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真气逼酒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7:25 字数:3157 阅读进度:307/326

无花勉强笑了笑,又压了压上涌的酒意,这才说:“我点头是说这酒好喝,摇头是说,这酒劲头好大……”

说到这里,无花已经感到实在是快要压不下去了,酒都上涌到嗓子眼了。

就在此时,无花忽然感到,从小腹中涌上来一团真气,这团真气缓缓流动,在他全身形成一道暖流,暖流所到之处,翻腾的酒意,也没有那么难受了。

无花心头一动,不禁心想:“我的内力如此深厚,为何不用内力来化解这酒液呢?”

想到这里,无花心头兴奋起来,但他脸上不动声色,不让樱子看出他心中的想法,他脸上还是装做愁眉苦脸不胜酒力的样子,却在暗中运气。他试着用丹田中升上的那股暖流,带动体内的酒液,向小腹下压去,那酒液在他强大的内力带动下,竟然真的被压在小腹之中,不再翻腾了。

无花看到这一招奏效,心头大喜,眼睛无意中落到自己的手指中,心头更是一动,他又缓缓催动丹田中的真气,带动那酒液,向自己的手指尖涌动,体内的酒液来到手指尖之后,竟然从手指甲中涌了出来。

无花看到自己的想法果然实现,心中的狂喜,不禁嘻的一声,笑了出来。

无花这一笑,樱子吃了一惊,说:“你笑什么?”

无花恐怕樱子知道了他的事情,装做有些醉意的说:“这酒劲虽大,但是醉薰薰的感觉,还是很好玩的。我现在感到咱们好像飘在大海中,一荡一荡的。”

樱子笑道:“什么是好像,咱们就是飘浮在大海中呀。无花,你不会醉这么快吧?”

无花说:“当然不会醉这么快,你喝醉了,我还不会醉呢……”说着,打了个酒嗝,装做酒意又要涌上来,连忙闭上嘴巴,不说话了,一双眼睛,斜睨着樱子,眼睛中充满了笑意和酒意。

无花装的还真像,醉态可掬,还真骗过了樱子,樱子以为无花真的不胜酒力,已经喝醉了,所以微微一笑,说:“既然你这样说,咱们再来一瓶,你敢不敢?”

无花瞪了瞪眼睛,说:“有何不敢?”不由樱子分说,他就站起身子,伸手去拿酒瓶,在拿到酒瓶坐回来的时侯,假装头重脚轻,站立不住,连忙用另一只手去扶墙壁,正好抓到了窗子,才稳住身形。

无花这一下装的很像,再加上樱子以为无花真的醉了,所以不但没有怀疑,反而真心关切的说:“你小心点,别摔倒了,你要是醉了,就认输吧。”

无花嘿嘿笑道:“谁醉了?你才醉了,我这是故意装醉的,骗你的。”

无花的虚张声势,只是引来樱子的微微一笑,说:“既然你不认输,咱们就再喝。”

“喝就喝。”无花装腔作势,身子微微摇晃着,用手拍开酒瓶上的启封,一只手拿着酒瓶,向嘴里倒去,另一只手放在窗台上,手指斜搭在外边。

无花一边向嘴里倒酒,一边暗暗催动内力,把酒液向手指尖上逼去,他体内的酒液,从他的手指甲里面,缓缓向外流出,成一条细小的水线,细水长流,缓缓流出体内,滴落在窗外。

樱子看到无花的一只手臂放在窗台上,并没有起疑心,她以为无花是坐都坐不住了,才用手去扶着窗台的,所以她笑眯眯的瞧着无花向嘴里倒酒,她以为无花这瓶酒,倒不到一半,可能就要吐出来了,她还怕无花会吐到自己身上,污了她洁白的和服,所以把手中的那把折扇,放在胸前,只要无花一吐,她就用折扇去挡住,免得被无花喷射到脸上来。

让樱子有点吃惊的是,无花把整瓶酒,都喝了下去,虽然脸上的醉意更浓了,却并没有吐酒出来。

樱子有点吃惊,但也没有放在心上,因为有些人的酒量是比较怪的,刚开始喝的时侯,好像很难下咽的样子,但只要喝下去之后,忍一会儿再喝,就不会再像上次那样难受了,反而有种喝麻口的感觉,不过,这样喝下去,只会醉的更快。樱子以为无花就是这样的人。

无花用内力催动体内的酒液,从手指尖流出来,登时全身轻松,肚子里面不再难受了,他又喝下去的这些,也被他用内力逼出,他一边喝,一边流,如此循环,那些酒液只不过是借用他的身子,又流了出去,所以他体内的酒液,并不多,虽然感到微醉,但却不会像刚才一样难受的想要吐出来了。

