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小灵山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5:03 字数:2190 阅读进度:106/326

无花和刘嫣然分开之后,就沿着大道向前走,在灵山镇上转了几圈,发现镇上倒是并没有多少好房子,好房子大都在郊区,有的依山傍水,有的红砖绿瓦,各尽妍态,点缀在水山之间,在阳光下看来,实在漂亮的很。

从镇上到小灵山有一道大路,沿关这条大道,路两边都是大富人家的别墅。

无花一路行来,不禁被小灵山的风光所迷,几乎忘了寻找陆一夫之事。他边走边看,不知不觉,来到了小灵山的山下。

小灵山乃是风景名区,风景秀丽,天下闻名,此时虽然是深秋,但仍然有不少人在游山玩水,所以上山的道路上,有步行的士子,也有马车拉驾的富人,更有一些大家小姐从车厢中向外观看。

无花混在人丛中,沿着上山的路,一路观赏风光,也向山上攀登。他想,反正还有好几天的时间来寻找陆一夫,也不急在一时,说不定可以在上山的道路上,无意中遇到一些蛛丝马丝。

小灵山的山体并不高,上山的道路被开辟成宽宽的道路,可容马辆马车并驾齐驱,如果有两辆马车一上一下,也可以相错而过。由于道路宽敞,坡度极低,所以还是有一些马车向上行驶,大不了在回来的时侯,小心一些也就是了。

无花正在慢慢走着,这时,在他后面有两个游客,慢慢追赶上来,倒不是为心要追无花,而是无花走的慢,那两个人走的快,眼看就要超越过无花。

两人看到无花打扮成算命先生,也没有在意,所以还在谈笑着。

一个人笑着说:“老三,说起来,在烟霞峰那件事,倒也真是奇了怪了,千年火鲤明明出现了,却没有人知道内丹到何处去了。”

另一个人说:“十有分九,是被人悄悄吃掉了,吃掉的的武功低微,现在不敢声张,说不定过个三年五年,就会出现江湖,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

“此人若是侠义中人,还可以行侠仗义,如果是邪恶之徒,只怕又要在江湖上为非作歹了。”

“哈哈,老哥,咱们管他是侠义之辈还是无耻之徒,只要不招惹咱们,咱们明哲保身也就是了。”

“老三,此言差矣,如果魔教再犯中原,咱们怎么能袖手旁观?”

两人一边说笑,一边就要追赶上无花,已经来到无花的身后。

无花听到“千年火鲤”心中一动,心想:“我吃掉的那东西莫非就是千年火鲤的内丹,真的像这两人说的那样神奇吗?也许真有可能,我小腹下面不是就有一股热量,可以把血魔那样的人震落悬崖吗?只可惜我空有真气,却不会使用,如果有人能教导我,那就好了。”

就在这时侯,有一辆马车从后面迅快行驶而来,惹得路人纷纷让道。

那辆马车很是嚣张,不但快马加鞭,而且把马鞭扬的很高,好几次都差点打到路旁的行人。就在马车越过无花的时侯,那赶马的车夫,一扬马鞭,马鞭就向无花头上飞了过来。

无花正在想着心事,没留言到后面的马车,在行走的时侯,不知不觉向路中间走了一些,所以马鞭扬起,眼看就要击打在无花的脑袋上。

无花听到耳边的风声,心中一惊,本能的向旁一躲,躲开了马鞭,那马鞭的鞭头,越过无花的耳梢,呼的一声,扫向无花身后的那个两人其中之一。

这个人大怒,一伸手,快如闪电般握住马鞭,用力一拉,怒喝道:“无礼奴才,没长眼睛吗!”

这个人力大无穷,用力一拉之下,那个马车夫力量不及,被一股大力从奔驰的马车上抛了下来,狠狠地摔在地上,吡牙咧嘴的站起来,破口大骂:“你他妈的瞎了狗眼,孙府的马车你也敢惹?”一边说着,一边捋起袖手,就要扭打这个人。

这个人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物,号称“铁拳流星”马三,马三冷冷一笑,道:“孙府是什么东西?老子不认识。先教训你一下你这个奴才再说。”忽然飞起一脚,踢在马车夫的小肚子上,踢飞一丈多远,重重的蹲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

此时那辆马车没有了马车夫,却忽然稳稳的停了下来,好像有一只大手忽然用力拉住一般,随即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何方鼠辈,敢来招惹孙府。”

随着声音,一个身穿黑衣的彪形大汉,从马车上缓缓跳了下来,步伐沉稳的走了过来,一双冷厉的眼光,盯在马三的脸上,说道:“你是何人?”

马三看到来人太阳穴高高突起,一双手骨节粗大,忽然想到一个人,脸色一变,说道:“阁下可是摔碑手韩坤?”

黑衣大汉冷冷一哼,道:“算你眼睛没瞎,看在你认出韩某的份上,只要自己砍断自己的一只手,韩某就放你一条生路。”

马三脸色惨变,怒道:“韩坤,我马三敬你是前辈,你不要仗着官府的权力,在马某前面威风。”

韩坤冷冷一笑,道:“韩某虽然在御史孙大人帐下效力,但对江湖上的朋友,从来不曾仰仗孙大人。你叫马三,一定就是号称铁拳流星的马三了,你叫铁拳流星,韩某叫摔碑手,咱们都是拳头上的功夫,那就比划一下吧。只要你能接得住韩某三掌,韩某就放你走。如果接不住韩某三拳,休怪韩某手辣。”

此时,上山的,下山的,全都远远围观着,其中当然也有江湖上的朋友。马三自知不是对手,但在众目睽睽之下,要他认输,还要自断一掌,那叫杀了他更难受,所以他宁折不屈,一咬钢牙,喝道:“姓韩的,你欺人太甚,马某今天就接你三掌。”

无花也站住脚步,看着热闹,他倒不是存着幸灾乐祸之心,而是没有办法劝解,只能在旁边观看。他现在也听出来一点了,那个韩坤原来是个江湖上有名的人物,现在在做官府的保镖,从马三的表情可以看出来,马三是害怕这个韩坤的。

只见韩坤冷冷一哂,轻蔑的望着马三,踏上一步,向马三逼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