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你不想吗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5:27 字数:2608 阅读进度:133/326

侍琴嘻嘻一笑,说:“小姐,你就不想吗?”

李玉蓉脸色一红,说:“我才没你那么疯哪。好了,别胡说了,接下来,咱们要想办法处置了那个贱人,不能再留着她们败坏门风了。”

侍琴说:“要怎么办,是不是现在就去找两个夫人?”

李玉蓉摇摇头,说:“暂时不用。抓奸要在床,咱们没有真实凭据,也不能乱来。今天晚上,我要出来,守在她们的院门处,看看她们和何人勾奸,一旦抓奸在床,我看她们两个贱人还会什么话说。唉,家中出了这种事,都怪我太懒散了,从来没有在晚上出来巡逻过,如果我早些晚上巡逻一下,也不会闹成这个样子。唉,还有大姐的事……”

侍琴心中一动,说:“你晚上出不出来,和大姐有什么关系?”

李玉蓉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才道:“侍琴,我对你说,你可不要对别人出去,不然,大姐以后就不能嫁人了。”

侍琴道:“小姐知道婢子不是乱嚼舌头的人。”

李玉蓉嗯了一声,说道:“我记得刚从师父那里学艺回来的时侯,大姐和我还有说有笑,一付活泼开朗的样子,她是在一年前,才变成了现在这样,性格孤僻,动不动就发脾气。我记得,一年前的那几天,我回山去探望师父,回来之后,大姐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当然我正好没在家里,我怀疑,就在那几天,家里来了一个江湖上的高手,把大姐……”

说到这里,李玉蓉悠悠一叹,不说下去了。

但侍琴听明白了,脸色一变,说:“你是说大姐被男人给污辱了?”

李玉蓉沉重的点点头。

侍琴说:“不会吧?就算小姐你不在家,咱们府上还有护院的镖师哪。”

李玉蓉冷笑道:“那些镖师有什么用?你也看到了,李朋就是最厉害的镖师,在我手中,连一招都接不住,更别提别的那些饭桶了。就算是我这样的身手,到了江湖上,也只能算是二三流的人物,那些镖师,只能对付一些小毛贼,真正的高手来了,从他们眼皮底下过去,他们都发现不了,就算发现了,也对付不了。”

侍琴说:“但,但大小姐,没提过这事呀?”

李玉蓉说:“傻丫头,这种事,能提吗?怎么提?总不能对别人,她被坏人给污辱了吧,她以后还怎么做人?侍琴,这种事,我只告诉你,你可不能对第二人说,咱们姐妹一场,我相信你了,你别让我失望了,再说了,这事也是我猜的,没有真凭实据,我也想和大姐谈谈,但大姐一直对我冷冷淡淡,好像不愿和我深谈,我又不好开口相问,所以一直搁下来了,等处理完两个贱人的事,我一定要找大姐好好谈谈,帮她走出阴影。”

两人在院子中说了这些话,李玉蓉的脸色有些发白。侍琴关切的说:“小姐,你怎么了,不要紧吧?”

李玉蓉说:“我没事,为了给那位公子疗伤,我损失了一些内气,现在回去,我睡一会,就可以休息过来了。”

两人一边说,一边向外走。

侍琴看了看天色,说:“到了吃饭时间了,小姐你先回去,我去厨房,把饭菜端到你房间,你吃过饭,再睡觉吧。”

李玉蓉说:“那也好,我先回房躺一下,等你端来饭吃过了,我再睡觉。”

侍琴说:“对了,小姐,我还真要问问你哪,那位公子的伤还没好,下午你还要为他针灸吧?”

李玉蓉说:“对,下午还得针灸,连续三天,他才能完全好起来。”

侍琴说:“下午的时侯,我是让他过来你那里,还是你过来为他针灸?”

李玉蓉想了想,说:“我那是女儿家闺房,他一个男人不方便过来,还是我去书房找他吧。”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侍琴想着心事,脸色忽然红了红,低声一笑,道:“小姐,你说那位吴公子,长的俊不俊?”

李玉蓉听了,先不回答,扭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瞧着侍琴,也不说话,就是这样一直瞧着。

侍琴被二小姐瞧得脸色绯红,扭捏不安起来,扭了扭细细的腰肢,害羞的说:“你这样瞧着我干嘛?我也只不过是随便问问,你要不想说,那就算了。”

李玉蓉笑了,说:“疯丫头,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侍琴鼓起勇气,说:“我感到他长的很俊,还文静,就算说我看上他,我也承认了。”

李玉蓉伸手在脸上刮了刮,笑骂道:“不害臊,这种话你也有脸说,羞不羞?”

侍琴索性一挺胸,说:“那有什么羞的,吴公子长的俊,我就是看上他了。”

“脸皮真厚,我怕你了。”李玉蓉装腔作势的摇摇头,又向前走去,沿着长廊,转了一个曲廓,来到另一条通条上。

侍琴跟在李玉蓉的身后,厚着脸皮笑道:“小姐,你还没说吴公子俊不俊哪。”

李玉蓉淡淡的说:“傻丫头,你别胡思乱想了,那个吴公子,来历不明,不是一般的人物,而且他的内功之深厚,天下罕见,别说是我,就算是师父的内力,可能都比不上他,也不知道武功如何。这种人可能是无意中落在咱们这里,只盼望他伤好之后,快点走人,不要给咱们府上,带来什么麻烦。丫头,忘了他吧,他不适合你。”

侍琴被李玉蓉这样一泼水,有点心灰意冷了,但还是不甘心,又说:“吴公子说,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什么地方,不如,由小姐出面,把他留在咱们府上吧,咱们也不缺他一付碗筷,他的武功好,还可以帮咱们看家护院哪。”

李玉蓉仍然淡淡的说:“傻丫头,他的话你也相信呀?江湖上的人,有几个人会说实话呀?说不定呀,他还是个被官府通辑的江洋大盗哪,我可不想给府上添麻烦。”

侍琴撅着小嘴巴,赌气的说:“我觉得吴公子不会骗我。”

李玉蓉忽然一笑,停下脚步,回过头来,望着侍琴的眼睛,笑道:“你就是一个白痴一样的傻丫头!你觉得吴公子不会骗你?哈,连一个傻孩子小果子都能骗了你,还会什么骗不了你?”

侍琴被小姐打击的信心全无,是呀,一个傻孩子都把她骗了,她还会什么可说的,小姐这句话,太狠了。

侍琴还是有点不服气,说:“小果子自己没有那个心眼,都是李朋教他的。就因为小果子傻乎乎,我才对他没有防备之心,如果是李朋那样的男人对我说话,我一定早就有警惕了,也不会上当了。”

李玉蓉笑了笑,又转身而行,边走边说:“不管你说什么,我是不会留那位吴公子的。他内功比我高,不知道武功如何,如果武功也比我高,我制不住他,留在这里是个隐患。还是早点把他医好,送他走人,咱们平安大吉,也算是尽了江湖道义,没有见死不救。”

侍琴见小姐不为所动,只好叹了口气,说:“到去厨房的道了,我现在就去给你端饭。”

李玉蓉笑了笑,自顾向前走,只是举起手来,潇洒的向侍琴挥了挥,洒脱的向前走去。

这是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