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 心计深沉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6:39 字数:2455 阅读进度:224/326

大官和小官的脸色,在昏暗中,像是幽灵一样,咧开空空荡荡的嘴巴,无声的笑道:“只知道蓬莱阁的弟子道法高深,想不到勾引男人的本领也是一流!小伙子,你艳福不浅呀!”

朱若真脸色沉冷如冰,缓缓说道:“如果你们再胡说八道,我马上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大官呵呵笑道:“兄弟,人家姑娘家脸皮薄,羞恼成怒,想要咱哥俩的命呀!”

小官笑道:“那好呀,咱哥俩反正也活腻了,有人替咱们送终,倒也是好事呀。只不过,咱们没死之前,要想个办法,把蓬莱阁的女弟子勾引男人的事情,告示天下,那时,天下众口悠悠,我看蓬莱阁那个东海仙姥的脸面向那搁。”

朱若真冷冷一笑,道:“只怕你们没有这个机会了,今天此地,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处。”

无花惊恐之下,看到大官和小官二人,贴靠在山壁上,好像粘在那儿,衣袂随风飘扬,仿佛随时都会被风吹走,但却偏偏飘荡在那儿,平安无事。

大官空空洞洞的眼睛,厉芒一闪,把手中的青竹竿平端在胸前,道:“这竹竿中藏有三十六支短箭,刚才用了三支,现在还有三十三支,你自信可以躲过几支?就算你躲的过,你的小白脸情郎躲的过么?只要我现在放在嘴巴上轻轻一吹,你们就只能到阴间去做情人了。”

小官右手拿了红色的葫芦,左手做拔盖状,嘿嘿笑道:“只要我把盖子拔下来,方圆五丈之内,立时充满毒烟,沾衣即腐,无药可救,你还能躲藏到那儿去?”

朱若真不惊反笑,道:“噢,你们早已成竹在胸,智珠在握,怎么还不动手呀?”

大官道:“朱姑娘果然不愧蓬莱阁高人,临危不惧,谈笑自如,不过,我想不起来你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脱身,不如,咱们来谈谈条件吧!”

小官道:“你只要把藏宝的地点说出来,我们不但不要你们的命,还会把你们从这儿救出去,如果我们发了财,说不定还会分你一成。

他们兄弟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声音和表情都一模一样,实在难以分辨。

朱若真微微一笑,在倒悬在半山腰树枝的车厢内,缓缓坐在一块木板上,意态悠闲雅淑,如闲庭信步,坐在后花园赏月一般,笑道:“二位就不怕我给你们说个假地点么?”

大官和小官一齐大笑,笑声在空荡荡的山谷中听来,如夜枭一般,让人毛骨悚然,无花只听得汗毛直竖。

大官笑着说道:“我相信姑娘不会让我们白跑一趟,我们累累腿脚不妨,只怕我们的嘴巴不老实,把蓬莱阁女弟子勾引男人的事情说出去,那时,就算我们不找姑娘算帐,东海仙姥会饶了你么?”

朱若真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我怎么知道我说出来,你们真的会把我们救出去?除非你们发个毒誓,如果你们不信守诺言,就变成无舌鬼,生生世世做哑巴。”

大官道:“姑娘好恶毒的心肠,这样的毒誓如果应现,我们兄弟哪还有翻身之日?”

朱若真道:“发不发誓在你,说不说在我,你们看着办吧!”

大官和小官打了个眼色,小官说道:“好,我们兄弟发这个毒誓!”

当下大官和小官一齐说道:“今天,我兄弟二人对天发誓,如果朱姑娘把藏宝地点说出来,我们兄弟对今天之事守口如瓶,并把他们二人救出此地,如若食言,生生世世变成无舌鬼!”

朱若真等二人发誓完毕,说道:“宝藏藏在灵山的山腹之下,入口处就是山脚下的那条小河流之中。”

大官小官相对鄂然,呆了好久,才说道:“藏的好地方!藏的好地方!如果姑娘对我们说别的地方,我们还会怀疑,姑娘说的这个地方,我们也早就猜到了,只是还不能确定,不过,我们相信姑娘说的是真的。现在,我们就把二位救出去。”

大官和小官二人说完,身形上飘,慢慢消失在山头。

无花心头百感交加,心道:原来,她不是对我无情,只是师门有严令,才不敢和男人交往,刚才她以为我们都命不久矣,才会在生命的最后,释放出她的热情,现在情形刚有好转,师门的严令就又在她的心中投下了阴影,唉,她的心中一定也很不好受。只是,我还是想不通,她们蓬莱阁不是他们朱家的人吗?为什么还有个东海仙姥?这个东海仙姥,又是她的什么人呢?

朱若真坐在那儿一动不动,面无表情,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二人谁也没有说话,气氛一时间变的沉静下来,沉静而压抑。

无花打破了这沉静,咳了一下,说道:“他们会不会把我们救出去?”

朱若真道:“应该会,等他们一会儿,如果他们不信守诺言,我也有办法出去。”

无花道:“朱姑娘有办法出去,为什么还把藏宝的地点说给他们?”

朱若真看了无花一眼,幽幽道:“第一,我虽然还有能力对付他们,但是你在车上,我不能保证你的人身安全,所以不敢冒险和他们放手一战,怕误伤到你。第二,我本想把他们杀死在这儿,现在又改变主意了,藏宝的地库中,一定机关重重,充满了许多不可知的危险,我想要他们那去趟趟路,帮我们解决一些先头的难题。”

无花心中也不知是喜欢还是忧伤,叹了口气,道:“朱姑娘真是好心计!”

朱若真侧目看了他一眼,也叹了口气,道:“你可是在心中怪我,认为我的心肠太过狠毒了么?”

无花心中正是有此想法,却说道:“不敢!不敢!”

朱若真知道他言不对心,也不说破,叹了口气,道:“如果你处在我的位置,你会明白的!”

无花没有说话,朱若真也不说话了,气氛再次沉默下来。

幸好,这时从山上垂下来一根细细的绳子,乌黑发光,也不知是什么材料做成。

二人都不说话,朱若真把绳子先系在无花腰间,然后,又系在自己的腰间,二人一齐用力,抓住绳索,慢慢向上爬。绳子虽然细,但是很结实,完全可以承载二人的重量。

绳子从山头垂下来,上面也有人在用力向上拉,朱若真和无花用了不多久,就快爬上山头。

山头上探出来一个人头,却是袁崇焕,看到二人,大喜喊道:“真的是你们呀,刚才那两个一模一样的怪物,交给我一个绳子,叫我来拉你们上来,我还以为是骗我呢。快点上来。”

无花和朱若真爬上山头,袁崇焕把绳子的另一端系在一棵大树上,正累的满头大汗,向上拉绳索,看到无花上来了,抱住无花,喜欢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