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江花边月笑平生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6:54 字数:2184 阅读进度:258/326

戚继光笑道:“这位姑娘过奖了。请问小师父法号和姑娘芳名?”

无花说:“贫僧无花。”

李玉蓉说:“我叫李玉蓉,家父以前在朝为官,官拜御史左都,名讳上轻下城。”

戚继光肃然起敬,抱拳道:“原来李姑娘是名门之后。令尊轻城先生以前为官清正,继光虽然年轻没能得到面聆,仍然听过令尊的清名。不知李姑娘到这威海卫来,有何要事?”

李玉蓉道:“我和无花是来寻访师叔的,要从这里去成山头的翠岛,我师叔现在就在那里,如果去的晚上,明早可能就要离开,所以还请戚将军放行。”

戚继光笑道:“两位本来就没犯什么法,都是我的属于胡来,两位随时可以离开。”说到这里,忽然眉头微微一皱,又说:“翠岛是一个无人居住的小岛,两位的师叔是什么人?”

无花道:“我师叔是位僧人,法号若水。他现在就在翠岛,明天一早就会扬帆下海。”

戚继光恍然大悟道:“原来两位是来找大师的,失敬,失敬。”

无花又惊又喜,道:“戚将军认识我师叔?”

戚继光摇摇头,说道:“我并不知道大师的法号,他也从来不告诉我,从你嘴里我才知道大师的法号是若水。大师三天前来到威海卫的时侯,正好遇到我们的官兵和倭寇激战,当时倭寇中有一个首领,武功十分高强,我们官兵中没有人是他的对手,眼看就要溃败的时侯,大师忽然出现了,数招之间,就把那倭寇首领擒了下来,令我十分佩服,连忙上前参拜。但大师不愿说出法号,只说要去翠岛,过几天就准备出海。刚才两位说要去翠岛一位僧人,除了那位大师,就没有别人了。”

无花笑道:“既然如此,小僧就此和戚将军别过,去寻找师叔了。”

戚继光道:“翠岛只不过是个小岛,并不好找,不如就由我带两位前去,一来可以免去再受到官兵的滋扰,二来我也想再去谢谢大师的相助之恩。”

无花正愁不好寻找翠岛,听到戚继光自愿带路,当然高兴,笑道:“不知道为什么耽误戚将军的军务大事?”

戚继光忽然露出了讽刺之意,自嘲笑道:“我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旗长,还有什么军务大事?”

李玉蓉说道:“戚将军来是统领千军的大将军,怎么现在是一位旗长了?”

戚继光苦笑道:“咱们边走边谈吧。”

无花和李玉蓉重新坐上马车,马车行驶,无花撩开窗帘,隔窗和戚继光谈话。戚继光骑坐在马上,和马车保持平行,和无花谈话。

戚继光说道:“刚才李姑娘提的问题,现在我来慢慢说吧。不错,戚某自小就出身在将门,家父就是一位将军,所以我不到二十岁的时侯,就世袭了父亲的爵位,又在三年前的武举比赛中夺标,被派到北方和鞑靼作战,连战连胜,鞑靼不敢轻犯疆土。一年前,我被派到威海卫,出任指挥佥使,镇守威海卫,抗击倭寇。我上任数月,就和倭寇经过大小数十战,也都能取胜,也算是打出了小小的名头,倭寇轻易不敢侵犯山东沿海。只是,只是我得罪了那个昏庸的赵文华……唉,这事也怪我年轻气盛,不过,如果再有这样的机会,我还是会得罪赵文华的。”

无花奇道:“戚将军为何事得罪赵文华?”

戚继光道:“赵文华根本不懂军事军法,却被派来做抗倭最高指挥官,就是因为赵文华的干爸是严嵩。我初来威海卫的时侯,这里军纪散乱,时时有官兵扰民的事情发生,这沿海的百姓,不但要受倭寇的侵袭,还在受自己官民的迫害,苦不堪言,我来到之后,,重整军纪,治理整顿,为了杀一儆百,杀了几个胡作非为的军官,那些军官都是赵文华的亲信,所以赵文华怀恨在心,就想找个机会,把我拿下,但我杀那些军官的罪证确凿,他没有找到借口,只能怀恨在心,另找机会。”

“在威海卫有一家王员外,王员外有一个女儿,聪明美貌,赵文华早就垂涎王姑娘的美色,但王员外在本地很有善名,很得军民的爱戴,赵文华找不到机会下手。半个月前,赵文华终于忍不住了,找了几个官兵,假装倭寇,去强抢王姑娘,满足他的兽 欲。当时我正好带人出来巡夜,就把那些假装倭寇的官兵抓住了,把王姑娘救了出来。那些官兵就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了,态度强硬的要我放过他们,不然赵指挥怪罪下来,我担当不起。我当时大怒,就把那些官兵全都杀了,派人把官兵的首级割下来,送到赵文华的府上,这一来,乱子就大了,赵文华当时就恼羞成怒,说我滥杀官兵,要把我治罪。后来,几经周折,虽然没有把我杀了,但却贬了我的职位,从一个将军,贬为一个小小的旗长。”

“嘿,我戚某人在倭寇面前,可以说是百战百胜,威风凛凛,但却折在一个庸碌无能的自己长官手中,真是可笑。不过,我戚继光不是自甘堕落之辈,很快就会东山再起的。赵文华知道我能打伏,他不会真的把我杀掉,他还得指望我多杀倭寇,建了功劳,他做为山东沿海最高指挥官,也有沾光,说直白点,我戚继光杀敌,他赵文华领功。哈哈,我戚继光想要杀敌保国,竟然要与一个庸碌地能的长官虚与委蛇,真是可悲可叹,不知是我戚继光不幸,还是国之不幸。”

无花对戚继光更是佩服,庄容说道:“咱们大明王朝能为戚将军这样的人才,是国家之大幸,百姓之大幸,戚将军千万不要妄自菲薄,自暴自弃。”

戚继光豪迈的一笑,道:“妄自菲薄,自暴自弃,那是没出息的文人干的事,我戚继光身为一名武将,只懂得杀敌报国,纵横沙场。南北驱驰报国情,江花边月笑平生。一年三百六十日,都是横戈马上行。”

无花以掌击窗,笑道:“好,好,戚将军真是好志气,好威风!好一句江花边月笑平生!戚将军的洒脱和豪迈,只此一句,就足以流芳千古,激励后世。”

戚继光微微一笑,道:“信口拈得一首‘马上行’,倒让无花兄见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