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 两个禽兽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4:31 字数:3611 阅读进度:67/326

一峰如笔,直插云霄。

山峰之下,就是广阔的草地,绿草成荫,间杂五彩缤纷的鲜花,虽然是秋天,但处处扬溢着花香。

蓝蓝天空的下面,飘散着几朵白云,白云下面,一行大雁排成一条直线,由北向南飞去。

“嗖”的一声,一枝羽箭劲速射了上去,正中一只大雁的身子,那只大雁陡然发出一声高亢的哀鸣,身子剧烈颤抖了一下,直直从空中落了下来,翻了个身,落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一匹白色健马长嘶而来,马上骑士马不停蹄,在马背上俯下身来,探手抓起地上被射死的大雁,随即一勒马缰,健马长嘶一声,前蹄扬起,人立起来。

马上骑士一手拿着一把铁胎长弓,一手拿起被他射死的雁,放在眼前,看着手中的胜利果实,仰天长笑,笑声清越,声震长空。

这名骑士,当然就是陆剑鸣。

“表哥,好箭法!”随着一声娇嫩清脆的声音,一辆双马带动的马车,奔驰而来,马车之上,黑发如云,坐着一位年约一十八岁的美貌小姐。她就是刘嫣然。

马车驰到近前,在陆剑鸣的面前停了下来。

刘嫣然因为健马奔驰的太急,她又纵马狂奔,所以停下之后,脸颊绯红,如同熟透的苹果,樱桃一般的小嘴微微张开,气喘甚急,看来娇媚可爱。

陆剑鸣在表妹面前卖弄手段,听到表妹夸奖,心中得意,又笑了起来。

刘嫣然的心中却一直挂念着车厢中的无花。这倒不是说她喜欢上了无花,而是因为她感到无花是被爹爹害成这样,她是在替爹爹赎罪,对无花有愧疚心理,所以才想快点救治好无花,把无花放走,免得自己一直和一个男人纠缠下去。

刘嫣然向表哥一笑,招了招手,说:“表哥,你过来一下。”

陆剑鸣被表妹玉手一招,魂都勾过来了,笑嘻嘻的策马过来,笑道:“什么事,表妹?”

刘嫣然眼波流转,巧笑嫣然,说道:“表哥,我让你帮我一个忙,不知道你肯不肯?”

陆剑鸣一拍胸膛,大义凛然的说:“表妹这是什么话?你的事就是表哥的事,但有吩咐,万死不辞。”

刘嫣然笑道:“我就知道表哥对我最好,一定会帮忙的。不过,我还有一事,那就是,你帮我忙的事,千万不要再向任何人提起,更不能对我爹娘说起。”

陆剑鸣愣了愣,不知道表妹要搞什么鬼,但还是很仗义的说:“好,这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到底是什么事?”

刘嫣然说:“我有一个朋友,也不知中了什么邪,变得痴痴呆呆,你能帮我治治吗?”

陆剑鸣皱了皱眉头,说:“表哥不是大夫,虽然略通一些跌打损伤,不一定能治得好。不过,表妹说了,我一定会尽力而为。你的朋友在哪里?”刘嫣然一撩车厢的帘子,笑道:“这就是我朋友。”

陆剑鸣一看到车厢中端坐着一位“美貌”小姐,心说:“好漂亮的小妞!”

陆剑鸣仔细一看,这小妞果然和刘嫣然说的一样,虽然唇红齿白相貌俊俏,但表情痴呆,目光迷茫。

刘嫣然说:“她不会说话,不能自主,我开始以为她被灌了哑药,我就给她喝了解药,还是不管用。你说,她这是怎么了?”

陆剑鸣说:“不好说,我先看看……”跳上马车,伸手去看了看无花的眼瞳,又摸了摸无花的脉搏,皱了皱眉头,说:“你这位朋友,好像是中了一种江湖上下三流的迷药,又称为拍花大法。你看她,只有眼神痴呆,但可以自己行动,而且脉搏也没有问题,正好和江湖上传言的拍花大法的症状一样。”

刘嫣然这才恍然大悟,说:“怪不得我治不好。还是表哥厉害,一下子就识破了。这拍花大法,能解吗?”

陆剑鸣脸色微红,摇摇头说:“这种拍花大法,是下三流的迷药,我一向不屑,所以,一时之间,还真解不了,不过,如果能带到省城去,你姑夫一定可以解。要不要把你朋友送到我家去,你顺便也去我家玩玩。表妹,你可有好久没到我家去了。”

刘嫣然皱了皱柳眉,救治无花是可以,但一直和无花这样的假女人在一起,迟早出事,而且真的到了省城姑妈家里,肯定会被瞧出破绽,到那时侯,自己的脸面何存?还不如现在就把无花扔下,一了百了,自己也尽心尽力了。不过,能把这人扔到哪里去哪?他痴痴呆呆,不行自主,万一被人杀了,我的良心如何能过的去?

就在刘嫣然患得患失的时侯,旁边的一片小树林中,忽然传来嘎嘎一阵怪笑:“刘长富和陆一夫生了一对好儿女!”

陆剑鸣和刘嫣然大吃一惊,齐道:“什么人?”

