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 八幡船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7:35 字数:3464 阅读进度:319/326

无花一侧身让过其一,随手出刀刺中一只鲨鱼的眼睛,另一条则从他后侧袭到的,他只好一掌扫劈出去。

“砰”地大响一声,那条恶鲨震歪数尺,砸在鲸身,力道极猛,巨鲸似是感到有敌人落在背上,一阵剧烈摇摆之后,便向海水中沉潜下去。

海水淹到无花脚上之时,他暗暗叫声不好,连忙伏低身子,紧紧的贴着鲸躯,免得被海水冲走。

可是在水中他就没有法子可以攻击恶鲨,相反的只有被袭击的危险。他心中暗暗大骂这条鲸鱼混账,但骂也没有用,一转眼间,他的身子已完全浸入冰冷的海水之中。

此刻虽是有刀在手,但在海水中一来运转不灵,二来瞧不清楚,根本没有作用。

巨鲸一面下沉,一面向前急游,速度极快。无花仍然感到巨鲨的侵袭。现下可就不知什么时侯会被巨鲨咬中一口,然后被其余的恶鲨嗅着血腥味追来,把他撕成粉碎。

他觉得生存的机会实在太渺茫了,何况纵然侥幸从鲨吻中逃生,这条巨鲸一直游到茫茫大海之中,有生之日不知道什么时侯才能回到海岛上。

无花心中阵阵懊悔,后悔自己不该离开海海岛太远了,现在小船没有了,想回也回不去了。

绝境是一件事,求生的意念又是另一回事,无花记起自己所学的绝艺中有一宗是“缩骨神功”,这是师叔传给他的,他已可以把身体缩小到像个小童一般大小。

他立刻施展缩骨神功,把身体缩小,并且尽力将身躯窝藏在鳍根的最深凹之处,此处,又用长刀封住向外的空隙,最低限度鲨鱼袭到之时先碰到长刀,也能有所警觉。

突然间海水压力大增,显然巨鲸已潜到很深,海水的颜色变得很黯黑,无花虽然张大双眼,却一点也瞧不见任何事物。

巨鲸潜行的速度一点也没有减少,无花必须得非常用力抓紧,才能不被海水冲离鲸身,这已是躲贴在鳍后才如此,若不是有巨鳍挡住大部份海水冲力,他早就脱离鲸身了,被抛入茫茫大海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长刀上没有什么动静,在他感觉之中好像已没有恶鲨侵袭。他自然不知道这是因为鲨群发生骚乱,正在自相残杀,所以被巨鲸潜落海底逃掉。

时间变得十分悠长难熬,无花努力调息体内气机,尽力不使气浊,但他知道自己不会支持得很久,因为他若是不要消耗气力抓紧木钩的话,那是潜浸水中几日几夜也不妨事,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同,抓紧木构消耗了他很大的力气,他虽然内力源源涌上来,但在海底之中,不能自由的呼吸,所以能够支持多久,他自己也不知道了。

无花感到奇怪,巨鲸为何能够潜行这么久而体力还不衰竭,假如它疲倦了,自然要浮上水面休息,可是巨鲸不休不止的向前急行,好像永远也不会疲倦一般。

又不知过了多久,无花已准备离开鲸身,忽然感到压力渐渐减轻,心中不禁大喜,忖道:“大鲸鱼啊,不枉我为你刺杀不少恶鲨,你快快浮到水面,让我吸几口空气,就算再沉下海来,我也不怕了。”

海水渐渐明亮,不久,他身上一轻,终于破水而出,回到空气中。

无花先长长的呼吸几下,把体内浊气完全驱出,然后凝神四望,但见水天相接,一片青碧,竟不知身在大洋中的什么地方。

无花知道海洋之大,远不是他以前所能梦想得到的,此刻但见碧海连天无涯无际,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顿时生起“大海茫茫”之感。

巨掠身上负伤多处,又经过一番挣扎恶斗和长程迅游,此刻似是疲乏无力的浮在海面,鼻孔中的水柱喷得急促而不高,要知鲸鱼须要呼吸,鼻孔中的水柱便是如此作用,此时急促而不高射,显然已经力乏。

天色虽然已近黄昏,但在海上仍然很明亮,无花是上午出海的,经历了一场大险大难之后,不知不觉已耗费了半日时间,天色已经近黄昏了。

他小心的贴上鲸背,放眼四望,四周围都是水天相接,瞧不见陆地影子。

无花心道:“巨鲸一向生活在海中,受伤之后,会不会游近陆地?倘若它一直游向茫茫大海之内,我纵是能够活下去,不曾渴死饿死,但独个儿在鲸背上活个三五年,只怕也得发狂啦。更何况,这海水是咸的,如何能喝?只怕支持不了三五日,就要脱水而死了。”

