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换个地方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5:20 字数:2331 阅读进度:126/326

李朋哈哈一笑,说:“行呀,只要你有这个本领,不管你去找谁,今天我要先尝了鲜,再轮到别人。”

侍琴毕竟是没经过人事的女孩子,听到李朋的言语挑逗粗俗,既然感到反感,又感到刺激,脸色微红,说:“你要尝先,也可以,但不能粗鲁了。听说,第一次都是很疼的。”

李朋说:“第一次是疼了,但你放心,我有经验,不会让你太疼的,我会很温柔的。第一次疼过了,以后就会尝到甜头了。来吧,别光说话了。”

一边说着,一边搂住侍琴的肩膀,向靠墙处的一张床上走去。这张床是仆人不用的旧床,早就在这房间堆放着了,李朋是就地取村,活学活用,他把床铺上的尘土匆匆清扫了一下,又在上面铺了一条旧毯子。

李朋搂着侍琴肩膀的手掌,从她的背上慢慢向下滑,滑到了丰满的臀部上,轻轻的揉捻着。侍琴被李朋这样撩挑,又是酸软,又是舒服,还真很不舍得这种滋味。李朋长的很不错,虽然年龄大了点,但看起来孔武有力,比年轻人还要健壮,而且挑弄的手法还真不错,让她很舒服。

侍琴现在已经是花开的时侯了,正是对男女之事想入非非的时侯,李朋在李府是很有威严的男人,又长的不错,算是整个李府侍琴唯一还能看上眼的男人了,所以有时侯李朋用眼神勾引她时,她也感到心神荡漾,微微情动,不过,李朋年龄大了些,又和两个主母有关系,所以侍琴还是嫌弃李朋的,一直躲着他,不和他正面交锋。但此时在李朋近距离的挑逗之下,侍琴又动摇了。

昏暗的房间,一个健壮的中年男人,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一个是调情老手,一个是春心荡漾对性充满幻想的少女,这种诱惑,对侍琴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侍琴今天没有遇到无花,在这种情况下,她可能真的会失身于李朋,尝尝男女间是什么销魂的滋味。但是她今天遇到了无花,无花长的相貌清俊,举止温文,李朋和无花一比,就是个粗俗的老头了,她当然不会再对李朋有意思了。

侍琴故意皱着眉头,望了望那张旧床,说:“就在这里吗?这上面又旧又脏。”

李朋的魔爪在侍琴的臀上游走,专挑温暖的地方钻,邪笑道:“这只不过是权宜之地,你就将就一下吧,下次再找个好地方,弄个舒舒服服的。”

侍琴说:“你也知道我是第一次,我想留个美好的印像,可不想把第一次交待在这张烂床上。”

李朋知道,没吃到嘴里的东西,不是自己的,那里肯放侍琴走,一把搂住侍琴,按在床上,笑道:“我的小姑奶奶,你就别这么多事了,一会儿弄起来,你就不会顾这是什么床了,你就闭上眼睛享受吧。”一双大掌,一个双龙探海,按压在侍琴的胸上,粗暴的揉了两下,就开始解侍琴的上衣。

侍琴强压着被李朋挑起来的欲望,在脑子中迅速的思索着,忽然“呀”的一声尖叫,吓得李朋连忙放开正在解脱侍琴衣服的手,就去捂她的嘴巴。

侍琴叫了一声之后,却一下子坐了起来,依偎在李朋的怀里,哆嗦着说:“有老鼠,有老鼠,好大一只。”

李朋以为侍琴真看到老鼠了,又好气又好笑,说:“一只老鼠有什么可怕的,有我在这里,你什么都不要怕。”

侍琴依偎在李朋的怀里不动,让李朋没办法解她的衣服,还撒娇的捶了李朋两拳,说:“你不知道女孩子都怕老鼠的吗?朋哥,咱们换个地方吧,这里又黑又暗,还有老鼠,人家怕呀。”

李朋知道只要一离开这个屋子,侍琴就不会听他的话了,他总不能追着侍琴满街跑,怎么说,侍琴也是二小姐的丫环,只要跑到二小姐那里去,他就没招了。李月打定主意,总得先把侍琴弄了,占了身子,再说别的。

李朋被侍琴搂着脖子一撒娇,还真是怪舒服的,倒也不忍心马上把侍琴推开,只好拍着侍琴的背心,说:“别怕,别怕,有哥在。侍琴呀,咱们还是快点办事吧,办完了事,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侍琴说:“还是换个地方吧,朋哥,我真的好怕。”

李朋说:“现在我的火都上来了,这个时侯不能再停了,不信,你摸摸看。”捉住侍琴的小手,笑着引导她的手,向自己的下面摸去。

侍琴脸色通红,任李朋握着她的手,摸到了一根坚硬的东西,虽然没有她看到的无花的大,但也挺吓人的,让她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想要不摸,又舍不得不摸,又敢李朋生气,她不能不摸。要怀着很复杂的心情下,侍琴只能慢慢拖时间。

侍琴装做娇羞的说:“朋哥,你好坏,让人家摸你那里。”

李朋哈哈一笑,说:“这可是好宝贝,很多女人想摸,还摸不到哪。”

侍琴说:“我才不信哪,不知被多少女人摸过了哪,光是我就知道三个女人摸过了你的这个。”

李朋也感到好奇了,说:“你且说说看,是哪三个女人摸过我?”

侍琴乌溜溜的眼珠一转,说:“你家嫂子,一定摸过了吧。”

李朋笑道:“这是肯定的,那个骚娘们一天不摸,就睡不着觉,总是握在手里睡觉,说握着我的这个,心里踏实。”

侍琴抿嘴一笑,说:“另外两个,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也不能不承认。”

李朋说:“你说吧,我不会生气,只要你说的对,我就承认。”

侍琴说:“老爷的三夫人春桃,是不是也摸过你这个大管家的这个哪?”

李朋一愣,随即笑道:“你小妮子知道的挺多呀,谁告诉你的?”

侍琴说:“你先说,是不是真的吧。”

李朋想了想,说:“既然你知道了,你也不瞒你了,确有此事,不过,你可别到外边胡说,要是老爷知道了,我和三夫没事,受到责罚的,一定是你。”

侍琴又挑起嘴角,微微一笑,说:“我才不会乱说哪,我知道老爷不会相信我的话的。朋友,春桃跟你睡了,夏荷也跑不了吧?”

李朋被侍琴那抿嘴一笑,挑起来欲望,伸手把侍琴又按在床上,又去脱她的衣服,一边笑道:“你小妮子成精了,啥都知道,今天还真不能放过了你,要不把你也玩了,不定你会乱说什么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