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 腰马合一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6:27 字数:2022 阅读进度:203/326

黑暗中,无花腰马合一,大起大落,纵横驰骋,在薛媚娘身上尽情尽兴的颠狂着,不顾薛媚娘不堪鞭达的哀求和凄叫,开始了长时间的对薛媚娘的征服和摧残。

卧室中,响起了薛媚娘凄惨的呻吟和急促的喘息,还有无花偶尔因舒服发出的闷哼。

这倒不是无花喜欢摧残薛媚娘来满足自己大男人的欲望,而是因为他体内的药性在作怪。

这种药性,在陆一夫身上,当然不会有这样强烈的效果,陆一夫的年龄大了,年青时又纵情过度,所以体虚身弱,外强中干,表面上看起来威风凛凛,实则在床上是一个无力老朽,如果不是靠这种药物来催发欲望,他根本不可能满足薛媚娘。就是如此,薛媚娘也得不到满足,但她是个烈性女子,感激陆一夫对她的好处,所以虽然在床上不能满足,却从没有怨言,只是偶尔有些失落感。

这种药性在陆一夫身上发挥不出多大的威力,是因为陆一夫的体质所限,但到了无花身上,那就大大不同了。

无花的身材虽然不是高大魁梧的肌肉男,但正如秋海棠所言,他的肩宽,腰健,臀窄,身形匀称而修长,正是那种在床弟之间,爆发力最好的男人体形。他的体质,本来就异于常人,又加上有深厚的内力,源源不断的输送出来,供他挥霍,如此一来,对女伴造成的影响,是深远而绵长的,除非他自己愿意缴枪,不然,只要他喜欢,他可以把一个女伴轰炸上几个时辰,甚至一口气轰上天。

无花有了这种特异的能力,又加上被药味催发,造成的伤害力和破坏力,是不可想象的,更何况,他还有一个超大型的武器,非常女所能忍受

薛媚娘久经欢场,欢好的男人,没有一万,数千还是有的,对于男人类型和大小,可以说了如指掌,亲历亲为,但却从来没有经历过无花这样粗犷威猛的武器。无花的武器,可不只是万中无一,简直可以说是天下无双,那个龙虎道长也许可以和无花比上一比,只不过龙虎道长在色泽和硬度方面,比起无花来,要稍逊半筹,秋海棠是识货之人,所以一看到无花,就见猎心喜,要把无花培养成一个超级第一男宠,只可惜事于愿违,被李玉丹阴差阳错,救了出来,估计秋海棠要被气疯了。

薛媚娘也想不到无花的会有如此粗犷雄伟,虽然她被欲望折磨着,想要无花来填补空虚,但对无花并没有防备,所以猝不及防之下,突然被无花这般雄伟的攻入,只感到就如同被撕裂成两半,从两腿中间被无花侵入的地方,整个身子分成了两半,中间是一条火辣辣毒辣辣的钢条,来来去去,去去来来……

薛媚娘忍受不住,发出痛苦而凄惨的呻吟,但她不能动弹,不能用手去推开无花,不能向后退闪躲无花,只能任凭无花的狂暴,她低声恳求无花“轻点,轻点,再轻点……”,但是这个时间,无花已经不听她的话了,只顾着自己的快乐和感觉,尽情的随心所欲。

无花也想温柔一点,但是药性的强烈,让他欲望奔腾,所以一上马,就是大开大合,硬桥硬马,对薛媚娘展开了狂暴而无情的轰炸,薛媚娘痛苦呻吟,婉转娇啼。

无花随着自己的需求,把薛媚娘的身子,变幻成各式各样的形状,发泄着他自己的欲望,幸好,他的脑子还保持着清醒,并没有让薛媚娘做出太难堪的姿势,所以,他的动作虽然粗狂了一些,倒是没有伤害到薛媚娘的自尊心,只是轻微的伤害到薛媚娘的身子。

薛媚娘久经欢场,虽然痛疼,但体内自然而然会生出水分来保护自己,滋润自己,所以,无花对她身子的伤害,并不严重,只不过忽然接触到无花的雄伟,前所未有,紧张之下,才感到难以忍受的,时间一长,竟然慢慢的体味到其中的乐趣。

无花上马之后,狂妄了一阵,强烈如炙的欲望,发泄了一通之后,激动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这才感到,这才狂猛的摧残薛媚娘,是不对的,他慢慢放慢速度,放轻动作,腰间发力,款款而动,变得温柔而缠绵。

无花一温柔下来,薛媚娘紧绷的肌肉才放松了一些,不感到那样痛苦了,慢慢体味到乐趣,体味到前所未的快乐,享受着无花带给她的巨大的冲击。

薛媚娘被黄风点中穴道,本来就点的不狠,在被无花在她身子猛烈的颠狂了一番,身子重重的撞击着她的身子,她的身子无助而无奈的接受着无花的撞击,剧烈的撞击之下,竟然震动了她被点中的穴道,慢慢的,她感到自己的手脚,好像可以动弹了,她试着用手去搂抱无花,刚开始四肢还是酸软无力,但随着无花一下一下的撞击,穴道渐渐被撞开,她的四肢可以行动了。

薛媚娘的手腿可以行动,并不推开无花,反而紧紧的搂抱着无花,用自己的技艺,配合着无花的动作,让无花也体会到前所未的乐趣。

薛媚娘是窑姐红牌出身,不但美貌如花,气质独特,更在于她的技艺高超,可以令男人色授魂消,欲仙欲死,这个时侯,她体味到无花的粗犷,体味到无花带给她的前所未的粗暴和刺激,她心甘情愿的把自己奉献给无花,此时,她的脑海中,早就没有了陆一夫的影子,有的只是和无花抵死的缠绵。

什么贞节,什么观念,什么自尊和羞涩,全都被薛媚娘抛之脑后,她现在全心全意的沉侵在和无花的欢乐之中。

卧室中,已经没有了疼痛的呻吟,只有欢快销魂的呻吟,和两人粗重的喘息,还有那婉转而幽深的娇啼,更有那令人心荡神驰的身体撞击声,厮磨声,缠绵声,低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