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好酒和尚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6:00 字数:2217 阅读进度:173/326

无花转头一看,不由大喜,原来来人竟然是老相识金光大师。

无花连忙站起身子来,施了一礼,说道:“金光大师,你也来了。”

金光大师还是老样子,一身僧袍,手托一顶大缸,身材魁梧,威风凛凛,大踏步走进饭馆来,来到无花和李玉蓉的桌前面,把大缸怦的一声向桌子上一放,大笑道:“小和尚,饭菜都上来了,怎么没酒?”随即抬头冲着店小二喊道:“小二,再来三斤好酒。”

金光这付模样,一进来就吸引了别人的眼光,再加上又大声要酒喝,更让别人诧异,金光却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自顾在无花桌子前坐了下来,伸手一拍无花的肩膀,笑道:“坐下来说话,洒家最不喜欢拘束了。”

无花坐了下来,说道:“大师,那天多谢你相助,才能逃走。听说,你也受了伤,是不是真的?”

金光笑道:“只不过是一点小伤,奶奶个熊,那个血魔,还真有两下手,洒家差点吃亏,不过,俺们打的也很过瘾,好久没打这么痛快了,说好了,以后再打一场。小和尚,洒家救了你,你请洒家喝酒,没有问题吧?”

无花连忙说:“当然没问题,应当的。”

金光笑道:“洒家还不知道你的名子哪?”

无花说:“贫僧法号无花……”

金光哈哈笑道:“还屁个法号?你现在头戴文生巾,身戴文生服,桌子上摆的是荤菜,旁边陪伴的是美娇娘,还做劳什子和尚?还讲什么法号?”

无花脸色通红,呐呐的说:“大师误会了,旁边这位,是我的师妹。”

李玉蓉也脸色微红,却很镇静的向金光抱拳一礼,说:“若慧师太门下弟子李玉蓉,拜见金光大师。”

金光微吃一惊,瞧着李玉蓉,说:“你是若慧师太的门下弟子?”

李玉蓉点点头,说:“正是。”

金光又转头去瞧无花,瞪着眼睛说:“她是你师妹,难道说你这个小和尚,也是若慧师太的徒弟?尼姑的徒弟是男和尚,这个道理好像有点不通吧?”

无花不禁失笑,说:“大师想到哪里去了?我师门是若苦大师……”

金光又吃了一惊,仔细的瞅着无花,说:“你师父是若苦禅师?嘿,洒家倒是失敬了,原来两位都是名师之后,刚才是开个小小的玩笑,不要在意呀。”

无花笑道:“我知道大师洒脱不羁,怎么会在意哪。”

金光忽然一皱眉头,说:“小和尚,那天我追九尾妖狐,第一次见到你的那座寺院,是不是你的寺院?”

无花说:“正是。”

金光说:“那我怎么没看到若苦禅师出来?”

无花脸色一黯,说:“那时侯我还不知道哪,师父已经被丽人坊的那帮妖女劫到山上去了。”

金光脸色一变,说:“又是丽人坊的妖女干的好事?现在苦苦禅师哪?”

无花脸色更黯然了,低声说:“师父已经圆寂了。”

金光双眼暴**光,沉声道:“是秋海棠干的好事吗?”

无花说:“正是。”

金光一拍桌子,碗筷怦怦乱响,引来旁边桌上的客人转头瞧看。金光怒道:“丽人坊的妖女作恶多端,非要除去不可。无花,你知道她们的老窝吗?”

无花皱皱眉头,说:“我不记得路了,也不知道怎么走的,回来的时侯,被一位道长救出来的,昏昏沉沉,更不记得了。”

金光说:“我一定要找到她们的老窝,把她们的老窝连根拔起,为武林除了这个祸害。”

此时,店小二端来了一坛子酒,放在桌子上,看到金光面目凶恶,吓得不敢多留,话也不说,连忙走了。

金光伸手拍开酒坛上的泥封,一手抓着坛边,一手托着坛底,端起酒坛,就向嘴里倒去,咕咕咚咚,倒了大半坛子。

店里的客人看到金光喝酒如此豪爽,不禁暗暗喝彩。

李玉蓉微微一笑,说:“大师,慢慢喝,酒菜一定能管足你。”

金光放下酒坛,哈哈大笑:“痛快!痛快!”伸手抓起筷子,挟起菜来,就向嘴里塞去。

无花和李玉蓉相视一笑,都暗笑金光这个和尚,酒肉不忌。不过,无花笑过别人之后,想到了自己,也是酒肉不忌,更比金光多开了一个色戒,不禁微微汗颜。

金光吃了几口菜,并不把筷子放下来,扭头瞧瞧无花,又瞧瞧李玉蓉,说:“都吃呀,别光看着我,来,来,别客气。”倒像是他成了主人一样。

无花和李玉蓉笑着拿起筷子来,也慢慢吃着。

金光大口喝酒,大口吃菜,好一会儿,放下筷子,打了个饱嗝,又喝了一口酒压压,这才瞧着无花,说:“无花,你师父若苦禅师,可是大大有名的高手,我怎么看你不像有武功的样子?”

无花说:“师父没有教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了,金光大师,你这次来到灵山镇,有没有看到一个女孩子,就是上次你救的我们俩人。”

金光哈哈一笑,说:“上次我和血魔在外边打架,给你留了个英雄救美的机会,你把美人救走了,留下我为了你拼命。我没看到那个美人的脸,不认识。”

无花脸色一红,说:“刚才的情况,是来不及回去帮大师,再说我不会武功,帮不上忙。”

金光笑道:“和你开个玩笑,不要当真。怎么了,那个女孩子不见了吗?”

无花说:“我们一块来的灵山镇,第二天她就不见了。”

金光说:“慢慢找吧。吃饱喝足,我就找地方睡觉去了。”

无花说:“大师,你是怎么来到的灵山镇?”

金光说:“我是随便逛逛,就来到这里了。我整天没事干,闲得慌,就到处跑。小和尚,看到对面那家客栈没有,我现在就去睡觉了,你要会什么事要我帮忙,就到那里去找我吧,明天一早,我也去游游灵山,后天就离开了。以后如果有机会,还会见面的。”

金光说着,站起身子来。无花和李玉蓉起身要送,金光笑道:“不要送,不要送。”伸手从桌子拿起他的铁金缸,酒态可鞠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