无花不敢表现自己太能喝,他怕樱子知道了他的秘密,会说他耍赖,他要扮猪吃老虎,装做不胜酒力,把自持酒量大的樱子灌醉。

无花喝了这一瓶之后,打了个酒嗝,一双充满醉意的眼睛,笑眯眯的瞧着樱子,醉态可掬的笑道:“我厉害吧?樱子姑娘,你要不敢喝,就认输吧。”

樱子笑道:“在酒量上,我还从来没有输给过别人。”伸手拿起一瓶酒,二话不说,就向酒里倒去,比无花利索多了,而且那种洒脱劲头,比男人更有一番风味。

无花悄悄把手掌从窗台上抽出来,在衣服上悄悄擦了擦酒液,拍手赞道:“好酒量!”

樱子一饮而尽,放下酒瓶,目光晶亮的瞧着无花,说道:“该你了。”

无花伸手去拿酒瓶,刚伸到一半,又打了个酒嗝,停在那里不动了,眼睛瞪着,嘴巴闭着,好像很痛苦的样子,随时都会吐出来。

樱子悄悄挪了挪身子,怕无花吐在她身上,笑道:“你若要吐,就吐到窗外去,可别吐在菜上,菜就没法吃了。”

无花是假装的,他怕樱子怀疑,所以装做不胜酒力随时会吐。看到樱子果然没有起疑心,他就放心了,装做努力咽下去要吐出来酒液的样子,咽了口气,这才说:“谁说我要吐?我还没喝醉呢。”

他慢慢伸手拿过酒瓶,慢慢打开封口,皱着眉头,很无奈的望着瓶口,愁眉苦脸,好像真的不想再喝下去了。

樱子微微一笑,说:“看你好像喝毒药一样,你要真不行,就服个软,我又不会逼你。”

无花苦笑一声,说:“不能喝,也得喝,我不能输在一个女人手上。”

说完,就像咽毒药一下,开始喝了起来。这一次,他故意不像刚才喝的那样快了,而是一点一点的喝下去,在喝的时侯,眉头皱着,装做无可奈何的样子。

樱子微微笑着,她知道一般人喝酒有三个过程,刚开始不能喝,然后是喝的很快,再然后是咽下不去,无花的表演恰如其分,所以骗过她的眼睛,她并不知道无花已经用内力把酒液溶解去了。

无花喝完之后,愁眉苦脸的皱着眉头,吐了口气,连忙去夹了几筷子菜肴,压了下去。这次,他不敢再把手放在窗外去了,如果手掌一直放在窗外,聪明如樱子,肯定会瞧出一点苗头,所以他要先装在肚子里面一会,趁樱子喝酒的时侯,再把手掌放在窗外,流出酒液。这次他的肚子里面有酒,难受的表情,倒也不是全是装出来的,也有一半是真的,他又故意把这一半真的难受,发挥到最大效力,更是骗过了聪明的樱子,以为无花是真的快顶不住了。

樱花笑道:“我现在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再这样喝下去,会把身子喝坏的,我都不舍得了,你还是认输吧,认个输,不但可以得到天龙战舰,又可以得到十一个美女,还能得到宫本剑术,一举三得,这个输,可以认的。”

无花摇摇头,坚定的说:“不认,坚决不认输。别说话了,到你喝了,快吧。”

樱子摇摇头,笑道:“唉,你这个固执,是你的优点,也是你的缺点,不过,我喜欢!”

说着,樱子拿起一瓶酒来,这次,她不再向嘴里倒酒了,而是张口一吸,瓶中的酒,就像一道水箭,自动射向她的嘴中,这一招,竟如长鲸吸水一般,很是壮观。

无花不禁佩服樱子的武功了得,更佩服樱子的酒量,如果他不是用赖法,早就躺到桌子底下去了,而樱子一个女孩子,只凭真实酒量,就可以喝下去三瓶酒,而脸不改色,这份酒量,就是一般的男人,都要退避三舍。

无花又有点发愁了,因为现在樱子不是仰起脖子喝酒,眼睛还可以望到他,他就不能再把手掌伸到外边去把酒液流出来了。如果他还要把手伸出去,也可以,不过可能会引起樱子的怀疑,但如果这酒在他肚子中留的时间太长了,他可能就会真的醉了,而看樱子的架式,再来个三斤五斤的,还是没事,他可能一会就要醉了。

就在无花发愁的时侯,樱子已经喝完了一瓶,放下酒瓶,脸不改色,气不长喘,微微一笑,说:“无花,现在又到你喝了。你的内功也不错,最好也像我这样子,不用嘴唇碰到酒瓶,就直接吸出来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