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天冥本体

小说: 武竞天择 作者: 二十六点 更新时间:2018-03-12 02:25:43 字数:2476 阅读进度:571/576

黑影擦着老头雪白的鬓角而过,轻易击穿他身后厚重的钢铁墙壁,远去不见。很显然!老头被这道从屋内射出的黑影给吓的不轻,他面带惊惧,一双老眼瞪的老大,哧的一下靠到在后方的金属墙壁上,一双腿像是筛糠一样颤抖不停,老头很快就靠着墙瘫坐在地。

“哼~若不是看在往日里你全心全力为本尊办事的份儿上,就凭你胆敢打断本尊休眠,就万死无赦。”

听着从小屋里传出来的话语声,老头颤栗着伸手擦了擦满面的汗水,让自己趴伏在地:“谢……谢主上不杀之恩……”

老头真的是吓坏了,他真切的感受到,刚才飞去的那一道黑影,只要稍稍偏离那么一丝丝,他现在就已经是一具死尸。

老头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那扇小门前离开的,当他重新走回自己位于研究所的工作间时,老头突然就像是失去了全身力气一样,瘫坐在座位上,然后就是仰头大口的喘气,眼里的惊恐之色,直到这个时候才缓缓消散。

“差一点、真的就差一点啊,果然在这个时候惊扰主上的真身,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这次……这才可真是幸运了……”

在白发老头这样感慨时,位于研究所中央位置的小房间里,却是忽然的灯光闪烁,像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一样。

说来!这间房子里的陈设是十分的简单,除了一架散发着一股股白茫茫冷气的设备外,就是一具通过好些管子连接在那架制冷设备上的冰晶棺,冰晶棺里也是白茫茫一片,所以看不清里面有什么,咔!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清脆响声,在这间寂静的小房间里,听来是那么的清晰。

咔咔~

又是几声清脆的响声,只见摆放在房间正中央的冰晶棺,那紧闭着的棺盖,慢慢往上打开了一道缝隙,嗤!一大蓬的炽白之气,透过那缝隙冲出来,很快就铺散开来,将整具冰晶棺给笼罩在白色寒气之中。

与此同时!远在美利坚的天冥,他忽然从原本打坐的基地房间消失,他的人直接就出现在基地下近百米的土石中,还是保持着那种盘腿而坐的姿势,只是他身上的气息波动,却是越发的剧烈起来,而包裹在他周身的护体壁障,却是稳定如常,这使得天冥能在这深土层中,保持正常的生命活动。

“一道真身所发出的能量攻击,很显然无法解决掉那小蝼蚁,看来必须回去一趟了,害我付出这般代价,郝宇!这次你必死!”

也不见天冥的嘴唇蠕动,就有声音从他的喉咙中发出来,然后就见天冥手上跳动的手诀,变换的速度也快了几分。

感到背后有强烈的能量波动,郝宇几乎是想也不想的,挥手转身就是一拳轰出,只听着轰哧一声爆响,郝宇直感到一股大力透过他的拳头,冲入他的身体,郝宇不由得向后倒飞出去好百米远,倒飞而出的时候,郝宇终于是把和他对拼了一招的敌人,看清了,那是一个看着模糊,他却无比熟悉的身影,没错!那一样飞退而回的,正是天冥,不过却是一个模样有些吓人的天冥,他的一张脸干巴巴的,布满皱褶,全身如一道飘荡着淡薄的黑气,摇曳着倒飞出去。

“你是什么东西?”

虽然从眼前这道黑影上感应到纯粹的天冥气息,可郝宇不会真的认为,现在站在自己眼前的这道如烟般摇曳的身影,就是天冥本尊,而且他也没有从这奇怪身影上,感应到有灵魂气息的存在,那如烟的黑影里,只有一缕模糊的意识能量存在。

回应郝宇的,只是那黑影脸上的一抹扭动的诡异笑容,然后黑影就再次朝着郝宇飞扑了过来,毫不犹豫、一往无前。

相互交手一番过后,郝宇惊讶的发现,眼前这道越来越浅淡的身影,发挥出来的战力,居然在圣级层次,而且郝宇也对眼前这黑影的身份,有了猜想,它很可能就是天冥的一招特殊攻击。

十数招后,黑影终是因为能量耗尽,在一阵劲风吹拂中,哧的轻响中,随风飘散,虽然解决了这个奇怪的拦路者,郝宇的脸上,却是没有多少高兴的意味,相反他的心里升起了担心:“没想到啊,天冥这个家伙居然这么的强,光是他的一道攻击,就能拖住我这么久,亏我还想着在短时间内解决掉他,还真是自大了啊……”

虽然心里多少会有点颓败,但郝宇很快就又恢复了过来,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身形一展,就如一道雷光一样,一闪就从原地消失不见。

“呼~主上果然是无敌的,这就将敌人给打跑了。”

站在研究所的主控室内,看着巨大荧幕上的画面,天冥那十几个克隆体中剩下来的几个人,几乎是同时的,这样感叹道,听了他们的感叹,同样身在这间主控室内的其他人,一个个都眼露浓浓的崇敬之意,齐齐的点了点头。

轰隆!

忽的!整个研究所剧烈晃动了一下,惊得里头的人脸色大变,不少人都惊呼出声,可瞬间,就是一股震撼他们灵魂的压迫感,令众人一下就静了下来。

“一群没用的废物,连个人都拦不住,坏了本尊的大事。”

话语声犹在,人却已经追着郝宇而去,那速度,简直是快如流星划过天空,只是几秒钟,有着一张皱巴巴干尸一样面孔的天冥,就出现在郝宇身前,堵住他的去路。

看着停下身来的郝宇,天冥张嘴笑了,他张开的嘴里,是一嘴乌黑朽烂的牙齿,看着瘆人。

“嘿嘿!怎么?想要逃走?你既然敢找到本尊的家里来,就留下来吧,否则~怎么对得起本尊这唤醒的本体?”

天冥那干皱的头皮上,几缕能数的过来的枯白头发,随风飘动着,看起来就像是枯草一样,他说话的声音,像是从破烂的风箱里传出来的一样,听在郝宇的耳朵里,他不由就皱起眉头,更是运转起内息,才把心头的不适感,压下去。

目光一凝,郝宇浮在半空中,头发和一身衣物,随风飘动着,他紧盯不远处的天冥,摆好架势,准备随时出手攻击。

“原来这才是你的真面目,这么说来,之前你那副冯岩的面目,是你将他给……夺舍了?”虽然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当这话从自己嘴里说出来时,郝宇心底深处还是不由自主的浮起来浓浓的苦涩,对冯岩获得这样的下场,他总是觉得伤心的。

嗤!

回答郝宇的,是天冥飞扑过来的身影,还有他那张干尸一样吓人的脸上的瘆人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