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长孙老三

小说: 吾乃大皇帝 作者: 子木 更新时间:2019-06-03 10:08:44 字数:2377 阅读进度:721/991

天很蓝。

太阳很温暖。

走在考场,李世民满意的点了点头。

考间之中的士子,有的正在深思着考试的答案如何写,有些则是在奋笔疾书,有的则是三思而书。

人有百相,各有不同。

“这才是我大唐的希望啊,将来大唐征战天下,少不了他们的治理。”李世民扶着胡须说道:“青雀,这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今后大唐的江山就靠尔等去守了。”

李世民的想法很好,把自己的儿子分在四方,拱卫中原王朝。

可惜啊,人心多私,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老李家的人一个个都想当皇帝。

“咕噜噜!”

“咕噜噜!”

“咕噜噜!”

“……”

走着走着,突然传来了一声怪异的响声。

众人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名身才肥胖的少年书生正伏着桌面呼呼大睡,口水不断的流。

“恩?”

李世民看了他一眼,不由的微微皱起了眉头。

摇了摇头,向前。

没有再理会此人。

既然他如此的不懂得珍惜,那就睡吧。

这样的人注定了无缘中举了。

李泰看着对方,总觉得这胖子很是眼熟。

走了过去,敲了敲桌子,道:“醒醒?”

“谁啊?扰人清梦,不知道是很不道德么?”胖子眼中迷离,看向李泰,说道:“你……你……你……”

紧接着,眼中不由的露出一丝喜色,道:“原来是姐夫,姐夫此番进来,难不成是我阿姐让你来给我送考卷答案来了?”

“姐夫?”李泰有些疑惑。

这个家伙长的确实眼熟,但是自己似乎没有这样的亲戚吧?

不对!

这个家伙确实是自己的亲戚!

李泰算是看出来了,这个胖嘟嘟的小子不是别人,正是长孙浚!

长孙浚,长孙无忌第三个儿子。

这长孙家的伙食好,一个个长的胖嘟嘟胖嘟嘟的,简直和地主家的儿子差不多。

好吧,这个家伙确实是地主家的儿子。

“我都乔装打扮成这样了,你还能够认出我?”李泰很是惊讶,这个家伙的眼睛是不是也太毒了啊?

“起先,我是没有看出来的,不过嘛……”长孙浚得意的一笑,说道:“你的伪装简直就是太搓劣了,其实我一眼就能够看出来了。”

“恩?”

李泰顿时是吃惊无比,这长孙浚这么聪明?

“姐夫,你这大胡子太假了,还有你身上穿的这件衣服,也太不合身了,最重要的是,你见过哪一个九品的芝麻官身上带着一个一品的鱼袋的?”长孙浚得意的说道。

“额~!”

李泰算是服了。

真不愧是长孙家的狐狸啊,一个比一个精明。

“姐夫,那试卷的答案?”长孙浚一脸的期待。

似乎以为这李泰是给他送答案来了呢。

“没有答案!自己想,自己写,现在是考试!”李泰恶狠狠的盯着他,一眼,说道:“这是为国举才,你若是无德无能,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哎!”长孙浚叹息了一声,说道:“这题目这么难,谁能够做得出来?”

“明明几百两银子就能够做到的事情,非要亲力亲为,你说这皇帝姑父是不是太较真了?”长孙浚吐槽了起来:“姐夫,你说说,就这答案,只要往长安城的士子堆里面丢个百八十两的银子,自然有人帮忙解决了,何须吾等亲自提笔?”

“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给了钱还办不到的东西,给了钱还办不到,只能说明你给的还不够多……”

长孙浚吧啦吧啦的说个不停,吐沫横飞。

“你真是个人才啊,不过现在你可以滚了!”李泰摇了摇头。

长孙家的子弟,什么一个比一个精明,也一个比一个纨绔啊。

考场睡大觉,还考个毛。

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什么混进考场来的。

逛了一圈,李世民感觉自我良好。

李泰则是回到了自己的府上,然后准备着过几天的事情。

再过几天就是天策学院招收新学生的时候了。

天策学院成立一年了,程处弼等人也要准备当学长了。

然而,刚刚坐下,还没有做热呢,一道身影急松松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殿下,殿下,有人求见。”李忠气喘吁吁的说道。

“哦?何人?”李泰眉头微微皱起来,不会是哪一个人又想走举荐之路了吧?

“是石鲁山。”李忠说道。

“他们回来了?”李泰一喜,说道:“快,快传!”

李泰很是高兴,赶忙将石鲁山传了进来。

过了一会儿,李忠带着一名胡人,快步向李泰走了来。

“草民石鲁山,拜见魏王泰殿下。”石鲁山走入了大殿,单膝跪在地面上说道。

“石先生,我交代你的事情如何了?”李泰很是着急的问道。

不得不着急,毕竟那可是关乎大唐的一件重要的事情啊。

“原本是已经带了回来,不过……”石鲁山看向李泰,眼中有些担忧,似乎是害怕李泰听到了接下来的话会愤怒无比而把自己个斩了。

“不过如何?”李泰也感觉到了对方语气之中的怪异,眉头皱的更紧了。

难道说是出了意外不成?

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殿下有所不知啊,我们已经收集了好几车子足足上万斤的乌兹钢了,也运了回来了,但是在刚刚入西域的时候,却是被人给劫走了。”石鲁山说道。

“混账!”

李泰不由的大怒,道:“是那个国家劫走了?是高昌国还是鄯善?还是车师?这些西域人竟然敢打我的货物的注意,他们是活的不耐烦了么?”

“殿下,其实……其实不是西域之人所为。”石鲁山说道。

“那是谁?”李泰双目一瞪,难道是西突厥?

“是薛延陀。”

“什么?”

“我们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薛延陀的骑兵,货物就是被薛延陀的骑兵给抢走的,其中薛延陀的骑兵之中,有一位大将军说了,你和他们的王关系很好,他们劫走了货物,让你付款,此事我原本是不敢说的,但是我也不敢瞒着殿下你啊……”

听完。

李泰终于是明白了。

不由暗暗叹息了一声,说道:“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