想到此处,他连打几个寒噤。

不久,天色已黑,无花又回到鳍后老地方,因为他怕巨鲸忽然沉下,没有抓持,一定会被海水冲走。

在天黑的时侯,无花在海水中,用长刀刺中一条尺长的海鱼,胡乱把鳞及首尾肠肚去掉,便生吃起来。

这等吃法在以前,他是万万不敢的,但是现在身归茫茫大海之中,求生的本能,让他忘掉一切,更何况,生鱼吃起来,也别有一番鲜美的滋味。

天黑之后,海天相接,繁星点点,一月如勾,海风也平静下来,整个海边一片寂寞,只有鲸鱼划开海水的声音。

无花不敢睡觉,怕在睡着的时侯,不自觉得松下手来,被海边冲走,没有了大鲸鱼,他在大海没有倚仗,只怕支持不到三天,就会沉入下去。他只好睁眼望着夜空,胡思乱想,越想越是懊悔,要不是他忽然想到海里面游玩,现在他一定是坐在竹轩小榭,品尝着樱花露的酒香,享受着樱子和十个东洋美女的服务,而现在,陪伴他的,只有冰冷的海水,和一个庞大的鲸鱼。

无花苦笑一笑,他实在困乏了,眼皮发沉,只好解下腰带,把自己手腕和木浆牢牢系紧,如此他一旦睡着滑落水中,还可以回到原处,然后,他一手勾住木浆,闭目假寐。

到了半夜时分,无花忽然醒过来了,倒不是他滑落水中,而是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或者是一种气味把他惊醒的。他现在耳目灵敏,有一种超常的第六感觉,可以测知危险。

他警惕的侧耳聆听,海风中好像传来一种响声,很是低微,但却不是幻觉。

在茫茫大海,怎么会有声音传来?

无花解开绑着手腕的腰带,悄悄跃上鲸背,举目眺望。

远处的海面上闪动着昏黄色的灯光,无花大吃一惊,心道:“我是不是发烧了,所以神智模糊不清,眼睛出现了幻觉?”

然后,他已瞧出那是一艘巨舰的灯光,总数不止一盏,瞧来好像在那儿停泊着不动,这又是诡奇难解的疑团,因为巨鲸没有游动,一直浮在水面,所以他晓得四下都见不到陆地,而这艘巨舰却在大海中停泊,这是什么道理?

纵然是此舰没有其他目的地,但食粮贮水总是有限,又有风暴之险,因此任何船只都不会停泊在茫茫大海之中的。

他把长刀横衔口中,回头向巨鲸瞧一眼,心道:“鲸鱼啊,再见了,我无论如何都得游到那般巨舰去,纵然那是倭寇的八幡船,也非去不可!”

他用最轻巧的身法跃入水中,迅快向巨幡停泊之处游去。

当无花已游近巨舰之时,天色快亮了,朦胧中可以瞧清一些事物,让无花吃惊的是,这巨舰竟然真的是倭寇的八幡船。

无花吸一口真气,加快游去,相距数丈,他已完全放心,暗想: “就算现在此舰起锚航驶,我也不怕被抛弃在大海之中了。”

为了怕被舰上之人发觉,无花又潜入水中,在水底下向前游去,直到舰下才冒出水面,只因这艘巨舰竟是倭寇的八幡船,他可不能露出形迹,更不能公开求救。

在靠近船尾处,无花找到一条粗索,悄悄的攀升上去。

无花可是全仗武功高强,体内真力生生不息,才不致于疲倦乏力,如若换了普通的人,就算水性极佳,但泅游这么远一般水程,这时也会四肢无力手脚发软。

他揉升到舷边,抬头一望,天边已露出曙光。他暗暗吃一惊,想道:“再过些时,全船之人都起来,那时再觅藏匿的地方就不容易了。”

眼光从船面甲板溜过,但见尾楼上灯光之下,有一名倭人靠着栏杆,正在打瞌睡。

无花寻思一下,把口中长刀放下,向海水投去,长刀刺开海水,悄然无声息的沉没水中。

紧接着他跃入船面,一下子就隐入黑暗中,溜到一个舱门,侧首一听,没有什么声息,便迅即进去。

从陡直的木梯落在舱内,却是一条甬道向中心走去,不一会,便听到锅勺之声。

他竭力镇静着再上前,有一道敞开的门户,窥视之下,里面是厨房,有两个人正在炊煮,此外,还有四五个人睡在两侧重重架设的窄板床上。

厨房内有几道门户四通八达,无花看准其中一道关闭着的门户,心想这儿大概是贮藏粮食的仓库。暗暗吸了口真气,无声无息地跃入去,落在门前。

这道门是否能拉得开?会不会发出响声惊动了那两个正在做事的人?无花一点也不知道,只在心中默祷,伸手轻轻一拉,那道木门居然应手而开。

门开之时微微发出响声,无花不管三七十二,一闪闪入门内,随手拉上,动作之快,有如闪电,灵如狸猫。

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