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白

小说: 吾乃大皇帝 作者: 子木 更新时间:2018-12-23 09:26:11 字数:2368 阅读进度:344/991

“哟呵,好久不见啊。”

一声笑声响起来。

两女向后面一看,其中一人气鼓鼓的,另外一人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牡丹仙子自然是面带喜色,而旁边的小丫头则是气嘟嘟气嘟嘟的。

李泰下了驴,慢悠悠的来到了小丫头的旁边,捏着小丫头的微胖的脸。

“甚的?想好了?”李泰哈哈一笑,道:“想来我府上当丫鬟了?我跟你说,我府上的丫鬟,可比普通的家的大小姐高贵的多了,将来嫁个如意郎君,也不是不可能啊,哈哈哈……”

至于牡丹仙子,直接被李泰忽略了。

听说这女人最近又勾搭上了李恪了,也不知道这女人又跑来我家大门口要搞啥幺蛾子。

对这女人,李泰没有多大的兴趣。

漂亮是漂亮。

好看是好看。

但是,心机太重了。

“我才不要咧,我要一辈子跟在我家小娘身边,照顾我家小娘,才不跟你这坏人玩呢!”小丫头气嘟嘟的说道。

“小丫头,真是……没有的救了。”李泰翻了翻白眼,真不知道这白牡丹有甚好的,竟然让这小丫头死心搭地的。

难道,老子不够帅么?

难道老子不够威武么?

“请殿下为小女子做主!”突然,牡丹仙子跪在地面上,道:“只要殿下能够为小女子做主,小女子愿意为奴为婢,愿意做牛做马。”

“你觉得我缺你这一个女人么?”李泰嘴角露出一丝玩味儿,道:“我看啊,你是来错地方了,我可不是劫富济贫伸张正义的侠客,更不是铁面无私平公执法的包青天。”

“你若是有冤情,可以去衙门报案,现在这长安县的县令,可是当今的太子殿下,你也可以去找蜀王李恪,那家伙现在可是大理寺的人。”

“我不过是长安城里面的一个闲王爷,你找我我也帮不上你的忙啊。”李泰笑眯眯的说道。

“回殿下的话,我……我已经找过了,可是……可是……”牡丹仙子说着,自己就哭了起来,眼泪不断的流啊流啊的。

“哎,连他们都没办法,我也没办法了。”李泰挥了挥手,道:“小丫头,要不要入我魏王府玩玩啊,我有棒棒糖哟。”

“哼,坏人!”小丫头气鼓鼓的。

李泰笑了笑,然后慢悠悠的向府中走了去。

来到了府中,只见小阎婉有些局促不安的坐在大殿里面。

见到李泰回来了,赶紧站起来迎接。

“什么了?好像你有话要跟我说?”李泰微微一笑问道。

“夫君,其实……其实牡丹仙子也挺可怜的。”小阎婉说道,看来外面的事情,这小丫头也是知道一点的。

“可怜么?这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李泰笑了笑,道:“天底下可怜的人多了,我又不是救世主,那里能够救得了那么多的人啊。”

“可是……可是……”小阎婉也不知道到底是知道了些什么,很显然动了恻隐之心了。

“傻丫头,那女人可不简单呐。”李泰抚摸着她的脑袋,说道:“那女人是从南方来的,精通诗词歌赋,出身不简单啊。”

“而且,现在南方是岭南百越酋长的地盘,要么就是那些南方豪族,连太子哥都不接的案子,估计是南方的豪族。”

“现在,连天天想着睡她的李恪都不敢接手,十有八九她的那仇人就是老冯小冯之类的人了。”李泰嘴角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道:“你觉得,为了她一个不相干的女人,把大唐南部搞的乌烟瘴气的,值得么?”

“这……这……”小阎婉顿时是有些慌张了,她都不知道这些事情,总觉得一个女人在长安城挺不容易的。

“好了,好了,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李泰一把将她抱住,道:“傻丫头,外面的事情,教给我就好了,你在家里面负责貌美如花就好啦。”

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牡丹仙子么?

……

白牡丹叹了一口气。

原本以为自己的美貌能够迷倒李泰,可惜,她实在是想不通,为何李泰那么的讨厌自己,难道说自己不够漂亮?不够迷人么?

长安城里面的人都知道魏王泰乃是整个长安城最好色的人,为何道了自己这里却不凑效了呢?

白牡丹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魏王泰如今是整个长安城炙手可热的人物啊,若是能够迷惑魏王泰,自己的大仇也就有可报之机了。

哎!

白牡丹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娘子,我们走吧,我们不求那坏人了,哼!”小丫头气鼓鼓的说道:“那坏人有啥好的?不就是出身好一点么,有啥好得意的!”

说着,她还对着魏王府挥动着拳头,显得十分可爱。

“哎!”牡丹仙子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然后,慢慢的向百花阁所在的方向而归。

这已经是第二次被拒绝了,难道这个男人真的那么的狠心么?

“你去那边,帮我找一把油纸伞,我这太小了,遮不住阳光。”突然,白牡丹开口说道。

小丫头应了一声,向旁边的小商铺跑了去。

一辆马车,缓缓的跟在白牡丹的身后,慢慢的来到了白牡丹的身前。

马车停了下来,一声阴沉的声音响起来。

“白小娘子还请留步。”

“恩?”

听到对方的声音,白牡丹眉头不由的微微一皱。

“你是何人?”她的脸色露出一丝警惕之色来。

“莫要问我是谁,你只要明白,整个大唐只有我们能够帮你复仇,便可了。”低沉的声音响起来。

“那需要我做什么?”白牡丹眼中闪过一丝煞气。

“桄榔~”

一块铁令牌从马车里面丢出,落在了白牡丹的脚底下。

“现在你无需做任何的事情,过些时日自然有人拿着同样的令牌找你的。”低沉的声音从车厢里面传出:“以后的事,等你通过了考验再谈。”

“考验通过,你自然是自己人,若是考验不通过,那么你死。”一股杀机,从车厢里面弥漫:“你可以选择接受,或者拒绝。”

“选择接受考验,捡起令牌,拒绝考验,离开长安城,永远不要再回来。”

车中的人说完这句话,车子缓缓的向不远处而去。

白牡丹看着脚底下的的令牌,眉头微微皱起。

只见那令牌上赫然写着“不良人”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