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在路上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4:01 字数:2329 阅读进度:10/326

天亮时分,来到一座小镇,镇子不大,市面整洁,民风朴实。

江九妹一个年轻女子,和一个年轻的光头小和尚,共骑一头小毛驴,实在是前所未有的奇事,引来早市上民众的异样的眼光,更有眼尖的镇民,发现这个小和尚就是五十里外“清凉寺”的那个小和尚,更是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还以为是小和尚诱拐少女,携美私逃了。

江九妹也不顾众人异样的眼光,在镇上寻了家饭馆,和无花简单叫了些吃的。无花知道镇上的寻常民众阻拦不了江九妹,他为了不伤及无辜,也不叫喊,虽然能动弹了,也不敢逃走,怕江九妹迁怒之下,伤了别人。但他实在没有心情吃饭,只是勉强吃了一点,也就罢了。

江九妹也不强求无花,仍然对无花有说有笑,更让镇民以为两人是私逃的。

吃过饭后,江九妹在镇上为无花买了身男装,要无花换上,无花死活不肯,江九妹仍然不勉强,只是淡淡一笑,把男装放好,带在身边,携了无花,上了毛驴,继续赶路。

江九妹对无花,一路之上,笑容可掬,婉转讨欢,极尽狐媚之能事,无花虽然表面上无动于衷,心中的某些部分却酥软下来,渐渐把脸上的冷冰收起来,虽然还是不和江九妹说话,却和谐了很多。

两人骑坐在毛驴上,无花在前,江九妹在后,江九妹搂抱着无花的腰,害得无花好几次差点魂飞魄散,唯有不住的默念“阿弥陀佛”,来抵抗这种飞来的艳福,才没有丢盔弃甲。

两人的关系十分的奇妙暧味,一个玉女挑情,笑语欢颜,极尽挑逗之能;一个小僧入定,道貌岸然,好像波澜不惊。

两人表面上风光猗昵,其实不是那么回事,对无花来说,他受到了前所未的冲击和考验,一边是天堂,一边是地狱,他就夹在天堂和地狱中间痛苦而快乐着,备受煎熬。幸好江九妹没有更进一步的要求,这让他还安心一些,但在内心深处,又好像隐隐有些失落。

江九妹一路上说些红尘中奇闻轶事给无花听,无花倒是并不寂寞,听的滋滋有味。他师父很少和他讲外面的世界,只有在拗不过他的好奇请求下,才讲一些不痛不痒的故事,像江九妹说的这些,可从来没讲过。江九妹为了激发小和尚潜在的情yu,总是挑一些桃色新闻,不是这家的大家小姐和人私奔,就是那家的官家太太背夫偷人,讲的绘声绘色,活灵活现,听得无花心痒难忍,即惊且叹。

更让无花大开眼界的,还是一路行来,这美好河山的无限风光。

无花从小在寺院长大,足迹没离开过寺院五十里之外过,就是刚才路过的那个市镇,他一年中也只能在年关的时侯来一次,而且都是采购了东西就匆匆而回,这次远离寺院已经有一百里路了,而且还不知要走几百几千里,他虽然是被迫离寺的,但这时的心情却没有了悲愤压抑,反而感到心旷神怡,眼界大开,忽然有些感激江九妹,如果不是江九妹劫持了他,他还不知道什么时侯,才能见识外边的红尘十丈、如画江山!

一路行来,或是阳关大道,或是流水小桥,或是高山峻峰,或是羊肠小径,无不美不胜收,赏心悦目。无花虽不是诗人,也感到诗情大发,看的心潮起伏,时而豪兴逸风,时而缠绵轻叹。

江九妹虽然狐媚,却也很是乖巧,看到无花在观赏美景的时侯,就不在絮絮说话,而是让无花静静的观赏着,偶尔说上一句,为无花介绍一下那处美景的来历掌故。若是遇到穷乡僻壤,没有什么突出景观,她又不失时机的说些趣闻,逗引无花开心。

小毛驴行驶了三五百里路,傍晚时分,行到了一处小镇。

夕阳还没落山,小镇上宁静祥和,青石板铺成的街道上,行人往来,虽然说不上热闹,却也算不上冷清,看的出来,这个镇上的居民安居乐业,生活富足。

来到镇上之后,江九妹就从毛驴上跳下来,牵着小毛驴的缰绳,驼着无花,悠闲的踱着啐步,慢慢走着,来到临街的路边的一家商铺前。

无花见到这家商铺里面都是女人用的胭脂水粉,针线女红,以为江九妹是要卖些女性用品,也没有在意,没想到江九妹却牵毛驴,走了进去。无花大吃一惊,不知江九妹又要做些什么事出来。

这家商铺的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看到江九妹牵着毛驴进来,不但不生气,反而陪着笑脸走了过来,堆着谄媚的笑。

“九姑娘回来了,一路辛苦了。”

江九妹哼了一声,说:“老黄头,少废话,马车准备好了吗?”

老黄头点头哈腰的道:“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九姑娘回来了。”

“带路。”江九妹对老黄的态度,全不客气,和对待无花的笑容可掬大相径庭。

老黄头望了望仍然端坐在毛驴上的无花,猥琐的吡牙一笑:“九姑娘好眼力,又弄了个俊哥儿回来,嘿,还是个小和尚,佩服,佩……”

“佩你个死人头!”江九妹笑骂着,抬起腿来,轻轻的踹了老黄头的屁股上一脚,“姑奶奶的事,也是你来过问的吗?再废话,下次我让刘大姐把你这把老骨头吸干。”

老黄头被江九妹这一踢之下,不但不生气,反而骨软筋酥,堆着笑说道:“九姑娘,你这次回去,可是对小刘妹子说一声,俺老黄头有一个月没见她了,可想死俺了。”

“没出息的老东西!”江九妹笑骂道。

一边调笑着,老黄头把江九妹领到了后院里,后院子里已经套了一辆两马并驾的马车,车厢装饰的倒也普通,只是那两匹拉车的骏马神骏非凡,一看就知不是凡品。

江九妹伸手把无花从毛驴上抱下来,放在车厢里,转头对老头说:“好好喂养着我的小花,如果掉一斤肉,我就割你十斤肉赔。过两天,我会派人来,把小花带走。”

老黄头伸手抚摸着小毛驴,笑道:“小花姑娘也是越来越漂亮了。九姑娘放心吧,我会把小花当成自己的老婆一样爱惜的。”

江九妹不再搭理老黄头,跳上车厢,对着那两辆骏马,轻喝一声:“驾!”

说也奇怪,这辆无人驾驭的马车,竟像识路一般,行驶出后院的大门,先驱出小镇,向镇后的一座山头行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