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 夫人回来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6:10 字数:2140 阅读进度:185/326

那条被从地下泥土挖出来的人臂,肌肉已经开始发粘,开始腐烂,但只烂到表面,还是可以看出来那一条人臂,五指宛然,手腕上还戴着一条檀木做成珠子的手链。

无花压抑着狂跳的心情,正想再扒一下,把这个人的脸孔挖出来,但就在这时,他听到院门口好像有脚步声响,吓得他连忙又把这条手臂放在泥土中,迅快的用泥土埋好,跳出了花园。

无花刚站定脚步,就看到院门口出现了春梅的身影。

春梅急匆匆的跑过来,说:“小吴哥,你怎么还没修好哪?”

无花说:“刚和好泥,正准备修哪。”

春梅说:“你快点修,我怕白姐一会醒过来,咱们都要挨骂了。”

无花也知道不能多呆,他在陈之华的花园下面发现了一具尸体,就是重大发现了,可以肯定陈之华不是一般的人。

无花迅快的把红砖彻好,用了不到一柱香的时间。

春梅在院子门口放梢,一看到无花砌好了红砖,就急忙招手,叫无花过去。

无花走到院子门口,低声说:“都修好,春梅姐,那些工具。”

春梅说:“放在那里,等我回来收拾就行,现在,你快点出来老爷这个院子,只要站在外院,就不怕白姐了。”

无花和春梅走出了内院,来到外院,春梅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拍着胸口说:“哎哟,吓死我了。小吴哥,你到内院帮我修砖的事,可千万别说出去呀。”

无花笑道:“当然不会说出去。春梅姐,你看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吗?”

春梅说:“暂时没有了,你到我屋里歇会吧,咱们聊聊天儿。”

无花眉头一皱,说:“春梅姐,不是我不想陪你聊天,而且外边的过道上,还有很多垃圾等着我去推哪。这样吧,你这里要是没有活儿,我先去推垃圾,明天你再找个借口,把我叫过来,咱们一边干活,一边聊天儿,好不好?”

春梅虽然不舍得无花走,但听到无花说的有理,只好点点头,说:“明天上午,你把要做的事,都做好,我下午再去找老赫,让他派你过来,嘻嘻,小吴哥,你喜欢不喜欢陪我聊天?”

无花笑道:“当然喜欢,春梅姐人又好,又温柔,谁都会喜欢的。”

春梅说:“小吴哥,你明天来了,不能进内院了,你到我屋里,我给吃好的糕点,都是从老爷房中端出来的,别人是吃不到的。”

无花说:“谢谢春梅姐,明天我一定来吃。”心中却想:“只要我今天晚上,找到自己想找的,我不等到明天,就会跑了。”

春梅带着无花,走出院门,来到外边的过道前,依依不舍的望着无花。

无花怕春梅又来纠缠,连忙说:“春梅姐,前面天冷,你还是快回屋吧,我先走了。”

春梅含情脉脉的说:“你走好哟,可要记的明天要来。”

无花向春梅微微一笑,说“一定记得。”就快步离去。

春梅目送着无花走远,这才恋恋不舍的回屋去了,还满怀憧憬,以为和小吴哥会谱写一曲恋歌。

无花到了老赫的房间,找到老赫,老赫正在睡觉,准备养足精神,晚上和白姐打一场硬仗,被无花叫醒,很有些不爽,但也没有骂无花,只是皱着眉头,说:“春梅叫你做的事,都做完了?”

无花说:“做完了。赫哥,过道上的垃圾,还要不要推走?”

老赫说:“你自己去辆手推车,把垃圾推到院外去就行。随便找个一问,他们就知道叫你推到哪里去。你还得睡会,你先去忙吧,晚上吃饭的时侯,再来叫我。”

无花来到过道上,等到一位家丁路过的时侯,问了家丁,那个家丁倒也老实,帮着无花找到了手推车,又指明了无花应该把垃圾推放到什么地方,才去忙自己的事了。

垃圾虽然不多,但也要四五推车,无花推到第三车的时侯,就看到大门口旁边的侧门打开,行驶进来一辆马车。

无花心头一跳,知道可能是夫人回来了。

此时,他正推着一车垃圾,在过道上走着,看到那辆马车进了院子,走上了过道,向他这边行驶而来,旁边还有几个家丁在开道。

无花站在路边,望着越来越近的马车,心头狂跳,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坐着那位名妓薛媚娘,如果真的是她,那么一切疑问,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喂,你这个小子,看什么看,还不快躲开,没看到夫人的马车来了吗?”有一个家丁瞪大眼睛,训斥无花。

无花连忙又向路边靠了一些,眼睛望着那辆马车,只见这是辆双马拉的车厢,车厢华丽,前辕坐着一个车夫,只可惜车厢的车门和车窗,都垂挂着帘子,看不到里面的情形,更看不到里面的人。

无花站在旁边,盯着车厢窗口,希望这时侯正好能吹过来一阵风,把窗帘吹开,他就可以看到里面的那位夫人。但可惜这时侯虽然有风,但风太轻,不足以吹动窗帘看到里面的情形。

无花强忍着跳过去掀开窗口看个究竟的冲动,他知道只要他一跳过去,看到里面的是薛媚娘,就可以肯定陈之华就是陆一夫了,但他更清楚,如果真是薛媚娘坐在里面,他就会打草惊蛇了,陆一夫就会再出现了,他要找的是陆一夫,而不是薛媚娘,陆一夫被惊跑,再找可就难了。

马车已经过去了,无花还在怔怔的望着,马车向主人的院子行驶而过,这时侯,如果他能跟上去,也许在夫人下车辆的时侯,能看到夫人的相貌,可是,他跟过去,可能会被别人看到,他现在只是个家丁,不能乱跑乱看。

无花心头一动,心想:“我现在跑过去,看看是不是薛媚娘。如果有人问我,我就说我是新来的,要找老赫问问还有什么活儿,我不进去院子,只在夫人下车的时侯,在门口望上一眼就行了。”

无花想到这里,就准备放下手推车,跟随马车过去看个清楚。

忽然,一只手掌拍在无花的肩膀。

无花吓了一跳,回过头来,就看到一张陌生的脸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