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江湖掌故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5:55 字数:2006 阅读进度:166/326

马车行驶出李府,沿着通向灵山镇的大路,一路而去。

车厢内,无花和李玉蓉随意的聊着,聊了很多。李玉蓉虽然很少在江湖上行走,但从师傅知道了很多江湖上的事,所以对无花说起来,无花听得津津有味,倒是无花,懂得很少,他自小跟随师父在寺院长大,生活一直平淡无波,师父很少对他讲江湖上的事情,最近半个月来,无花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但惊心动魄,而且奇妙刺激,艳遇连连,有些事情,他都不好意对李玉蓉直说,比如江九妹和丽人坊的女人是如何勾引他的,他又是如何和李玉丹女道姑发生关系的,又如何在马车中和刘嫣然成就好事的。

不过,无花虽然不说出来,李玉蓉也能猜到一些,只是微微笑着,在听到无花说起两天前在灵山上的奇遇,听到那位蓬莱阁的少年人时,李玉蓉不禁惊奇此人的神秘人物,说:“这个人真的是蓬莱阁的弟子?”

无花点点头,说:“对,我听南天王说的,他也没有否认,肯定是蓬莱阁的弟子。师妹,我对江湖上的事不懂,蓬莱阁是什么地方?”

李玉蓉说:“我听师父说,蓬莱阁是江湖上最神秘的门派,弟子很少有人在江湖上行走,每出来一人,必是身怀绝技的高手。蓬莱阁本是一个地名,在东海的边上,但这里说的蓬莱阁,可不是那处地名,而是代表着江湖上最神秘最高超的一个门派,据说,这个门派,就在东海的某座岛上,谁也不知道确切的地点,更没有人了解岛上的情形。”

无花皱皱眉头,说:“那就更奇怪了,那位蓬莱阁的朱兄弟,在和官府打交道的时侯,我看到很多高官,都很怕他,他又是姓朱,我还以为他是位皇子哪,想不到竟然是位武林高手,不过,高官为什么会怕江湖上的人物?”

李玉蓉说:“这的确是很奇怪的事。也有些江湖上的高手,和官府来往甚密的人物,更有一些人不但身居高官,还身怀绝技,但蓬莱阁一向不问世事,清高的很,怎么会和官府扯上关系哪?也许只有一个可能,这位蓬莱阁的朱若真,本身就是位皇家子弟,身兼两种身份。”

无花摇摇头,苦笑道:“明天见到他,我倒是要问问他的身份。”

李玉蓉奇道:“你明天还会见他吗?”

无花说:“我和朱兄弟约好了,明天在你家后面的翡翠桥见面。”

李玉蓉更奇了,说:“她有没有说什么事?”

无花摇摇头,说:“没有,当时时间紧迫,他来不及细说,只说三天后在翡翠桥见面。我当时正在被李道长追杀,匆忙逃走,还是被她追上来,把我逼落悬崖,才被你爹爹救起来,才能遇到你这个位师妹。”

李玉蓉微微一笑,说:“那咱们还真要谢谢这位李道长,要不是她,咱们师兄妹,还不知能不能相见哪。”

无花苦笑一声,说不同话来。他被李玉丹逼落悬崖,差点没命,但并不恨李玉丹,因为李玉丹是恼怒他夺去了她的贞节。不过,他虽然不恨李玉丹,却很怕再见到李玉丹,从心理上对李玉丹有畏惧之心。

李玉蓉又说:“师兄,按你刚才所说,你在灵山上遇到的那些人,除了那个袁崇焕没有什么名气之外,全都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人物。我虽然没见过他们,但从师父口中也听到过这些人。你说的那个带着小女孩子,又把小女孩毒死,最后被南天王用碧血箭射死的那个商贾模样的人,极有可能是江湖上有名的‘黑心商贾’,此人精通邪术,据说可以和灵魂交流,又被称为‘灵媒’。”

无花大吃一惊,说:“这世上真有灵魂吗?怎么有人可以和灵魂交流?”

李玉蓉笑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自己不是也遇到一个通灵人性的千年火鲤吗,这种事不够奇怪吗?”

无花说:“千年火鲤虽然是灵物,但毕竟是肉眼可以看到的东西,也是一种生物,但鬼魂……”

李玉蓉笑道:“我也是听师父说的黑心商贾可以和鬼魂交流,不知是真是假,不过,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情,不是咱们能理解的,也不是咱们能解释的。现在此人已经死了,这种事更成一个谜了,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毒死那个小女孩子。”

无花说:“那两个一模一样的孪生兄弟,又是什么人哪?”

李玉蓉说:“这两个人,一定就是湘西‘双子门’的大官小官,双子门是一个很神秘的门派,每代弟子只有两个人,而且必须是孪生兄弟,才能练习他们双子门的武功。大官小官这二人,并不是什么好人,为人邪恶,贪婪,不过,他们倒是很少出现在江湖上,现在竟然出现在灵山镇,真是奇怪,还有那一对奇形怪状的道士和和尚,更是一对怪物。”

无花说:“这和尚和道士又是什么人?”

李玉蓉说:“他们两人,光头的那个叫非僧,道士打扮的叫非道,因为装饰奇异,所以最是好记。我听师父说,这两人不算是坏人,也不算是好人,做事都是由自己的性子来,他们曾经一高兴之下,杀掉五十人多人,手段残忍,又在心情好时,跳下水去救落水儿童。”

无花皱眉道:“还有这种人?”

李玉蓉说:“总的来说,他们还不是好人,他们的奇事,师父也只给我说了这两件事。他们来自岭南白云山,也是一向隐居不出,此时出现在灵山,更是值得怀疑了。来头最大的,当然还是那个南天王。”

无花说:“那个南天王,又是什么来头哪?”

李玉蓉说:“这个南天王,说来可就话长了,我慢慢给你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