随着一阵刺人耳膜的怪笑,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健壮中年人走了出来。这个人头顶光秃,脸上有三道深深的刀疤,扭曲了他的脸孔五官,看起来狰狞可怖,他的目光凶恶残暴,狞笑着走出来,背后垂下来一把血红色的刀缨。

陆剑鸣一看到这个人怪异的装饰和凶恶的相貌,脑海中忽然想到一个凶人,不由大惊,说道:“来者可是‘血魔’前辈?”

那中年人怪笑道:“老子正是血魔,算你小子有眼光。”

陆剑鸣陪笑道:“血魔前辈一向在西域出没侠踪,今天怎么在中原出现?”

“侠踪?”血魔一阵声震长天的嘎嘎怪笑,“老子出没的地方,一向是血流成河,寸草不留,怎么叫侠踪?魔踪还差不多。”

陆剑鸣脸上像被打了一巴掌,很是难看,但他知道血魔不但功法高深,而且凶恶残忍,不是他能得罪起的魔道人物,只好强笑道:“前辈真会开玩笑。”

“开玩笑?”血魔一瞪眼,骂道:“开你娘拉个皮的玩笑。老子一向都是大魔头,你说老子是侠踪,就是不给老子面子。你当老子像你老爹和你舅舅那一对禽兽一样,喜欢以侠客自居吗?”

陆侠鸣脸上难看之至,张了两下嘴巴,不敢还嘴。

刘嫣然却凛然不惧,她不知道血魔的大名的手段,一听骂到她爹爹和姑夫头上,勃然大怒,娇喝道:“秃驴,住口!你是什么东西,竟敢辱骂我爹爹?”

“我是什么东西?”血魔冷冷一哼,两道冰冷残暴的目光,盯在刘嫣然脸上,一指自己脸上的刀疤,森然说道:“二十年前,老子只不过是一个小人物,是一个只知道种田的农夫。那一年,老子刚刚娶了媳妇……你别看老子现在脸上有刀疤,那时侯可是很帅的一个小伙子,老子娶的媳妇,也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是村里刘裁缝的女儿。老子和媳妇,恩恩爱爱的过日子,有一天……”

说到这里,血魔的脸上,更冰冷了,目光中说出不出来的恶毒,缓慢的说道:“有一天,老子夜里去邻村朋友家喝酒,回家的时侯,已经是半夜了。老子回到家里,还没进门,就听到俺媳妇凄惨的大叫,还有两个男人的狂笑。老子一听,血都冲到脑子上了,知道是有人在糟蹋俺媳妇。老子大叫一声,从院子中抄起一把铁叉,一脚踹开屋门,就冲了进去,看到两个脸上戴着面具的男人,一个在旁边提着裤子,一个正压在俺媳妇身上……老子快疯了,大叫着就冲上去,那个提着裤子的男人,一脚就踢在老子的肚子上,老子脑子一黑,就飞了出去,撞在墙壁上,昏死过去……等老子醒过来,两个男人跑了,俺媳妇光着身子躺在床上……没气了……”

这个血魔虽然一口一个老子,显得粗鲁无文,但可以从他的述说中,听出他对媳妇深深的爱意,和对两个强轮了他媳妇的两个男人的强烈的恨意,这种爱和恨,强烈的可以感染到每一个人。

刘嫣然忘记了对这个血魔的恨意,忽然感到这个男人很可怜,她在心中暗骂那两个禽兽男人。

陆剑鸣却在心中七上八下,隐隐感到了什么,目光闪烁不定。

血魔看到陆剑鸣目光闪烁,他又冷笑一声,接下来说道:“老子的媳妇没了,呆在那个家还有什么意思?于是老子就疯子一样的跑出去了,见人就疯子一样的问别人:谁杀俺媳妇?人人都当老子是疯子一样,直到有一天,老子遇到了一个西藏的和尚,把老子带到大雪山,教老子武功。老子只不过是一个农夫,二十多岁才开始练武,你知道老子受的什么罪吗?那真不是人能受的!老子一心要找杀俺媳妇的仇人,什么苦都受的住。老子练了十八年,终于成功了,在西域一带先打了名堂,又回来中原,到处找杀俺媳妇的凶手,终于让老子找到了那个禽兽”

说到这里,血魔森冷的目光,盯在刘嫣然的脸上,冷冷问道:“小丫头,你知道老子找到那个禽兽,会怎么样吗?”

刘嫣然被血魔的目光盯的心中打了个寒战,颤抖了一下,说:“当然是杀掉他俩个。”

血魔冷冷一笑,眼睛中露出残忍疯狂之意,说道:“只杀掉他们,太便宜了这两个禽兽。这两个禽兽轮干了俺媳妇,活活把俺媳妇折腾死。老子找到这两个禽兽,不知要杀掉他们,在杀死他们之前,还要把他们的妻子,在他们面前,干死他们的妻子和女儿,让他们尝尝老子当年尝到的滋味,然后,再杀掉他们。记住,老子一定会在他们面前,干他们的妻女!”

血魔的声音表情和目光中,透露出来的强烈的恶毒和怨恨,让刘嫣然打了个寒战,吃吃的说道:“你,你也太残忍了,只杀掉他们两人就行了,何必还要杀掉他们的妻女哪?”

血魔盯着刘嫣然的眼睛,邪恶的说道:“你知道这两个禽兽,是谁吗?”

刘嫣然望到血魔眼中的不怀好意的恶毒,强打精神,问道:“是谁?”

“这两个禽兽,就是你的好父亲和好姑夫:刘长夫,陆一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