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我会温柔的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6:51 字数:2424 阅读进度:251/326

李玉蓉更是芳心怦怦直跳,她还没有摸过男人,手掌中师哥雄壮的武器,在她手掌中炙热的颤动,让她全身阵阵酥麻,她又喜又爱,又怕又羞,却又爱不释手,用娇柔的纤手,在上面轻轻的抚摸着,偶尔套弄两下……

无花舒服的快要飞上天了,李玉蓉纤秀的小手,娇羞的女儿态,生涩的动作,都让他欲望腾腾而上。

无花微微笑着,把嘴唇凑在李玉蓉的耳朵上,低声笑道:“师妹,我被你摸了,现在,我要来摸你了……”他一边说着,一边不等李玉蓉说话,就把手掌悄悄的伸了过去,摸到了李玉蓉的胸襟。

李玉蓉胸上被袭,本能的身子一颤,手掌也紧了一紧,更让无花舒服。

无花先隔着衣服,在外边揉了一会,感到李玉蓉胸上的顶点已经坚挺起来,他悄悄的把手掌伸进去,手指接触到李玉蓉温香腻滑的肌肤,无花欢快的想要叫喊出来。

李玉蓉从嗓子眼里,发出了销魂的呻吟,身子颤抖的更厉害了,整个棉被下面,都轻微的抖动着。

无花的手指,轻轻的温柔的揉捻着两座峰的峰顶,轻声笑道:“师妹,硬了……”

“师哥,你好坏……”李玉蓉嗯哼了一声,努力的说出了这几字,身子又是一阵颤抖。

“嘿嘿……”无花笑着,手指头动的更厉害了。李玉蓉的喘息和呻吟声也更销魂了。

无花摸索了一会,开始解李玉蓉的上衣。李玉蓉缩在被窝里,像只温顺的小羔羊,任无花宰割。无花很温柔的轻巧的解开了李玉蓉的上衣衣扣,轻轻把李玉蓉的外衣和里面的衣衫都解开了。

幸好是在棉被里面,没有春光外泄,李玉蓉虽然羞涩,但她头脸都在被窝里藏着,不让无花看到她的羞涩。

无花解开了李玉蓉的外衣,占据了她上方的阵地,又开始把魔爪向李玉蓉下方的阵地侵袭过去。他的手掌,温柔的从李玉蓉的胸向下滑,沿着平坦光滑的小腹,向下滑去,所到之处,手掌下温软的肌肤,阵阵颤动,无花几乎可以用手掌感到李玉蓉肌肤上的嫣红和颤栗。

无花的手掌,来到李玉蓉小腹下面的时侯,李玉蓉颤抖的更厉害了,她的一只手掌握着无花的坚挺,另一只手掌,忽然伸出来,按在无花的手掌,低声嘤咛道:“师哥,我怕……”

“好师妹,不要怕,我会很温柔的……”无花在李玉蓉耳边轻声笑道,他的手掌温柔而坚持的向下滑去,李玉蓉犹豫了一下,放松了无花的手掌。

无花的手掌,轻巧的解开了李玉蓉裤子上面的腰带,腰带松了,无花并没有先着急脱下来她的裤子,而是把手掌悄悄的从裤子上面,向下探去,越过一片原始森林,探索到一片最神秘的幽谷……

李玉蓉的身子忽然颤抖的更厉害了,她张开嘴巴,用牙齿咬着棉被,不让她自己颤抖,但还是颤抖的厉害,她止不住这种颤抖,这颤抖中,有渴望,有惧怕,有向往,更有少女的羞涩。

“师妹,你湿了……”无花在李玉蓉耳边轻声笑道,手指更灵活了。

李玉蓉在无花灵活的手指下,发出阵阵呻吟和喘息。她被无花这样一说,更是羞涩,忽然一转头,轻轻的咬在无花的肩膀上。无花吃痛,但并不很痛,笑着,在棉被下面,用嘴唇寻找李玉蓉的嘴唇。同时,他的手指还在灵活的运动。

无花的嘴唇,先找到了李玉蓉的脸颊,在她脸颊上吻着,去寻找她的嘴唇。棉被下面的李玉蓉的脸颊,热得烫人,她颤抖的唇瓣,像在风中的花朵,颤抖着,等着无花来吻她。

四片火热的嘴唇,终于凑到一块,在棉被下面,开始热吻起来,像两个贪婪的小孩子,相互吻着对方,还把舌头伸进对方的嘴里,丁香暗渡,玉舌生津。

李玉蓉平躺着,微微侧着头,和无花接吻,一只手,轻轻的按在自己的双腿,因为无花的手指,在她那里动的太放肆了,她的手掌放在那里,虚虚的按着无花,其实,她并不是要阻止无花,也不想阻止,她的手掌放在那里,只不过是她不知道放在哪里才好,她有些手足无措。她的另一只手掌,还握住无花,当无花的手指在她身体里灵活的运动时,她的手掌也就相应的加大了握住无花的力度。

无花伸出一条胳膊,曲起来,让李玉蓉枕在他手臂上,他的手臂微弯,把李玉蓉的脸扳过来,和李玉蓉接着吻。他的另一只手掌,还在李玉蓉的双腿间放肆的活动着,时而温柔的轻扣,时而粗鲁的磨擦,但并不深入,只是在外边打转。就是这样,仍然让李玉蓉的身子阵阵颤抖,在他手指下,喘息着呻吟着,像只蝴蝶在振动翅膀……

“师妹,现在可以了哟,我要来了……”无花按捺不住自己翻腾的欲望,想要引弓上马了。

“嗯……”李玉蓉的声音轻微的几不可闻:“师哥,我怕,你,你可要轻点……”

无花一笑,迅速的脱下自己的衣衫,褪下自己的裤子,翻了个身子,压在师妹的身上。

“师妹,你把双腿分开一些……”

“师哥,我怕,你,你慢点儿……”

“别怕,别怕,我会温柔的……”

“哎,疼!”

“还没进呢,疼什么?不要怕,放松,你是太紧张了,乖,师哥疼你,不要怕,哎,慢慢分开双腿……好了,我要进来了,放松,放松……”

“……哎,疼……”

“放松,放松,慢慢就不疼了……你别用力,我进不去了……”

“……疼死我了,不要,我不要了,你停下来吧……”

“傻丫头,这个时侯,男人怎么能停得下来?别怕,快进一半了……”

“……什么?还没有一半,天呀,这要是全进去,还不得疼死我……不要,不要……”

“嘿嘿……嗯,嗯,嗯……嘿,这一下子,可到底了——”

“天呀,我死了——”

车厢里面,发出来的呻吟和喘息,以及车厢的震动,传到了马车夫老李的耳朵中。马车夫老李盘着双腿,端坐在车头,穿着羊皮袄,缩着脖子,嘿嘿一笑,自言自语的说:“哎,还是年轻好呀!谁没有年轻过呀,想当年,俺老李也是把媳妇弄得杀猪一样惨叫,嘿嘿……”

老李自言自语着,把嘴上叼的旱烟袋,在车辕上敲了敲,又叼在嘴上,用力的吸了一口,扬起马鞭,抖了个漂亮的鞭花,大喝一声:“驾!”

两匹健马撒开欢儿,奔驰起来。

马车在前进,车厢里面也在前进,前进,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