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赤鲨侯

小说: 无花不折 作者: 还珠 更新时间:2015-05-11 11:07:36 字数:3232 阅读进度:320/326

就在无花把舱门拉开的时侯,那两个弄炊之人果然惊动了,回头一看,舱房已关上了,全无事故,当下也不以为意,继绩他们的工作。

无花拉上门之后,一面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一面转眼打量,竟然真是一间贮藏粮食的仓房,四下堆放满一箱箱和一袋袋的东西,发出奇异的气味。

仓房内有许多坚固的木架,由地上直到上面的船板,架上都放有大包小包的物事,因有木板钉隔,又是轻便之物,所以纵是船身剧烈摇晃也不怕掉下。

这样,一间相当宽大的仓房便被木架间隔为许多格子,同时地面通道上还有方形的舱门,大概是底下的舱内还堆放得有粮食。

要知这八幡船上有二三百人之众,所以粮食占去极多的地方贮藏,以备一时迷航海上不致有断粮之忧。

无花大为放心,一直走到最内部,靠着舱墙,想道:“此处安全不过,还可以觅机偷食物充饥,只要此舰有一日靠岸,我就可以脱困了,但只有大小便不易解决,小便尚可,大便时发散极刺鼻的臭味,就会被他们发觉。又若三五日还忍得住,再久的话,那就非大解不可,这又是一个大大的难题。”

不过他目前没有时间担忧这些,在角落中坐下,靠墙处有两排麻袋堆起,他伸手摸一下,发觉是食米。

想了一想,又有计较,先取起靠内的一袋,搬到别处去,那儿便留下一个凹处。

他此举只是备而不用,因为仓内被木架隔成许多格子。以他的武功身手,随时可以在这些格子间闪避对力的视线,决计不会被敌人发现。

无花倚靠着麻袋睡了一会,船身摇晃不定,他发觉此船已开始航驶,厨房无时无刻不传来声响,可知船上人数甚多,所以厨中忙个不停。

大约到了午间,好像又停止航行。

他挪了一个地方,背脊靠着舱墙闭目假寐。

忽然间,隐隐听到说话之声,而且不是叽哩咕噜的倭语。无花精神一振,心想:“此船之上怎么会有汉人?”

语声是透过舱墙一道极细的裂缝透传过来,无花把耳朵贴在裂缝上,凝神听去。

只听一个声粗嗓暴之人说道:“阿宏,你对大首领和黑田船长说,敝上的为人外和内刚,所以特别请他们注意,就是谒见时礼数不可有丝毫简慢。”

当下便有一人用倭语说了一遍,接着便有一个声音低沉的人用倭语说了几句。

通译向阿宏说道:“大首领说,花岛主威震天下,绝世无双,他谒见时将执臣下之礼。”

无花不禁大吃一惊,心道:“怎么会如此巧合,这人口中的花岛主,一定就是那碧螺岛主花三郎了,天下姓花的虽多,但要说到威震天下绝世无双,也就只有那个花三郎了。那大首领要向他执臣下之礼,可就不见得是很惊人之事了。”

无花心中惊凛,更加小心翼翼,不敢稍动,生怕弄出声响,惊动了外边。

只听邻室中一个沙哑声音说道:“赤鲨君侯是主上最推重的五鲨候之一,想必时时入官晋谒主上,大概不会弄错地点。”

此人声音从未听过,因此无花推想得出此人必是黑田船长无疑。他迅快的向墙上四下张望,忽见上面尺许处隐隐透入一丝光线,赶紧移眼贴隙,凝神窥视。

目光透过细隙,只见那边是四力船舱,当中一张坚木方桌,四面各有一张高背椅,都似是钉牢在船板上,纵是颠簸摇摆,也不会移动。

背向着他的高背椅上没有人坐,其余三椅上都坐得有人,正面对着他那张椅上是个四旬左右的中年人,只眼射出阴鸷的光芒,穿着黄色夹袍,宽袖的外挂上有个飞鱼图案的纹章。

左方的矮短汉子衣服也差不多,只不过外挂上的飞鱼纹章较小,从而得知他地位较低,定是黑田船长无疑。

右方的是个雄伟大漠,相貌凶恶,身披银灰色长衫,面前的桌上摆着一个红布扁形包袱。他右手搁在包袱上,因此无花瞧见他指上戴着一只红宝石的巨大戒指。

此人身边站着一个形貌猥琐的汉子,不问而知乃是专司通译的舌人阿宏。

他瞧清楚这几个人之后,心中还在回味那黑田船长为何会提及地点的这个问题。而从黑田船长的口中,他又得知那长衫客就是花三郎手下五鲨候之一,五鲨侯想必就是五名高手。

无花不久前刚吃过鲨鱼的亏,差点丧命在鲨鱼腹中,所以一听见“鲨”字就头痛讨厌,暗中已生出敌意。

赤鲨侯哈哈一笑,道:“不会错,我就在碧螺岛上侍候主人,怎么会弄错地点?”

