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 兄弟相残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6:40 字数:2190 阅读进度:228/326

朱若真手腕用力,竹筏离三人不过一丈远近了。

一条鳄鱼从水下潜了过来,呼的一口,就咬向无花的脚趾。

无花惊骇之下,用力一闪,身子失去平衡,晃了两晃,惊叫一声,就向水中倒去。

说时迟那时快,朱若真一手抓住无花快要倒下的身子,一手抓住袁崇焕的手臂,向竹筏上飞纵而去。

他们三人身在水面上,一条鳄鱼在水下忽然冒出头来,张开大嘴,就向三人咬去。

朱若真身负无花和袁崇焕二人的重量,眼见这一纵之势,够不到竹筏的距离,就要落向鳄鱼的口中。

无花和袁崇焕不及惊叫之际,朱若真纤足一点,脚尖点在鳄鱼的头顶,借力用力,落到了竹筏之上。

朱若真一落在竹筏上,就把无花和袁崇焕放开,无花和袁崇焕不及惊慌,连忙各找位置,平衡住竹筏的平衡。

朱若真从竹筏上抽下了两根竹子,交给无花和袁崇焕,让二人向前尽力划拨,同时大声说道:“非道二位前辈,快向前划,前面不远就到岸上了,大官和小官的竹筏被水冲了过来,离岸一定不远了。”

说来容易,做起来却不容易,在这黑暗的水中,到底有多少鳄鱼在水下等着他们。

非道二人早已满头大汗,手忙脚乱,非僧的手臂上不时滴下来鲜血,落到水中,刺激着鳄鱼,所以围攻二人的鳄鱼数量,远远超过围攻朱若真三人的。

无花和袁崇焕用尽平生之力,向前划动竹筏,朱若真拿过来袁崇焕的钢刀,一有鳄鱼拦截,就向鳄鱼猛砍,虽然伤不到鳄鱼,但也可以阻止一下鳄鱼的攻击。

道和非僧二人眼看朱若真三人的竹筏越来越远了,心中大急,一边拿刀剑护住身子,一边尽力向前划动竹筏,向朱若真的竹筏追去。

朱若真三人换乘了这个竹筏之后,稳固了许多,加上鳄大多都向非道二人进攻,拦截他们的反而少了,偶尔有二三条,都被朱若真等人躲过。

袁崇焕手中的火把已经燃尽,只有无花手中的气死风灯了,这种灯虽然不惧风吹,但却不太明亮,照不多大的地方。

朱若真三人忽然看到了二丈远的前面,隐隐约约有个石阶,一直向黑暗中延伸上去,心中大喜,知道这个水道到了尽头了,前面的台阶就可以上岸了。

三人划动竹筏,靠近台阶,但见台阶下苔鲜碧黑,石阶被水浸泡了几百年,光滑异常,滑不留足。

三人上了台阶,向后望去,只见非道的竹筏还距离五六丈远,火把照耀之下,但见非道二人都满头大汗,在尽力对付层层围攻的鳄鱼。

那些鳄鱼数不胜数,不时飞纵而起攻击二人,口中的利齿在火把的照耀下,闪动着令人心悸的光芒。

非僧伤了一条手臂,转动不灵,更显得吃力非常,圆圆肥肥的脸孔上,闪动着豆大的汗珠。

无花上到岸上,平静了一下悸动的心,喘息道:“朱姑娘,这二人虽然作恶多端,但现在大家同舟共济,你想个办法,救他们一救吧!

朱若真道“刚才我为了照顾你们二人,才没有出手救他们,现在你们都平安到岸了,我这就救他们出来。”

他们一边谈话,一边注视着非道二人的竹筏。

非道二人的竹筏,前后左右都被鳄鱼层层围住,几乎到了密不透风的密度,非道一手拿着火把,一手拿着竹竿向前划动竹筏,非僧垂了一条伤臂,一刀舞动长剑,护住朱围,招架围攻的鳄鱼。

朱若真距离他们虽然还有五六丈远近,但非道手中的火把很是光亮,照得他们朱围都很光明,从朱若真这个地方望过去,可以清清楚楚的看清竹筏上的情况。

朱若真正想大声说给非道一个计策,可以让他们逃脱,突然,朱若真和无花袁崇焕三人,看到了让他们触目惊心的一幕。

竹筏上的非道,慢慢的走到非僧的背后,突然出手,在非僧的背上用力一推。

这一幕入目,岸上的无花和袁崇焕二人都是大吃一惊,以为他们看到的不是真实的,这种诡异的动作,只不过是远处传来的光线扭曲,他们的眼睛花了,看到是假像。

非僧也是大吃一惊,惊骇、伤心、迷惑、恐怖诸般感觉一齐涌上来,他还来不及细想,身子还没有落入水中,就被无数鳄鱼围住。

非僧惨笑一声:“好!好!老大……”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脑袋就被一条鳄鱼的大嘴,整个吞了下去,与此同时,无数的鳄鱼围了上来,把他的身子活活生生的撕裂开,撕成了无数块,鲜血染红了水面。

无数的鳄鱼在争抢血肉,自相惨杀,整个水面沸腾起来,闻到鲜血气味的鳄鱼,疯狂起来了。

非道在鳄鱼为了争吃非僧的血肉,而自相惨杀,不及向他进攻的空隙,快速划动竹筏,向岸上靠了过来。在他的身后,整个水面都是鳄鱼在抢夺血肉而相互厮咬,血肉横飞,更显得触目惊心。

非道上了岸上,铁青着脸,一言不发。无花和袁崇焕鄙视他的为人,也不去理会他。

朱若真侧过脸去,不看非道,口中轻轻的说道:“其实,攻击鳄鱼最好的办法,就是发出暗器,射击它们的口腔,只要杀死一条鳄鱼,就可以造成混乱,让它们自相惨杀,好趁机逃开。刚才,我之所以不这样做,是怕在混乱中,鳄鱼撞翻了竹筏,无花兄和袁兄落下水中,更是麻烦。”

非道方才在混乱之中,不及细想,只想到牺牲非僧的身子来缓解一下紧张的局势,自己好趁机脱身,现在听到朱若真的话,方恍然大悟,白白失去了非僧的性命不说,还被人鄙夷和不屑,气的脸孔青中发绿,闷哼一声,也不说话。

袁崇焕把竹筏拉到岸上来,以防被水冲去,回去时找不到。

(以下情节有些恐怖,胆量小的朋友,最好在有人陪同的情况下阅读,呵呵。还是老话一句,大力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