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同床而眠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4:28 字数:2191 阅读进度:59/326

刘夫人忽然想到一件事,又问:“嫣然,等一下。”

刘嫣然站住脚步,扭回头来。

刘夫人说:“你表哥明天就从省城来了,你明天不要乱跑了,好好陪陪你表哥。”

刘嫣然没好气的说:“他为什么要来?”

刘夫人笑道:“这不是到了秋天吗,人家在省城呆腻了,想来咱们这乡下地方打猎,秋高气爽,你就陪着你表哥去野外打猎吧。”

刘嫣然气的哼了一声,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她又想起一件事来,停下身子,转过头来,说道:“娘,我问一件事儿。”

刘夫人已经走到院门口,闻言停下,说:“什么事?”

刘嫣然想了想,说:“如果一个人被灌了哑药,要用什么药材才能治好?”

刘夫人说:“你小小的脑子,整天在想什么?问这些东西干嘛?”

刘嫣然撒娇的跺跺脚,小蛮腰一扭,说:“不要问这么多,娘,你说不说?”

刘夫人笑道:“拧不过你个傻丫头,我对你说吧……”随即说了几样药材的名子,又说了用法。

刘嫣然默记在心,笑道:“没事了,我去吃饭了。”

刘夫人笑骂道:“傻丫头,别整天疯疯颠颠的,要有个女孩子的样子。”

刘嫣然冲着刘夫人一做鬼脸,进入饭厅。早有丫环为小姐准备好饭菜。

刘嫣然吃过午餐之后,又回到绣楼,走进自己的房间,见无花“小姐”还是怔怔然的坐着,不由一叹,走到无花面前,伸手抚摸着无花的假发,轻声说:“姑娘,你被我爹爹害成这样子,我一定会帮你的。”

无花茫然的望着刘嫣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刘嫣然看到无花这样,也不再来和他说话,从抽屉中取出一些碎银子,装入怀中,走了出来。

刘嫣然到镇上的药材铺中,按母亲所说的药方,去抓药材。药铺的伙计听了药材的名称,说:“刘小姐,你说的这些药材,我们店里,有两味没有。”

刘嫣然皱了皱眉头,说:“为什么没有?”

店伙计心中想道:“他妈的,老板没进这两味,当然没有,你问我,我问谁?”但脸上还是笑容可掬的说:“这两味药材太偏了,很少用到,所以家主没进货。如果小姐真的要用,三十里外的清风镇上的药材铺中,可能会有这两味。”

刘嫣然说:“你怎么知道清风镇药材铺中会有?”

店伙计说:“上次小的和清风镇药铺的伙计,正好一块去省城进货,正好看到他的货品上,有这两味药材。那是两个月前的事了,现在还有没有,小的可不敢保证了。”

刘嫣然皱下了眉头,说:“好吧,你先把你这里有的,给我抓了。”

店伙计抓了药方,刘嫣然接过来,付了银子,又回到庄院。

她想了想,缺了两味药材,药方一定不管用,就把现有药材放回绣楼,从马廓中悄悄牵了匹马,一路奔驰,来到三十里外的清风镇,找到药铺。还正巧了,清风镇的药铺中,正好有这两味药材。

刘嫣然兴高采烈,抓了药村,快马加鞭,又回到庄院。

进了院子,刘嫣然把马匹栓到马廓,悄悄回到绣楼上,找到丫环小燕。

小燕正在午睡。她是小姐的贴身丫环,并不像别的丫环一样操劳,所以有空闲睡午觉。小燕被小姐从梦中拉起来,满脸不高兴,嘟着小嘴:“小姐,又有啥事?”

刘嫣然自以为自己做了一件大好事,心情高兴,也就不记较小燕的态度,神秘一笑,说:“我交给你一个艰巨的任务,你一定要帮我完成。”

小燕大惊,她知道小姐一说有“艰巨的任务”要交她,肯定没好事,被夫人看到,挨骂的又不是小姐,而是自己。

“你又有什么鬼主意?”

刘嫣然嘿嘿笑着,拿出那包药材,说:“你去厨房,把这包药材用药罐子熬了,熬上一个时辰,把药汁取来。”

小燕说:“干什么用?”

刘嫣然笑道:“山人自有妙用。”

小燕不情不愿的站起来,说:“夫人看到了,问起来,我怎么说?”

刘嫣然说:“你就说是我让你熬的,帮着刘伯熬的止咳药。”

小燕洗了洗脸,清醒了几分头脑,拿着药材,左看右看,又瞅着小姐,笑道:“小姐,你这药,不会是堕胎药吧?是不是你有了……”

刘嫣然脸色通红,骂道:“你个小浪蹄子,乱说八道,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小燕格格一笑,转身溜出房间,一路笑着,向厨房熬药去了。

刘嫣然也不真追,只是笑骂道:“这丫头,越来越疯了。”

她回到自己的卧室,看到无花还在发愣,叹了口气,把无花从椅子上扶起来,扶到自己的床上,说:“姑娘,你先睡一会吧,等一会熬好药,我就给你喝下去,等你会说话了,说出你家在哪里,我就送你回家。”

刘嫣然的床铺很大,她把无花的鞋子脱了,把无花放在床铺的里面。看到无花的脚板时,暗吃一惊:“这姑娘的脚板好大,怎么也没缠脚?嗯,一定是苦人家的孩子,家里要她做农活,才没给她缠脚。唉,一个姑娘家,不缠脚,以后怎么找个好婆家?”

她感到无花更可怜了,本想穿下无花的衣服,让他在自己床上睡的更舒服一点,又一想,虽然两人都是女孩子,但毕竟不认识,不方便赤诚相对,所以她只脱了无花的鞋子,没为无花脱衣服,就让无花睡在床里面,她睡在床外面。

刘嫣然奔驰清风镇,来回六七十里路,也感到疲倦了,身子一沾床,就睡了过去。

刘嫣然和无花同盖一张绵被,并肩而睡。刘嫣然睡的很香,无花脑子昏沉,也慢慢睡了过去。这种场面,看似香艳,实际上两人都睡的很沉很香,无花是痴痴呆呆,刘小姐是懵懂无和。

这一对男女,竟然没发生任何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