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 上方有洞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6:44 字数:2202 阅读进度:236/326

朱若真道:“我也是听江湖传言,南极人魔在年轻的时侯,曾经和一位五毒教的巫师相恋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结合在一起,但是,南海人魔所居的岛屿,和五毒教的总坛,相距不远,所以两人还有牵连。”

无花说:“这位巫师,是位女人吗?”

朱若真道:“五毒教是个非常神秘的门派,不但教主是女人,下面掌权的,更全都是女人,只有一些下层职位,才是男人担当。现任五毒教主‘媚花夫人’,据说不但会奇法巫术,更是貌美如花,但也心如蛇蝎,但很少在中原露面,只在云南边界活动。和南极人魔相恋的那个女人,叫做‘屹罗婆’,别看名子又怪又难听,以前也是位美貌女子,后来做了五毒教中的护法大巫师,地位之高,仅在教主之下,甚至一些话,教主都要听她的,不但行事怪异,心肠之狠之毒,尤在媚花夫人之上,视人命如草芥,在云南边荒一带,令人闻风丧胆,只不过很少来中原,中原人物也奈何她不得。”

无花说:“你说的参于其中的,就是这位屹罗婆吗?”

朱若真道:“和南极人魔有关系的,当然就是这位屹罗婆了,他们二人一向狼狈为奸。不过,我还是想不通,千叶散人和南极人魔以及屹罗婆之间有什么关系。但这三人联起手来,那可真是难缠之极,不说天下无敌,也差不多了。更奇怪的是,千叶散人三人取到了财宝,千叶散人还在皇帝留着,并没有分赃享受,这可是怪事了,除非,他还有更大的阴谋,才会留在皇宫之中。”

无花道:“现在财宝已经被人取走了,咱们怎么办?”

朱若真冷笑道:“这财宝是先皇祖建文帝留下来,用来复国的财宝,岂能落在外人手中?我就算不想复国,也要把财宝找回来,用在应该到的地方,也不能便宜了那三个老魔头。”

无花说:“咱们现在,要不要从原路退回去?”

朱若真摇摇头,说:“不必从原路退走,这里,一定还有别的出路,咱们另找出路吧。”

无花说:“咦,你怎么肯定还有别的出路,是不是地图上有?”

朱若真道:“地图上没有别的出路。你看,咱们来的路上,机关埋伏都有,那批财宝,又不是小数目,如果从这里运出去,肯定会被机关射死。所以我断定,南极人魔进来之后,又打通了别的地方,从别的地方,把财宝运走的。”

朱若真一边说话,一边在墙壁上仔细的瞧看,说到这里,忽然伸手在墙壁上一推,一拉,本来光滑的石壁上,忽然开了一道门。

朱若真拉开门之后,随即后退两步,拦在无花面前,抽出宝剑,护在面门前,防止有机关暗器飞出。等了一会,没有动静,这才扭头对无花说:“无花兄,现在步步凶险,请你扶着自如兄,跟在我后面,不要乱碰乱摸,以免触动机关。”

无花不用朱若真吩咐,也不敢乱碰乱摸了,当下连连应是。

朱若真一手把宝剑护在胸前,一手持着火把,走了进去,只见这是一间十分宽敞的地室,足足有三间房子那样大小。

此时,地室中空荡荡的,空无一物。

朱若真微叹一声,说道:“我相信,这里面原来一定是堆满了金银珠宝,形如小山,现在,却被南极人魔三人,洗劫一空,只有一间空房子了。”

朱若真一边说,一边用火把,在地室中细细查看。

无花站在地上,不敢乱动,原地站着。他扭头看了看袁崇焕,见袁崇焕虽然昏昏欲睡,神智不清,但呼吸还在,应该没有生命之忧。

朱若真观察了一会,又回到原地,说道:“奇怪了,并没有找到出口。难道说,南极人魔,真的是把财宝从通道中动走的?但是,那些机关暗器,足以射死数百人,财宝又是重物,他不可能平安无事的从上面通过。”

无花说:“朱姑娘,既然财宝不见了,咱们只好原路回去了。你看一下自如兄,会不会有性命危险?要不要赶紧医治?”

朱若真又为袁崇焕把了把脉,翻看了一下他的眼皮,说:“无花兄放心吧,自如兄只不过被毒烟波及了一下,并不会毙命,只要出去之后,我就有办法救治他。”

无花这才长长松了口气,想到自己一时大意,差点害了袁崇焕一条性命,不由暗暗惭愧。此时,无花更佩服朱若真的镇静若恒,头脑缜密。

朱若真又在思索着什么,无意中一抬头,忽然笑了,说道:“我真是糊涂了,一直在墙壁上寻找机关,却没想到在上面寻找。咱们现在山腹下面,我就以为地室上面会是山体,却没有想到,山体也有山洞,如果找到地洞,就能通到下面来了。”

朱若真想到这里,把手中的火把举高,在上壁仔细瞧看,过了不一会儿,就发现了不同。

地室的上壁,也是光滑如镜,只有这一处,有一个樱桃大小的圆点,如果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朱若真伸出宝剑,用剑尖在圆点上面,轻轻一触,随即跳开,跳到无花面前,注意着动静。

只听随着格格格格的声音,地室的上壁,忽然缓缓打开,露出来一个方桌大小的洞口。

朱若真道:“他们一定是从这里,把财宝吊上去的,上面,肯定是出路。无花兄,你且等着,站在这里不要动,我先上去看看。”

无花说:“朱姑娘,你,你小心些。”

朱若真回过头来,一双亮若星辰的眼睛,凝望了无花一会,忽然放射出几缕温柔,微微一笑,道:“你也小心些。”

无花怔怔的望着朱若真,只感到朱若真这一笑,真是美到极点,百花齐放都不足以形容,再加上朱若真男儿装扮,更有一种洒脱的味道,让无花心头鹿跳,销魂不已。

朱若真走到洞口下方,抬头望去,洞口中黑沉沉的,但依稀间,仿佛看到有些光亮。

朱若真大喜,知道那光亮处,就是上面的夜色了。

她估算了一下距离上方的距离,大约有十丈多高,以她的武功,还不能一跳而上。轻功讲究的是纵远蹿高,但这洞口太窄,垂直上下,任何武功高手,也不可能像拔萝卜一样,垂直九十度角,拔高十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