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辶

小说: 吾乃大皇帝 作者: 子木 更新时间:2018-11-18 13:59:25 字数:2459 阅读进度:274/991

城门外。

大军聚集。

此番号称十万大军征东突厥,自然不可能十万人一起进发了。

李靖更是早早的跟着去了,还有侯君集等人。

虽然李泰看侯君集不爽,但是不得不说,现在的侯君集还是大唐赫赫有名的将领,就连魏征那老黑子都称赞他。

所以,剿灭东突厥这么大的事,身为大唐的名将,自然是少不了他的身影的。

校场,士兵人挤人。

人山人海。

“青雀,这里,这里,在这里!”一道破嗓子响起来,李泰看过去,只见一道胖嘟嘟的身影,正在对着李泰招手呢。

走了过去,李泰带着一脸的疑惑,问道:“涣哥儿,你什么在这?”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长孙涣。

这个家伙,什么会在这里?

站在他旁边,乐呵呵乐呵呵傻笑的,不正是房遗爱么?

这傻大个什么也在这里?

李泰眼中满脸的疑惑啊。

“你们是来给我送行的?真不愧是我的好哥们啊,好。”李泰大笑道。

“青雀,我的姐夫啊,甚的给你送行的?我们是来跟你同行的好不好?”长孙涣笑眯眯的说道。

“是的姐夫,我们真的是跟你同行去朔方的。”房遗爱瓮声瓮气的说道。

“啥?”李泰双目大瞪,显然是吃惊无比的。

“你们跟我一起去?我的天啊,你们老爹脑子没有坏掉吧?不知道前线很危险的,一不小心就要掉了脑袋的么?”李泰不由的说道。

把自己的儿子往前线送,关键是这几个家伙还没有什么本事,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你们老爹是有多恨你们啊?

“青雀有所不知,此番不但我们来了,谯国公家的柴令武兄弟也来了,还有魏家的、萧家的、唐家的,都来了,几个国公家的子弟,基本都到了。”长孙涣笑眯眯的说道:“这可是一次捞军功的好机会啊,谁不来,谁是傻子。”

“我老爹的心,也真是够宽的。”李泰不由的说道,这分明就是暗箱操作啊。

这是去打仗么?

这分明就是一群世家子去旅游!

去边境线上逛一圈,回来立马就有军功了,而那些普通的士兵则是用命去博取军功。

人比人,气死人啊。

不管是任何年头,投胎都是一门技术活。

人人生而平等,却也人人生而不平等。

“对了,姐夫,听闻你不是不想来么?甚的也来了?刚才涣哥儿还说,你可能偷偷的找借口,不来了呢。”房遗爱瓮声瓮气的说道。

这个家伙不但脑子缺根筋,说话也是缺根筋的。

“哎!”

李泰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叹息了一声,说道:“生活就像是强歼,而且还没办法反抗,既然不能够反抗,那只能好好享受了。”

长孙涣走到了李泰旁边的驴子,伸出手,拍了拍那鼓鼓的布袋,问道:“这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东西?酒么?”

“别……别拍!”

李泰大吃一惊,说道:“你不想活了,也不要拉上我啊!”

“什么了?”长孙涣很是不解的问道。

“什么了?你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么?火药!一不小心可是要弄死我们的东西啊。”李泰的心惊胆战的啊。

虽然不知道威力如何,但是……

李泰不敢想象了,总感觉刚才一阵心惊胆战的。

“哦,原来是药啊,我说姐夫啊,你真的生病了?不对啊,就算是生病了,也不用带这么多的药啊。”长孙涣很是疑惑,道:“姑父也不会这么狠心,让你带病去朔方啊。”

“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想半路装病,然后呆在半道上等着大军凯旋而归,我说姐夫啊,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这一次去绝对是一点危险也没有的。”长孙涣笑眯眯的说道。

“你才病了你,你全家都有毛病。”李泰暗暗的说道。

“对了,你脑袋上戴着的那头盔什么看起来怪怪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大光头呢。”长孙涣看向李泰脑袋上的圆形钢盔,好奇的问道。

“这是钢盔,经过我精心的设计的,圆形的,还特别的滑,这要是利剑砍上来,直接就把剑给劈偏了,这要是箭射上来,照样能够把箭给射偏了,什么样?厉害吧?”李泰洋洋得意的说道。

“姐夫啊,你不会真的骑着这秃驴去吧?”长孙涣看向李泰的驴。

各个都骑马,你骑驴?

“驴啥了?我跟你说,咱这驴,不但大,跑起来也不比马差。”李泰得意的说道。身下骑着的驴发出了一声一声兴奋的嘶吼之声来。

“那这黑大个又是谁呢?长的比房遗爱还丑,简直就是古之恶来啊。”长孙涣看向钟馗问道。

“钟馗!大唐文武双全的才子。”

“多少钱请来的?”

“十五锭金子。”

“多了,多了,这事要是给我帮你办,一锭金子,我能帮你请到十个人,一个个比他还要丑,比他还要像恶来。”长孙涣不由的说道。

听到长孙涣的话,钟馗不由的冷冷的哼了一声。

显然,相当的不满。

“姐夫,你看我这马如何?”长孙涣挥手,让自己的仆役牵过他的马来。

乃是一匹枣红马。

不过,在这马的额头上,赫然长着一只尖尖的独角。

“这……”

李泰顿时有些吃惊,问道:“独角兽?”

“甚的独角兽?此乃是赤兔。”长孙涣很是得意,道:“人中吕布,马中赤兔,这可是花费了我一百金从一名商人那换来的。”

“可惜了,可惜了。”李泰不由的摇了摇头。

而老驴发出一声嚎叫,向前一步。

脑袋撞在了那独角上。

独角应声而落。

原来,那独角是装上去的装饰品啊。

“姐夫,我的这双打同锤如何?”炫耀完了马,他又炫耀起了武器来。

“看起来蛮不错的。”李泰附和的说道。

“是啊,威风吧?”长孙涣很是得意的将铜锤子拿下来,挥舞了一下,也不知道是长孙涣的力气太大了,还是锤子的重量太轻了。

舞动起来还蛮像模像样的。

在场的人,似乎都有武器,就连房遗爱都有一根大铜棍子呢。

似乎,只有李泰手上是没有兵器的。

得,懒得理会这群武夫。

李泰拿出了墨镜,戴上。

“这黑黝黝的,难道就是你的武器么?”房遗爱不解的问道。

“你的武器才黑黝黝的,你的武器才黑黝黝的,你以为你是黑人啊!”李泰很是愤怒的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