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女道长捉妖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4:17 字数:2345 阅读进度:34/326

三人转入客厅,祝员外吩咐家丁看茶。

李玉丹道:“令千金确是被妖怪所迷惑。她自已却毫不知情。这妖怪道行不浅,可以迷惑人的神智,醒来时却毫无所知。不知贵镇之中,最近半个月来,可有外来人员在此居住?”

祝员外沉吟半晌,摇摇头道:“本镇居民大都姓祝,都是世居于此地,便是几个外姓人家,在此居住了也有几十年之久。居民也都是务农,没有人开办资产,不曾请外地人来帮工。至少客栈中有没有外人居住,我就不知道了。”

这时,家丁正好奉茶上来,正是方才在大门外对李玉丹无礼的那个家丁,叫祝旺。祝旺奉茶后正要退下,听了老爷的话,忽然站住了,想了想,说道:“老爷,隔壁的司二爷家中,半个月前,请了位教书先生,听说是外地人。”

李玉丹霍然站起,道:“这司二爷何许人也?”

祝员外道:“司二爷是本村人氏,曾在县城为官,后来告老还乡,就住在我家隔壁。司二爷有二子二女,两个女儿都已经出阁,只有两个儿子,还不曾长大。他请的教书先生,可能是教两个儿子读书的。”

李玉丹道:“你们可曾见过这位教书先生?”

祝员外道:“我未曾见过。他什么时侯来到的本村,我都不知。这半个月来,家中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哪还有心情理会这些闲事。”

家丁祝旺道:“小的倒是见过这位教书先生一次。那教书先生深居简出,我本来也见不到他的面,有一次主母要我到司家借点东西,正好在司府见到那个教书先生一面。那先生不过三十岁,穿一身白衣,面白无须,长得很漂亮的一个男人,只是笑起来,有点怪怪的。”

李玉丹冷笑一声,喃喃自语道:“就是他了!”对祝员外说道:“你为我们准备两间静室,我们暂时休息,今天晚上,我就为你斩妖除魔。”

祝员外大喜,说道:“家里房子多的是,这就为两位仙师准备上房。今天晚上,真的可以……”

李玉丹一翻白眼,冷冷说道:“你要不相信本道,本道马上走人。”说着,做势欲走。

祝员外连忙陪笑道:“小老儿如何敢不相信仙师,马上就会仙师准备上房。祝旺,快带两位仙师去中院静室。”

李玉丹望着祝员外,说道:“你要我为你除妖,就要答应我一件事。”

祝员外笑道:“别说一件,就是十件百件,小老儿也一定答应。”

李玉丹说道:“到了今天晚上,你让所有的家丁,全都在房间休息,不可以在院子中随意走动。本道施法的时侯,威力巨大,恐怕会误伤别人,更不喜欢有外人在场。”

祝员外脸有为难之色:“仙师一个人,会不会人单势薄……”

李玉丹断然道:“这个不能你费心。”

祝员外陪笑道:“好的,好的,一切全依仙师所言。请仙师去静房歇息,午餐和晚餐,小老儿派家丁按时送去。”

祝旺带领李玉丹和无花,向后院走去,穿过一条甬道,进入中院。

祝旺指着两个房间,说:“仙师和法师,就在这两个房间委屈一下吧。”

李玉丹说道:“你家小姐的绣楼,在哪里?”

祝旺指了指中院通向后院的一条甬道,说:“从这里进去,后院就是小姐的绣楼。仙师,你要捉妖,是不是要准备一条香案烟火之类的?”

李玉丹潇洒的一摆手,说道:“本仙师法力高强,用不到那些。到了晚上,不管听到任何声音,你们都不要出来查看,伤得误伤到你们,这点一定要切记。”

祝旺点头应是。

李玉丹说:“好了,没事了,你下去吧。”

祝旺退了下去。

李玉丹指了指一个房间,对无花说:“你这在这个房间休息,不要乱跑,也不要逃跑。”

李玉丹说完,走进另一个房间,正在关门,无花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疑问,说:“李道长,这里真的有狐妖在作怪吗?”

李玉丹冷笑一声,说道:“这个世上,哪里有什么狐妖?全都是人在作怪。”

无花说:“你怎么知道这户人家,有怪事发生哪?”

李玉丹冷冷的瞅了一眼无花,说:“你的好奇心还挺重的,好吧,今天本道心情好,你进房来,我讲给你听。”

无花还是第一次听到李玉丹这样和颜悦色的对他说话,竟然有受宠若惊的惶恐,连忙跟随李玉丹,走进房间。

房间里虽然简朴,却收拾得很干净,一桌一椅一床。

李玉丹盘膝在床上坐下,无花乖乖地坐在椅子上。

李玉丹外面是一袭杏黄道袍,内衫白衣,越发显得脸色雪白,光洁嫩滑,再加上她蛾眉修长,眼角微挑,更让她看来有一种庄严而神圣不可侵犯的美丽,眉梢眼角稳稳有几丝忧愁,越发增添了她的风韵。

李玉丹盘膝而坐,双眼微闭,轻启朱唇,说道:“我走到这家门口的时侯,发现这家门口挂着一只风铃,就知道这户人家,有事发生……”

无花说道:“很多人家都挂有风铃,你怎么知道这家”

李玉丹双眼忽然睁开,两道如霜如剑的目光,森冷的盯在无花的脸上,冷冷说道:“你的废话真多,听我说下去就是了。”

无花讨了个没趣,讪讪一笑,闭上嘴巴,不敢再多说话了。

李玉丹说道:“这家门口挂的风铃,和别人家的风铃有所不同,而是江湖上一个著名的采花贼,做记号的风铃。这个采花贼是‘江湖淫贼榜’排行第三的‘风铃浪子’特有的标记,他每看中一个女人,就在那家门前挂上一只风铃,用来警告别的采花贼:这是他的地盘,他占了,别人不能染指。所以我一看到那个风铃,就知道风铃浪在这里做案了。”

无花张了张嘴,想问什么,却不敢开口。

李玉丹虽然闭着嘴巴,却好像可以看到无花的表情,说:“你是不是想问我怎么会认识风铃?”

无花连连点头:“是,是,是。”

李玉丹忽然冷笑一声,说道:“一个月前,我初入江湖,差点着了这厮的道儿,被他占了便宜。上次算他命大,被他跑了,这次,哼,哼……”

这哼哼两声中,包含了无限的杀机和怨毒,让无花暗中打了个寒战。

李玉丹接着说道:“风铃浪子长得不错,喜欢穿白衣,三十多岁,爱装斯文人,经常装扮成教书先生,潜入大户人家,迷 奸少女,我一听家丁说那个司府的教书先生,就知道是他了。所以”

李玉丹说到这里,双眼蓦地睁开,射出两道满含杀机的目光,冷冷道:“今天晚上,就是风铃浪子的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