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喜怒无常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4:14 字数:2061 阅读进度:28/326

女道姑看到无花正在呆呆的望着她,心中大怒,一双清亮美眸,如霜如刀,盯在无花脸上,一言不发,走到近前,忽然冷笑一声,抬起腿来,冲着无花脸上踢来,无花大惊,闪避不及,这一腿正中脸颊,登时青肿起来,疼痛钻心。

女道姑恼恨情郎变心,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全都迁怒在小和尚身上,反正这个小和尚是从丽人坊中抓来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这一脚虽然没有运上内功,却也是全力踢出,无花眼前一黑,差点痛晕过去。

无花的脸颊被踢,反而被震开了哑穴,又急又怒又气又恼,叫喊道:“你……你为什么踢我?”

女道姑嘴角一挑,轻蔑的说:“我高兴踢你就踢你,还需要理由吗?”

说罢,又是一腿踢向无花的脸颊。无花大急,嘴巴一张,只等女道姑这一脚踢来,他就咬住女道姑的脚尖。

女道姑冷冷一笑,快要踢到无花脸上时,脚尖忽然一挑,正中无花鼻子,无花惨叫一声,鼻血长流,疼得眼泪鼻涕一块流出,鼻梁又酸又麻,也不知断了没有。

“你……你个恶毒的女人……”无花大急之下,破口大骂,“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对我如此狠毒?”

女道姑冷冷的盯着无花,冷笑道:“本姑娘最看不得你这种佛门败类,身为佛门弟子,还和丽人坊的那些妖女勾勾搭搭,如果不是要拿你喂鱼,早就一掌杀了。”

无花从女道姑的行为中,知道她和沈威龙以前是一对情侣,冷笑道:“就算我和妖女勾勾搭搭吧,你身为三清道家弟子,为了男人争风吃醋,暴虐行施,就是对的了吗?”

女道姑脸色大变,眼神更加阴冷,踢起脚来,又要冲着无花踢来。无花虽然能说话了,但身子还不能行动如常,知道自己闪避不开,索性也不闪避,目光炯炯,毫不惧怕,盯着女道姑的眼睛。

女道姑看到无花这付表情,倒是愣了一愣,她想不到一个佛门败类还这样硬性,她本想再踢一腿,又怕自己盛怒之下,这一腿会要了小和尚的性命,还要麻烦再去找来个“喂鱼的”,所以这一腿阴忍不发,冷冷说道:“你懂什么,本姑娘是带发修行,虽然穿着道袍,但不算是三清弟子,完全可以出嫁婚娶,只要本姑娘高兴,这身道袍,随时可以脱去……”

说到这里,忽然又惹来她的伤心恨事,仰天一叹:“唉,只怕这身道袍,再也没有脱去的一天了,李玉丹呀,李玉丹,师父早就对你说过,这个世上,没有一个男人可以靠得住,你偏偏不信,还要一心一意想要嫁给沈威龙,现在可好,还不是应了师父的话?”

无花这才知道,这个女道姑,叫李玉丹,也不知道闺名,还是道号“玉丹”。他从下至上,仰望着李玉丹,忽然见到两滴晶莹的水珠滴落在他面前的草地上,他想不到这个心狠手毒的女道姑,竟然也会落泪。

他不禁怔怔的呆住了,心想:“难道情之一物,真有如此大的魔力吗?”

无花是清静无为的小和尚,被李玉丹劫持而来,又踢又打,本来对她一腔恨意,现在见到李玉丹为情伤心,并不是无情之人,所以就在心中原谅了李玉丹对他的种种不好,心肠一软,叹了口气。

李玉丹听到无花叹息,低头一看,却看到无花望着她的眼神,带着悲天悯人的怜悯之色,这一下,刺激了她的偏激之性,她本是个高傲的女子,如何需要别人的怜悯和同情?更何况,怜悯同情她的,还是一个花花和尚,是她的手下俘虏,是随时可以取去他性命的臭男人,被这样的臭和尚怜悯同情,这是对她最大的侮辱,比杀死她,更让她难堪,刚才的孤单凄凉,顿时化为无穷的怨毒,一双美丽的眼眸中,凶光闪动,盯在小和尚的脸上,脚尖凝劲,就想一腿踢爆小和尚的脑袋,大不了再去另外找个“喂鱼的”。

无花眼看李玉丹眼睛中泛起凶毒的光芒,心中大惧,知道这个美艳的女道姑起了杀机,自己命悬一线,他却不知道自己又何处得罪了这个女道姑,这个女道姑真是喜怒无常,看来她修行的道院,也不是三清静地。

无花看到李玉丹眼睛中闪烁着杀机,本想求饶,但转念一想,死则死矣,向别人低下气的求饶,就算活命,又有什么意思?只不过自己这一死,就要辜负师父的一片期望,自己的身世,成了永远无法解开的谜了。

无花心中暗叹一声,静静得闭上眼睛,等着李玉丹取他的性命。

李玉丹的脚尖已经凝足劲力,走近一步,提起脚来,正准备一脚踢去,取了小和尚的狗命

呜!呜!呜!

突然三声尖锐的啸声,急促的传来,第一声啸声初响时,还在三里之外,第三声啸声传来,已经到了近前。

李玉丹的柳眉一皱,暗想:“来人好深厚的内力,看来也是位高手!”

心念转动,又放下脚下,暂时不杀小和尚,看看来的是什么人。

这时,山脚的另一端,闪出两道人影,一道红影,一道绿影,红影在前,绿影在后,风驰电掣般掠来,看样子像是绿影在追赶红影,越追越近,突然,后面的那道绿影发出一道闪耀的光华,射向前面的红影,红影凌空跃起,在空中翻转了几下,落下地下,停止下来,绿影也及时停住,距离红影有三丈距离。

李玉丹早就看得清楚,这一红一绿,是两道人影,只因身法极快,所以只能看到红影绿影,现在两人停了下来,李玉丹才看清两人的相貌,一看之下,不禁暗中皱眉,心道:“怎么这个老魔头也出现了?难道他也是为了‘千年火鲤’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