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浪子迷情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4:17 字数:2151 阅读进度:35/326

到了这天晚上,李玉丹盘膝坐在床上,静静打坐,她的耳朵可以清晰听到方圆二十丈之内的动静,灵台一片空明清澈。她可以听到隔壁房间无花匀均的鼾声,可以听到远处房间那些家丁的鼾声,甚至可以听到有的家丁和丫环偷偷幽会的声音,虽然低微,但男女调笑的欢声荡语,还是清晰入耳,引起她心中微微的涟漪,这涟漪当然是一闪而过。

听到镇上街道,远远传来三更的更鼓声,李玉丹霍然站起身子,飘然跳下床来,紧紧了背上的拂尘,反手从裤腿下抽一把精光闪闪的短剑,藏在袖中,在黑暗中悄悄打开房门,闪了出来。

一月如勾,斜挂西天,繁星闪烁,遍撒星空。

李玉丹速步来到后院,望见祝小姐的绣楼上还亮着灯光,她身形一闪,隐藏在花园中的假山之后,闪动着清亮双眼,警惕的望着院子中的动静。

她可以听出来绣楼上有三个女人的鼾声,可以听到花丛中虫子的低鸣,甚至可以听到池塘中游鱼戏水的声音。

李玉丹刚刚闪出假山后面不久,忽然一道白光,映入了她的眼帘。那道白光快速之极,眨眼之间,就飞到绣楼旁边。

李玉丹知道风铃浪子出现了,无声的冷冷一笑,屏住呼吸。她知道这个风铃浪子身手很厉害,如果现在现身,就会被他逃跑,不如让风铃浪子进了绣楼,和祝小姐做完好事,趁他身体劳累之后再动手,那就万无一失了。反正祝小姐已经被风铃浪子睡过了,再多睡一次,也无所谓,她李玉丹本来就不是什么侠女,要不是风铃浪子差点把她睡了,她才懒得管这闲事哪。

李玉丹管这闲事的目的,有两个,一是要杀风铃浪子,为自己报仇,二来是借祝员外的家里,暂时落脚。离清风镇二十里外的烟霞峰烟霞洞,那条千年火鲤,二十年现身一次,每次现身,只在十月十五子午夜时分,今晚是十四,所以她才在祝员外家中暂时歇脚。

那道闪来的人影,果然是“江湖淫贼榜”排名第三的风铃浪子。

风铃浪子本来就是一个浪子,性喜采花,迷惑少女,但他有一个好处,就是不杀人,不像别的采花贼,奸完再杀,他是奸而不杀,而且他喜欢用自己配制的迷药来迷醉少女,让少女把自己潜在的欲望发挥出来,他更能体会那种少女放荡时侯的ji情。他做案手法,有几点特殊之处,一是在事发地点挂上一只风铃,不让别人插手此事,二是奸而不杀,只要他爽了,少女都能活下来,三是只选漂亮的少女,选中之后,就是连奸半个月,然后走人。今天,正好是他选中祝小姐的最后一天,玩完之后,他就拍拍屁股走人。

风铃浪子不知道危险在向他悄悄逼近,不知道在黑暗中有一双怨毒的眼睛在盯着他,他满脑子想的是司小姐火热的身子,雪白的肌肤,还有那销魂蚀骨的呻吟,以及在动情时缠绵的肢体,他的大脑就感到阵阵兴奋。说真的,他还真不舍得离开司小姐,准备多玩几天,但还有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他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今天是他和司小姐的最后一天,他一定要玩个尽兴而归。

风铃浪子落在司小姐的绣楼上,看到里面还亮着灯光,暗笑一声,一个“珍珠卷帘”,倒挂金钩,双脚倒吊在房檐上,头下脚上,伸手从腰间取出一支竹筒,捅破窗纸,送了进去,轻轻一吹……一缕轻烟无声无息的吹进房间,送进司小姐和两个丫环的鼻孔之中。

风铃浪子轻轻跳下地上,没发出半点声息。以他这样的轻功,来无影去无踪,也难怪那些镇民会当成狐仙了。

风铃浪子等了半刻,就伸手去推房门,感到里面被闩住了。他轻轻一笑,掌力微吐,门闩应手而开,发出轻轻的响声。他闪身进去,又回手把房门关上,悄无声息。

这一切,绣楼外面的院中假山后,李玉丹全都看在眼中,冷冷一笑,悄悄的闪出假山,迅速的来到绣楼下,屏住呼吸,慢慢的从楼梯上向二楼司小姐的房间走去。她不敢用轻功飞上去,怕衣袂带起风声,惊动了风铃浪子,她只能慢慢的从楼梯上去,她相信自己的脚步,不会惊到里面的人。

风铃浪子进了房间,见到外面房间有两张小床,每张小床上都睡着一个丫环,灯光映照之下,两个丫环也薄有姿色,撩人暇思。但风铃浪子对这些普通货色看不上眼,他看中的都是上品,就像司小姐那样,又白又嫩又水又带劲的。

两个丫环中了风铃浪子的迷香,睡的正沉,根本不知道有人进室,就算她们没中迷香,也不会听到风铃浪子的脚步声。

风铃浪子进到内室,轻轻推开司小姐的卧室门,只见司小姐睡得正沉,她也嗅到了迷香。

风铃浪子轻轻走到司小姐的床前,司小姐露出满头秀发一张玉脸,呼吸均匀,长长的眼睫毛仿佛在轻轻颤抖,红润的小嘴唇一下子就点燃了风铃浪子的欲望之火。

他悄悄的揭开司小姐身上的棉被,露出晶莹的肌肤,在灯光下耀眼生花,诱人异常,修长优雅的脖子,挺拔的双峰被一件粉红色的小肚兜包裹,随着呼吸一颤一颤,像一对可爱的小玉兔,小肚兜一直到双腿之间,掩蔽着少女最神秘的所在,一双修长毕直的玉腿,半闭半合,让人喷血……

风铃浪子已经不止一次在司小姐身子发泄欲望了,这次看到,还是感到冲动的很,他强忍着小腹下升腾起来的火焰,又从怀中掏出一只小瓷瓶,放在司小姐鼻孔下方,拔开小瓷瓶的盖子,一缕甜香飘入司小姐的鼻孔之中,溶入她的血液,沸腾了她沉睡的欲望。

刚才风铃浪子放的只不过是迷香,让人昏睡的,这一瓶才是催发欲望的和欢散,一缕入鼻,就会迷失本性,发出最原始的欲望,而且在清醒之后,记不起来发生过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