黑田船长干笑一声,说道:“黑田失言,请君侯见谅。只是碧螺岛一向有严令,任何船只不敢靠近,黑石胆子虽大,却也不敢得罪群侯和岛主。”

赤鲨侯得意的顾盼他们一眼,开始说话,这时不但黑田露出十分注意的神情,连无花也不禁耸起耳朵去听。

赤鲨侯道:“你怕什么?如果不是主上吩咐,本侯会来见你?有本侯领路,你什么都不怕。”

黑田船长又连连点头称是,又转头向旁边的北条首领释放。

北条首领用生硬的汉语的说:“我听得懂汉语,也会说几句,不用你来翻译了。”

说着,北条大首领突然站起身,望着朱赤鲨,用低沉而有力的声音说道:“本人心中有个疑团,无法解答,还望君侯指教。”

朱赤鲨道:“好说了,大首领但说不妨。”

北条缓缓道:“本人无法无能,比起丰田英首领来,大大不如,但花岛主却肯答应助我除去丰田英,使我成为真正的大首领,不知是何缘故?”

朱赤鲨反问道:“英田英如何比得上你?”

北条道:“他不但武功胜过我,就连智谋也强我很多。”

朱赤鲨道:“若论智略武功,也许比丰田英稍差一些,但这不是主要的。主上选中你的时侯,已经查过你的底细。十二年前,你在日本挑战柳生剑云,在三十招之内,把当时北海道第一高手柳生剑云打败。八年前,你以一人之力,搏杀了名古屋三浪子,只用了十五招。这些傲人的记录,可有错误?”

北条虽然心中惊凛花三郎对他调查的清楚,但听人提到自己平生最得意的战役,还是暗暗得意,笑道:“花岛主和君侯目光如灼,明察秋毫,佩服!佩服!”

朱赤鲨却话锋一转,说道:“北条首领,你虽然厉害,但在主上眼中,却可以说是一文不值。”

北条脸色一变,难看之极,道:“花岛主天下无敌,神功盖世,北条当然不是对手。”

朱赤鲨微微一笑,说:“你可是心中很不服气?告诉你吧,别说你的武功在主上眼中不算什么,便是在本侯眼中,也不过尔尔。”

北条的脸色更加难看,道:“是吗,君侯常在花岛主面前侍候,想必得到了花岛主的真传,某家很想开开眼界。”

朱赤鲨微微一笑,道:“好说,好说。”说到这里,轻轻的举了举戴着硕大戒指的手掌,又若无其事的安下来了。

就在这一霎时,从空隙中瞧见的无花,只见从朱赤鲨戴着戒指的手指尖,忽然弹出一脱若有若无的白气,射向北条的头顶。因为舱中虽然点着灯,但光线并不明亮,再加上那道白色极淡,所以只有无花看到了,别人都不曾留意。

无花看到那道白色,明明就是内家真气所发出来的罡气,而能达到这种凝气成罡的高手,中原武林,寥寥无几。无花心中大大惊凛,这个朱赤鲨只不过是花三郎的一个手下,就有如此功力,花三郎的功力,更加可想而知了。

无花估算,这个朱赤鲨的功力之力,只怕不在他师叔若水之下,和那个号称日本第一高手的丰田英相比,也不遑多让,比起樱子手下的十大美女高手,还要高上稍许。这还只是花三郎手下的五大高手之一,如果五大高手齐出,无花是没有把握对付的。

无花虽然看到了,但那个北条首领,却还是浑然不觉,瞪着眼睛,等着朱赤鲨展露一手惊人的武功也好让他心服口服。

黑田船长忽然惊呼一声:“北条首领,你,你的发吉……”

北条也感到不对劲,连忙伸手向头顶一摸,脸色忽然就变得像是被人狠狠的抽了一巴掌,铁青之极。原来他头顶上挽的吉儿,被朱赤鲨无声无息的用罡气射中,头发散乱了下来。

北条虽然脸色铁青,但也知道,人家朱赤鲨的功夫比他厉害多了,要不然,那一指点的不是他头顶的吉儿,而是他的咽喉,他现在已经躺在地上了。

北条向朱赤鲨躬身一礼,道:“多谢君侯手下留情。”

朱赤鲨悠闲的瞧着自己手指上的戒指,好像很欣赏自己的手掌,笑着说:“雕虫小技,倒让大首领见笑了。大首领,本侯的武功,你也见识到了,如果你也得到主上教导你几招,就会一生受用不尽,纵横海域,指日可待。”

北条先向朱赤鲨道谢了一句,随即又问了他还是没想明白的事情:“花岛主和君侯的美意,某家十分感激,但某家还是想来不明白,岛主为什么要选我做为真正的大首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