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 岛主之女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7:20 字数:3255 阅读进度:301/326

无花原以为原小雪和小泽玛丽亚不会乖乖听话,谁知道二女只是微微一笑,就乖乖的清扫地板上的血迹。

无花感到奇怪,顺着原小雪刚才的眼光,望了过去,就望被他点中穴道的樱子向原小雪二女使了个眼色,好像在吩咐二人听无花的吩咐。

无花心中一动,这才仔细的凝视着樱子,慢慢说道:“原来你听得懂我说的话呀?”

樱子那双漂亮的眼睛,轻轻眨了眨,微微一笑,用汉语说:“我没说我听不懂,是你以为我听不懂而已。”

无花苦笑了一下,自己还真是大意了,太低估这个倭寇女首领了,她的手下的四个女将都会讲汉语,她怎么不会?

无花笑道:“你一直用倭语说话,我以为你不懂我们汉语。”

樱子又轻轻眨了眨眼睛,含笑道:“我是你们口中所谓的倭人,当然说话要用倭语了。你们的汉语在我们日本,可以说是上层社会必修的学课,人人以精通汉语为荣,我虽然不是贵族,也算不上精通,但要听懂你的话和让你听懂我的话,却不困难。”

无花皱了皱眉头,道:“你是不是故意被我制服的?”

樱子很灿烂的笑了,说:“你觉得呢?”

无花道:“你做为一个女子,能统领这数百个倭寇,一定有非常之能,怎么会被我这样轻易制服?我认为你是故意让我制住的,只不过,我感到奇怪,你为什么要故意让我要胁你呢?”

樱子嫣然一笑,说:“那是因为,我忽然又不想攻击戚继光了,所以就顺手牵羊,做个顺水人情,让你大大威风一次了。”

无花眼光一扫原小雪和小泽玛丽亚,说:“你们出去吧,我想和你们首领好好谈谈。”

原小雪和小泽玛丽亚向樱子望去,樱子眨眨眼睛,原小雪和小泽玛丽亚就退了出去,把房门关上。

无花正在向樱子走去,为她解开穴道。

樱子冰雪聪明,一看到无花的表情,就知道准备为她解穴,她轻轻一笑,说:“不敢麻烦你了,我自己来吧。”她轻轻抖动了一下肩膀,伸了个长长的懒腰,还打了个美丽的呵欠。刚才无花点在她身上的穴道,竟然对她不管用。

樱子没有被他制住穴道,也在情理之中,所以他并不惊奇,只不过心头微微一凛,他用的点穴手法是昆仑派高明之极的点穴手法,在樱子身上却没有作用,看来这个樱子的本领,真不可小瞧了。

樱子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之后,这才转过脸来,瞧着无花微微一笑,说:“这里面有一张床,一张椅子,你想要什么?”

无花既来之,则安之,知道现在主动权其实掌握在对方手中,也毫不惧怕,微微笑道:“你是女士,你有优先权,你先选吧。”

樱子笑道:“你现在知道我是女士了吗?刚才用刀架在我脖子上的时侯,你怎么不想想我是女士,万一割破了我的皮肤,或者在我脸上划个小口子,那不是毁了我的容貌?”

无花道:“此一时,彼一时也,刚才咱们两阵对敌,当然是刀剑相交,你死我活,现在咱们密室相谈,不必刀兵相见,无花自然会以礼相待。”

樱子凝望着无花,笑道:“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叫无花。我叫樱子。”

无花道:“樱子小姐。”

樱子点点头,又转眼扫视了一下房间中,说:“在日本,我们女人的地位十分卑微,什么都要顺从男人,我虽然讨厌那些繁礼,但无花先生今天是我的朋友,我愿意以礼相待,请你躺在床上,我坐在你床边陪你说话。在日本,男人躺在床上,女人是要跪在床边的,我现在坐在无花先生身边,只算是半礼,但这在我来说,已经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了,我从来没有在一个男人床边侍候过。”

无花笑道:“那我无花荣幸之至。”当下也不客气,向那张床铺走去,走到床边,转身坐在床上,把外边沾染血迹的外边僧袍掊下来,让在一边,又脱掉鞋子,舒服的在床上躺了下来,用枕头把脑袋垫高,惬意的叹了口气,说:“一夜没睡,躺在床上,真想好好睡上一觉。”

樱子温柔的一笑,说:“如果你想睡觉,可以先睡一会,过一会我再来打扰。”

无花道:“不必睡了,咱先说事吧。”

樱子道:“你可是害怕在睡着的时侯,我会暗算你?”

