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绝对不能喂

小说: 无敌小校医 作者: 唐伯虎戏秋香 更新时间:2017-01-15 09:25:21 字数:2265 阅读进度:343/2436

一句“国手风范”的评语,登时让满场对叶浩川刮目相看。

尤其是那几个医学泰斗,对叶浩川一改先前轻视的态度,对叶浩川的医术赞不绝口。

“确实了不起,随便一手,就让老人家免除了手术的痛苦。”

“厉害啊,太厉害了,这气功之术,我知道可以防身,没想到还可以治病。”

“不简单啊,我看这医学界啊,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都老咯。”

“是我,不服老都不行了。”

听着几个医学泰斗的认可,叶浩川脸上微微一笑,难得地连连谦虚起来。

以他的个性,倒不是他不想张扬,但是这次的场合很重要,事关未来的海山大学附属医院发展,他不得不小心谨慎、谦虚一点。

然而,纵然他再谨慎、谦虚,仍旧不敌小人的嫉妒之心。

“这气功治病,倒的确是有些门道,不过,要说到神乎其神,那也太言过其实了吧?支气管炎不过是小病一桩。”却是一个看起来颇有些倨傲的医学泰斗忽然道。

叶浩川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却见此人神色不善,甚至颇有些鄙视的样子。

“嘿嘿,这位教授怎么称呼?”叶浩川当然不会忍气吞声,嘿嘿笑道。

“海山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外科主任,应辉。”那人一脸傲气的样子。

“原来是应主任,幸会幸会。”叶浩川笑道。

那应主任哼了一声,傲然道:“你的气功之术,在我看来,不过是雕虫小技,碰到一些需要动手术的病人,你这所谓的气功,根本就发挥不了作用。”

叶浩川眉头大皱,这个应主任,一大把年纪了,医德竟然如此垃圾,这种话也说得出口?

不过,稍稍细想一下,他就明白了,这应主任是海山医科大学的,属于东道主一方,心自然是向着他们自己。

况且,海山医科大学,在海山医学界向来是执牛耳,而自己代表海山大学出席,风头盖过了海山医科大学一方,他这个外科主任自然是心生不忿了。

“应主任,我的气功之术,是不是雕虫小技,似乎不是由你来说了算吧?”叶浩川淡淡道。

那应主任嗤笑道:“不管谁说了算,你有没有胆量跟我会诊一个病人?”

“什么病人?”叶浩川道。

“我看看”那应主任说着,将目光扫了一眼众病患。

正好这时,又一个年老的病患忽然一阵头晕目眩,脚下一个踉跄便向一边歪去。

幸好旁边的工作人员反应过来,及时将他扶住,才没有倒在地上。

“就他吧,怎么样?”那应主任说着,目光望向叶浩川,以征求他的意见。

“我没意见。”叶浩川表态。

“快,工作人员,把那位病患扶过来。”应主任吩咐道。

当下,两个工作人员急忙将那老者搀扶了过来,放在病床上。

因为是现场诊断,所以讲台之上,特地准备了一些现代化的医疗器械,旁边不远,还临时搭设了一个手术台,以备不时之需。

“你先来,还是我先来?”应主任看了叶浩川一眼道。

叶浩川报以淡淡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应主任,不妨你先请。”

那应主任随即开始忙活起来,正好老者的儿子在旁边,他便一一问询起来。

问过了年龄之后,应主任接着道:“你父亲是哪儿的问题?”

“我爸他冠心病一直有问题,我们跑了很多医院,都没能看好,这次听说海山医科大学组织了整个海山的医学专家参加交流会,所以,便送我父亲来这里看看。”老者儿子道。

“冠心病?”应主任眉头微微一皱,“冠心病的药可带的有?”

老者儿子忙道:“一直带着。”

说完,从身上的一个皮包里取出一盒冠心病药。

应主任看了一下,点了点头:“嗯,是这个药,先把药给他服了,先稳定一下他的病情。”

“好的。”老者儿子随即开扭药瓶,取出一粒药,准备往自己父亲嘴里喂去。

然而就在这时,叶浩川忽然开口道:“不能喂,绝对不能喂。”

周围的众医学泰斗们都愣住了,这都冠心病犯了,还不喂药?难道看着他等死吗?

而会场下面一直盯着大屏幕的观众们,看到这一幕,又是一阵错愕,不少人又窃窃私语起来。

“你说什么?不能喂?”应主任眉头一皱。

“没错,这位老人家不是冠心病犯了,你们若是给他吃这个冠心病药,可能会延误真正的病情,从而害死他的。”

叶浩川的语气有些焦急。

原来,刚才应主任在向老者儿子问询病情的时候,叶浩川就暗自开了透视,对老者的身体做了个全面的检查。

就在老者儿子准备喂药的时候,他找到了真正的原因,才出声阻止。

老者儿子虽然对他刚才的表现很佩服,但对他那番话表示不能认同,道:“我爸冠心病犯的时候,往往都是这样,我们只要赶紧喂他服药,症状就会大大缓解。”

叶浩川急忙解释道:“你父亲是有冠心病,但这次不是冠心病犯了,他是因为长途跋涉,加上天气闷热,中暑了,引起虚火上升,另外他年龄大了,一时头脑犯晕,才差点昏倒”

他刚说完,应主任就忍不住斥责了起来:“放屁!这位老人家之所以昏倒,明明就是冠心病突发的心绞痛症状,再不让他服药,你可是会害死他的。”

说到这,应主任嘱咐老者儿子赶紧喂药,并让一旁的几个护士准备介入治疗。

对于老者的病情,叶浩川可是一清二楚,当下也顾不得留什么脸面了,大声道:“到底谁会害死他?明明是你好不好?我敢担保,照你这种盲目的救治方法,这老人家恐怕救不过来。”

“什么?”应主任脸色有点难看了。

他可是冠心病方面的专家,这臭小子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面,诋毁自己,是可忍孰不可忍!

叶浩川直接无视他的脸色,退让了一步,道:“这样好了,给这老人家用心电仪检查一下,是不是冠心病发作,不就可以检查出来了?”

心电图是诊断冠心病的最简单且最常用的方法,应主任当然清楚,可这么一来,不就变相地让人质疑自己的诊断不准确了?

所以,他当然不会同意。

“用不着!”应主任大手一挥,“我是这方面的外科专家,还轮不到你小子来说三道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