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 现在回去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6:47 字数:2200 阅读进度:243/326

黄风带着人走了之后,山洞中安静下来,只有留在地上的两个火把,闪闪烁烁,照亮了山洞,也照在朱若真闪烁不定的脸色上。

无花偷眼打量着朱若真,从朱若真的脸色上,可以知道朱若真正在心中挣扎着,来决定对自己的态度。无花心中忐忑不安,心情一点一点下沉,知道今天再想和朱若真重续刚才的温情,是难上加难了,以后有没有机会,还很难说。

睡不成了!

无花看到朱若真最后脸上露出坚毅的神色,他心中一酸,知道完了,朱若真下决定了,这种脸色,肯定不是和他继续欢好。

果然,朱若真当作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只字不提,她抬起眼角,静静的瞧着无花,对无花说:“无花兄,袁兄还在下面,我去救他上来,你在这里看着洞口,不要被刚才那个人又跑出来,一有动静,就大声示警,我就快点上来。”

无花嘴上说:“好,你下去吧。”心中却沉了下去,刚才还亲昵的叫他小傻瓜,现在又改成无花兄了,看来,不但睡不成,关系又退回去了人生只若初见。

朱若真不再说话,走到洞口前,跳了下去,行动之间,又恢复了以前的洒脱,和刚才在黑暗中在无花身下呻吟婉转的那个女孩子,判如两人,如果不是无花亲历,绝对想不到刚才在他身子下婉转呻吟差点娇啼承欢的那个女孩子,就是眼前这位风姿洒脱行事果断的朱若真。

无花叹了口气,俯身从地上捡起一个火把,走到山洞洞口,监察着外边的动静,防止有人进来。

朱若真背袁崇焕上来,却是很快,她心中对袁崇焕没有那个意思,袁崇焕又在昏沉中不当她是女人,所以两人之间没有发生什么纠缠,只不过朋友间的关系。朱若真解下一件外衣,把袁崇焕系在背上,纵跳了数次,就出了洞口,来到上面的山洞。

无花从朱若真手中接过袁崇焕。

朱若真又找到机关,把地室的门关上了,免得有人进去。这机关设计的非常巧妙,从山洞口只能关掉机关,却不能开启机关,所以下次再想进入,只能从河流中的水道中进入。

从此之后,建文帝建成的这座地下宝库,就湮灭在小灵山的山体之下了,也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

无花扶持着昏昏沉沉的袁崇焕,说:“咱们现在回去吗?”

朱若真道:“先回法华寺,我要为自如兄疗伤。”说到这里,皱了皱眉头,说道:“无花兄,现在没有马车供咱们使用,只能麻烦你背上自如兄了。”

无花笑了笑,说:“别的我没有,力气倒是有的。”说着,把袁崇焕背在背后。

朱若真在前领路,走出山洞,四下观望一番,发现所在之地,是小灵山上面的一个偏僻山洞中。她拔出长剑,斩荆披棘,为无花开路,不到半个时辰,就走出了小灵山,来到了通向法华寺的大道。

无花内力深厚,气息悠长,背着一个人,奔走在崎岖不平的山道上,仍然面不改色,甚至呼吸还很平稳,并没有感到疲劳。

走到大道之后,朱若真望了一眼无花,说道:“无花兄,你好厉害的内力,假以时日,一定大放异彩,名震天下。”

无花淡淡一笑,说:“我并没有称雄武林之心。”

朱若真也笑了笑,说:“无花兄淡泊名利,令人佩服。”

又抬头望了望天色,说道:“此时距离天亮,还有半个时辰,黑夜之中,大道上没有别人,咱们就放开脚步,天亮前就可以到达法华寺了,也好早点解救自如兄。”

两人加快脚步,在大道上奔驰起来。

朱若真身形如行云流水,潇洒自如,无花却是内力深厚,信步奔跑,也自有一番洒脱从容。朱若真有意试试无花的脚力,暗中加快脚步,但无花背着一个人,还是能跟上她的步伐。朱若真暗暗称奇,惊佩无花的内力,她又加快了脚力,几乎用上了十成功力。

无花毕竟背上背负着一个人,又不会调息内力,还是比不上朱若真精湛的修为,累得大汗淋淋,不由开口说道:“朱姑娘,你慢点,我跟不上你。”

朱若真微微一笑,放慢脚步,说道:“再过两柱香时间,就到法华寺了。”

无花想了想,说:“朱姑娘,到了法华寺,我就不进去了,希望你快点把自如兄救好。”

朱若真心头微微一沉,不由放慢脚步,轻轻的说:“你要去东海找你师叔了吗?”

无花也知道,一到法华寺,他就要和朱若真分开了,时间不多了,他也放慢了脚步,说:“是呀,距离我师父对我说的期限,还有不到七天,从这里快马加鞭,至少也得在路上四五天,到了那里,我还得去找我找师叔。对了,朱姑娘,我师叔就在东海蓬莱阁,贵派也是号称蓬莱派,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师叔这个人?”

朱若真道:“你师叔的大名,我当然听说,不过,在蓬莱县的蓬莱阁,并没有听说有一位若水大师。”

无花心头一沉,知道寻找师叔的时侯,可能有点波折,不会太过顺利。他心中叹息一声,说道:“朱姑娘,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朱若真道:“我准备先去京城,去找千叶散人,然后再去云南找五毒教,或者去南海火云岛去找南极人魔。第一步,先去京城吧,也好一路上照顾自如兄。自如兄是要去京城赶考,考试明年的春闱,他是准备在京城过春节,找间房子读书,明年开春就要参加科试了。他现在中了毒烟,就算治好,身子也很虚弱,至少也得两个月才能恢复完好。他是为了帮我,才受的这苦,我有负责把他送到京城,我也准备去京城找千叶散人算算帐。”

无花道:“自如兄伤成这样,都是我不好,现在,我不能照顾他,只能请朱姑娘多多尽心,把自如兄照顾好。”

两人说到这里的时侯,在东边天空传出第一丝光亮的同时,他们也望到了庄严的法华寺。

他们心中一沉,脚步更是不知不觉慢了下来,好像他们不愿走近法华寺,因为他们知道,法华寺将是他们分别的地方,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那可是遥遥无期,只要一别,可能就是天涯飘零,从此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