢跟痛快人说话。”

郝文通?

叶浩川心电急转,忽然想起一事来,道:“你就是那个什么郝爷?派人试图劫持萧海媚的那个人?”

郝文通仰头大笑:“叶师弟果然不简单,就凭我一句话,就能看出我的身份,厉害,厉害!”

“你麻痹的,你今天是不是巴豆吃多了,怎么老在放屁?少废话,赶快说正事。”叶浩川不耐烦地喝道。

对方满口脏话,郝文通脾性再好,也有点不痛快,但还是道:“好吧,既然叶师弟要我说正事,那我就直说了,现在到处都在传言冰魄剑在你手里,叶师弟,识相的,还是把冰魄剑交出来吧。”

看来这冰魄剑还真是牛掰啊,这么多人觊觎。

叶浩川暗暗感叹,同时也更加笃定,任何人想要从自己手里夺走冰魄剑,绝无可能!

“我身上根本就没有冰魄剑,怎么交出来?”叶浩川依旧一赖到底,“草,今天也真是奇了怪了,怎么这么多人找我索要冰魄剑?到底哪个龟儿子王八蛋往老子身上扣屎盆子?”

说完,自己也有些惭愧,追根溯源起来,那龟儿子王八蛋不正是自己么?

不过,想想自己反正就这么无耻,就这么无赖,谁能奈小爷我何?

叶浩川无耻地想道。

郝文通脸上有些不好看,道:“叶师弟,传言传得有鼻子有眼,说你杀了凌霄天凌师弟,抢走了他身上的冰魄剑,怎么?敢做不敢当?”

叶浩川心中好笑之极,今天遇上了好几拨人来找自己索要冰魄剑,可惜,一个个都是试探居多,根本无法笃定冰魄剑就在自己手里,没想到这郝文通也是如此。

“我承认,我是见过凌霄天,但姓郝的你也太高看小爷我了,且不说咱们本门的门规摆在那儿,就是我自己,面对拥有冰魄剑的对手,我连打都打不过,哪里还能杀得了他?”

叶浩川侃侃而谈,底气十足。

郝文通在他脸上盯了好一会,没看出什么异样来,这才满脸阴毒地道:“这么说来,冰魄剑正的不在你手上,郝爷我就是废了你,你也活该了?”

话音一落,空气登时凝固了起来,冰冷之极,凉飕飕的。

叶浩川立时生起警惕之心,气沉丹田,全神戒备着。

“千手印!”

刹那间,郝文通猛然爆发,一张手忽然千变万化,犹若观音千手,直直地伸了过来,往叶浩川面门罩下。

仅此一招,叶浩川便可断定,这郝文通至少后天后期的修为,比自己高出了一个层次。

他在古武门内部手机的客户端上,仔细看过,千手印需要后天后期的修为,才能催动。

以他现在的修为,那是万万不敢抵挡的,但对方来势太快,又汹汹无比,情急之中,他只有迅速打出九霸龙拳。

然而这次,一向威猛霸道的九霸龙拳,在千手印绝技下,根本就不够看的,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九霸龙拳直接被碾压得粉碎。

草!

叶浩川急忙一招虎扑龙游,飞速闪避,但呼啸而过的千手印,刮起一阵强劲的风流,搅动得他五脏六腑像是翻江倒海一般,有点难受。

幸亏他身上穿有金丝软甲这种防御型的上品法器,卸掉了大部分力量,不然他会更难受。

“咦,你小子果然有点古怪。受了我千手印,居然还没事儿似的。”郝文通奇怪道。

说完,双掌迭出,又是一招千手印,如同两座泰山,压顶般罩了过来。

叶浩川顿时感到吃力,内心深处,他屡次想要将冰魄剑祭出来,大杀一番,可想想外面人多嘴杂,只好忍耐下来。

所幸这个时候,楼上传来一阵破窗之声。

叶浩川透视一开,抬头看了一眼,却见萧老爷子所在的那处房间,窗子被破开,福伯的身影闪了进去,负责看押萧老爷子的柳方敏,被福伯当场拿住咽喉,狠狠一捏,气绝身亡。

叶浩川见状大喜,急忙大吼一声:“泽昊兄,快快现身,助我一臂之力。”

话音刚落,一直在别墅大门口附近待命的苏泽昊,直接破开大门,不等守在门口的杨少海反应过来,苏泽昊手中折扇扇面撑开,直接在他脖子处一划。

惨叫声中,杨少海喉管喷血,倒地而死。

与此同时,福伯也将柳方敏尸体扔了下来。

那边郝文通一看,自己的两个师弟都瞬间被杀,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狂吼一声,如癫如狂地朝叶浩川扑杀上来!

叶浩川只能左闪右避,好在苏泽昊及时上来施以援手,将郝文通阻住,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面对不肯祭出冰魄剑的叶浩川,郝文通这个后天后期的高手,还能耀武扬威一番,但面对后天巅峰的苏泽昊,他就完全落于下风了。

不到一会儿工夫,郝文通就直接被苏泽昊擒拿。

不过,苏泽昊仍旧没有落败的觉悟,破口大骂:“好你个苏泽昊,竟然敢跟我古武门作对,想挑起我们古武门与你们博文馆之间的仇怨吗?”

苏泽昊不为所动,哼声道:“你们三个在俗世向来作恶多端,这次竟敢公然犯下行走俗世的大忌,你以为,你们古武门的执法长老会放过你们吗?”

郝文通脸色一变,随后脑袋耷拉了下去。

这时,楼上传来福伯惊慌失措的声音:“孙姑爷,不好了,老爷老爷他死了。”

恰好这个时候,萧海媚和梵轻音以及众宾客进得别墅。

一听说爷爷死了,萧海媚整个人身子一软,幸亏梵轻音及时将她拉住,才未倒在地上。

叶浩川见她只是晕厥过去了,也就没有在意,匆匆上楼,来到萧老爷子所在的那间房,却见老爷子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早已死去多时。

“我日!”

叶浩川怒气上涌,一拳头砸在墙上,竟然砸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凹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