无花哈哈一笑,说:“我无花不是傻子,刚才在外边的时侯,如果不是你故意让我抓到,我根本没有机会要胁你。你如果想杀我,早就杀了,不用等我睡觉再来杀我。我奇怪的就是,你为什么不杀我?”

樱子微微一笑,先不说话,走到无花床边,伸手把一张椅子搬了过来,她就坐在椅子上,俯视着无花,神情洒脱中带着几许温柔,让人实在无法想像,这样一个漂亮温柔的女孩子,竟然可以统领数百数千个凶恶残暴的倭寇,她有什么本领可以让那些倭寇俯首称臣?

樱子坐下来之后,才嫣然一笑,说:“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全名,应该是花樱信子,按日本人的姓氏来说,我姓花,我叫樱信子,不过,我更喜欢别人叫我樱子,或者叫我樱花。”

无花听到这个樱子姓花,又想到她有一身好本领,心头一动,隐隐想起来什么。

樱子把无花脸上细微的表情看在眼中,微微一笑,说:“看来,你有点猜到我来历了,不错,我父亲就是碧螺岛主花三郎!”

无花心头一震,身子不由得从床上坐了起来,呀的一声。

樱子说:“你不用惊慌,花三郎虽然是我的父亲,但他更是我的仇人。”

无花皱皱眉头,说:“这是怎么回事?”

樱子没有回答无花的话,反而问道:“无花先生,你虽然是中原武林高手,想必也一定听过我们大日本民族的骄傲宫本武藏先生。”

无花点点头,说:“我听过宫本武藏先生的大名,宫本先生威名远扬,天下共仰,我们中原人士也很敬佩,据说,宫本先生是日本空前绝后的剑术高手,不但剑术超卓,为人也很正直。”

樱子点点头,说道:“宫本武藏的大名和威信,不但可以超越时空,也可以超越民族,他永远是日本的骄傲……”话锋一转,反问无花道:“那你知不知道,花三郎在成名之前,曾经要向宫本武藏学艺?”

无花听李玉蓉说过这些事情,所以说:“听说,听说宫本先生看出花三郎心术不正,所以拒绝收他为徒,花三郎就向日本另一位剑术大法次次郎学艺,经历了常人难以想像的艰辛,终于学成了最厉害的迎风一刀斩。花三郎艺成之后,就去向宫本先生挑战,但当时宫本先生已经去世,花三郎迁怒之下,连杀了宫本先生的三十二名弟子,在日本造成了极大的震荡。是也不是?”

樱子道:“你说的很对,但你可能不知道,被花三郎所杀的三十二名弟子中,其实有一位是宫本武藏的儿子,但因为是宫本的私生子,所以不为人所知,只以为是宫本的普通弟子。”

无花奇道:“宫本先生一代高人,怎么还有私生子?”

樱子微微一笑,说:“高人也是人,宫本先生是大日本人的偶像,更是很多日本女人的梦中的情人,能和宫本一夕之欢,是日本女人的梦想。其中就有一个日本少女,得到了宫本的垂青,两人发生了关系,生下了一个儿子。后来这个女人把儿子交给宫本,让他跟随宫本学习剑术,宫本知道是自己的儿子,所以对他另眼相看,不但在生前把一身所学传给了这个私生子,更把剑术要诀,留给儿子。宫本去世后,他这位私生子还没有练成宫本的所学,就被花三郎杀掉了……”

无花道:“可惜,可惜,如果宫本的这位私生子不是英年早逝,一定可以成为日本剑术大师。”

樱子叹了口气,说道:“那也不一定,因为宫本的这位私生子因为资质所限,难以登峰造极,他被花三郎杀死的时侯,并不是二十多年的小伙子,而是已经快要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了。”

无花道:“噢,快四十岁了,还没有练成,那就不成啦。”

樱子道:“也许是隔代遗传因素吧,宫本武藏的这个私生子虽然资质平平,难成大器,但他的女儿,却天资聪慧,对剑术极有天分。”

无花心中一震,道:“这个私生子,还有一位女儿?”

樱子微微一笑,说:“这有什么奇怪的?我刚才说了,宫本先生的私生子被花三郎所杀之时,已经是快要四十岁的男人了,有个女儿,也不是稀奇的事情。这个女儿在父亲被杀时,只有十五六岁,剑术还没有练成,她为了报仇,日夜苦练,根据他父亲留下来的宫本武藏的剑术口诀,竟然让她练成了,不到十八岁的时侯,就已经是全日本最厉害的女剑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