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精细易容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6:01 字数:2233 阅读进度:174/326

无花和李玉蓉吃过饭后,又在灵山镇的各家客栈找了一遍,没有找到刘嫣然的影子,留下书信,只好打道回府。

回去的路上,无花郁郁不乐,担扰刘嫣然的安全。李玉蓉倒是善解人意,劝说无花不用担心,这事急也急不来,刘嫣然收到书信,就会到她家去找无花。李玉蓉为了让无花心情好些,开始给无花讲此从师父那里听到的江湖趣闻。

无花不忍拂了李玉蓉的好意,倒也和李玉蓉有说有笑起来。两个人的师兄妹关系,无形中更进一层。

回到李府之后,无花和李玉蓉下了马车,回到书房。侍琴正在书房等着。

侍琴看到无花和李玉蓉进来,连忙倒了两杯茶水,端给无花和李玉蓉。

无花坐了下来,喝了一口茶水,问侍琴:“琴姐姐,你上午去陈府了吗?”

侍琴说:“去过了,不过,我并没有看到陈府新来的那个女人。”

无花一皱眉头,说:“怎么会没看到哪?”

侍琴说:“我和陈府的丫环小诗,关系不错,这次借口去找小诗玩耍,谁知小诗今天却她自己的家去了,要两天以后才能回来,我和别的丫环又不熟悉,没办法要别人带我在陈府到处瞧看,如果是小诗在,倒是可以。”

无花垂头丧气的说:“两天之后,就有点晚了。唉,实在不行,今天晚上,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去夜深陈府吧。”

李玉蓉在旁边说:“师兄,你的内功虽好,但是轻功不行,像你所说陆一夫是个武林高手,耳目聪灵,你会惊动他的。”

无花说:“那也没办法了。”

李玉蓉皱着眉头,想了想,忽然一喜,说:“我有个办法,可以让你混到陈府去。”

无花说:“什么办法?”

李玉蓉说:“陈府是五年前从外地搬来的百合村,我却是从小就在百合村长大的,百合村的人,我几乎个个都认识。陈府家里的花匠,和我们家的花匠,都是同一个人,就是百合村的人,我叫他孙伯。孙伯是个短工,过几天到我家来修一次花莆,同样,过几天去陈府修一次。我去找孙伯,让他带你到陈府,就说你是他的表侄,准备跟他学花艺,做他的小徒,这样,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走进陈府,又不会引人怀疑。”

无花也欢喜道:“这确实是个好方法。”随即脸容一愁,说:“不过,如果陈之华真是陆一夫,他会认出我来的。”

李玉蓉一笑,说:“这有何难,这个世上,不是有一种易容术吗?”

无花喜道:“师妹,你也会易容术?”

李玉蓉笑道:“何止是会?小妹不客气的自夸一句,可以说是精通此道。”

无花更是喜欢,说:“那现在就为我易容吧。”

李玉蓉笑道:“你先别急,易容要慢慢来,这可是个精细活儿。侍琴,你先去找孙伯,把孙伯叫过来,就说我有事叫他。”

侍琴答应了,走出李府,去村里找孙伯来。

侍琴一走,李玉蓉对着无花笑道:“我现在回屋去取东西,你先准备一盆清水,等我回来。”

无花说:“好的,你快去快回。”

李玉蓉盈盈一笑,转身而去。

无花打来一盆清水,端到卧室中,坐在卧室中的桌子前,等李玉蓉回来。

过了不大会儿,李玉蓉手提一个小小的檀木箱子,走了回来。

李玉蓉进了卧室,冲着无花一笑,把檀木箱子放在桌子上,用手轻轻一按箱子中间的一个铜黄色按钮,箱子上盖怦得一声弹了出来,露出里面的工具。

这些工具,有小剪刀,小钳子,还有一些说不出名子来的奇形怪状的东西,另外还有几瓶药水。

无花看到这些东西,虽然还没领教李玉蓉的手艺,就知道李玉蓉是个专家了,以前刘嫣然为他易容的时侯,可没有这些精细工具。

无花更看的眼花缭乱,李玉蓉对无花微微一笑,轻启朱唇:“躺下。”

无花一愣:“躺下?”

李玉蓉说过之后,也感到只说两个字,太简单了,果然让无花误会了,她的脸色轻轻一红,说:“你在床上躺下来,我好给你化妆,你这样坐着,有些细节方面,我化不好。”

无花这才知道自己想多了,脸色一红,连忙脱掉鞋子,乖乖的躺在床上。

李玉蓉伸过棉被,把无花的身子盖上,只露出脖子以上的部分。她找到一条毛巾,在水盆中用清水一浸,仔细的给无花擦起脸来。

无花乖乖的闭上眼睛,享受着李玉蓉给他的服务,身子懒洋洋的,下面的部分却硬了起来,微微的把被子顶了起来,幸好硬的不厉害,顶的也不高,李玉蓉专心致至的做自己的事,并没有留意无花的身子变化。

李玉蓉用清水为无花清洗过脸容之后,又找到一条干净的毛巾,为无花擦干脸孔,伸手从檀木箱子中取出来一瓶药水,倒在无花的脸上,用纤纤玉手指轻轻的在无花脸上把药水揉捻开。

无花感到脸上凉凉的,痒痒的,轻声问:“师妹,这是什么药水?”

李玉蓉温柔的说:“这种药水,是用来让皮肤扩张的,才能再吸取别的药水,过一会儿,我再用一种药水,你就会感到皮肤有些发紧发干,你忍一下,不要用手去碰,免得底妆不好了。”

无花说:“好的。”

李玉蓉又取出来一个小瓶子,倒在无花脸上,轻轻搓开。无花鼻子中闻到一种怪怪的苦味,脸上的皮肤果然开始收缩紧绷了,痒痒的,他努力不让自己去碰触皮肤。

李玉蓉开始用各式各样的小工具,在无花脸上整容,整整忙碌了多半个时辰,这才停下手来,对无花说:“你再躺一会,不要开口说话。等药物在完全被你的皮肤吸收之后,才能开口说话。”

李玉蓉说完,微感疲倦,自己转身倒了杯茶水,慢慢喝着。

这时,院子中传来了两个人的脚步,李玉蓉知道是侍琴和孙伯来了,手端茶怀,慢慢的走出卧室,来到客厅,就看到侍琴领着孙伯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