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九章 自作聪明

小说: 吾乃大皇帝 作者: 子木 更新时间:2019-06-20 16:34:02 字数:2375 阅读进度:757/991

高昌王城渐渐地热闹了起来。

大唐士兵没有扰民,更是没有欺民,这让高昌国的百姓对唐军的好感多了不少。

城中,到处都安张贴这安民的告示。

“彼之甿庶,是汉魏遗黎,自晋氏不纲,因难播越,成家立国,世积已久。高昌之地,虽居塞表,编户之甿,咸出华夏……”

高昌的百姓,也都从自己的家里面出来。

发现,大唐的士兵没有传说之中的凶残,也都渐渐地放心了。

当西突厥的大军被唐军给灭了的事情传开以后,唐军在西域一带,已经成为了凶残的代名词了。

西突厥的两万精英死的差不多了,西域诸国还有谁是大唐的对手啊?

要知道,在西域人的心中,西突厥的骑兵是无法战胜的。

高昌王宫之中。

李泰正在祭祀自己的祖先李广、李暠、李歆、尹夫人、李恂等人。

三牲准备好。

香火准备好。

李泰穿着正装,带着一群臣子。

其中就有真珠可汗和昆仑小王子、祁连小王子。

两人就站在李泰的左右。

李泰拿起了一杯酒,高声,道:“诸嬴姓李氏的先祖在上,今不肖子孙泰,代父祭告诸位先祖,当年诸位先祖一统天下而不得,如今泰做到了,我大唐做到了……万望祖先保佑我大唐,成功攻略西域,威震四海八荒,成为真正的天下之主!”

祭拜了祖先,李泰又下了三道令。

其中一个,就是收敛好高昌王和高昌世子的骨骸,封为高昌国公,厚葬之。

第二个命令,就是派出兵力,收降高昌国的郡镇,真正的掌握住高昌国。

第三命令,登基造册,统计人口,分土地。

……

大街上。

一名年轻的胡人正在四处的看着。

“看来这魏王泰倒是一个懂得治理的人,这么快就恢复了高昌王城的繁华,虽然繁华程度还没有一个月钱,然而想来也是将近了吧?”

“我虽然是胡人,但是我可不比那些唐人差,如今无法步入朝堂,不过是因为还没有得到权贵的发现罢了。”

“若是能够攀上魏王泰,以我的本事,到时候就算是封侯拜相,也不是不行啊。等我发达了,那些曾经看不起我的人,我要你们后悔!”

眼中露出一丝狠色,他大步的向前而去。

自信满满。

来到了原高昌王宫门口,他被几名唐军给拦了下来。

“请帮忙通报魏王殿下,我乃是安国王族后裔索元礼,又重要的事情要见魏王殿下。”他说道。

“安国王室后裔?”一名唐军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正是。”索元礼微笑的说道。

“你等等。”一名唐军想了想,然后向里面走去。

此刻。

李泰正在逗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呢。

听闻有个安国的王族就索元礼的要见自己,李泰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索元礼。

安国人。

胡人!

“难道是他?”李泰笑了笑,说道:“估计是⑧九不离十了,让他进来吧。”

“喏!”

一名唐军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索元礼被带着,走了进来。

李泰示意,让侍从将两个儿子带离开。

“外臣索元礼,见过天朝的魏王泰殿下。”索元礼走了进来,微微行礼。

“无需多礼,你说你是安国的王族,可有凭证?”李泰眯着眼睛看向这亚麻色头发,碧绿色眼睛的年轻胡人。

“殿下,其实外臣是逃难而来,故而没有凭证。”索元礼微微一笑说道。

“如此说来,你也可能不是安国王族了?”李泰嘴角露出一丝玩味,这历史上的坏人,都有一个特征。

大胆!

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啊。

竟然敢这样大模大样的进来忽悠本王,难道他真当本王的好忽悠的么?

“殿下,你如此认为,我也无话可说。”索元礼淡淡的一笑,说道:“听闻殿下爱惜人才,故而我才来投奔殿下的,殿下应该看重的是我的才能,而不是我的身份,不是么?”

“你这话说的切实是有道理,但是你有何才能?”李泰问了起来。

听到李泰一问,索元礼整个人更加的高兴了,赶忙说道:“殿下有所不知,我从安国而来,对于西域这一带的情况,最是了解了……”

他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说的眉飞色舞的。

李泰听闻,眉头不由的微微皱起。

看来这索元礼还是真有那么一点的本事。

从西域各国的情况说到如今大唐的情况,从唐军入西域说道如何才能够让西域安稳,说着说着,就有些得意忘形的说到了别的地方了。

其中一点,就是如何审问犯人,似乎这个家伙对审问犯人,折磨人相当的心德。

“看来,他就是历史上那有家伙了,如此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李泰淡淡的一笑暗自说道。

过了一会儿,索元礼方才停了下来。

然后,问道:“魏王殿下,你觉得如何?”

“很好,很精彩,你这样的人,将来定然是会有一番成就的。”李泰站起来,走到了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有想到,这西域竟然有你这样的人才,就算是一个铁乌龟,到了你手里面都能够让它开口说话啊。”

“这个世界缺少什么?人才啊。”李泰感叹一声说道。

“谢谢殿下!”索元礼很是高兴,以为自己终于得到了人的赏识了,这个人还是大唐的魏王泰。

自己以后成为大唐的高官,不是问题!

然而,就在索元礼很是高兴,得意忘形的时候。

突然,脖子被人一手给捉住,提了起来,一股窒息的感觉,他挣扎着。

“为……为什么?”索元礼很是不解。

“因为我不喜欢你这样的人,要怪就怪你叫索元礼吧。”李泰冷冷的一笑,说道:“你不死,谁死?”

“坏人,必须死。”李泰一手上出现了一把匕首,然后刺入了索元礼的心脏上。

一股剧痛传来,索元礼双目大瞪着,不断的挣扎着。

然而,几分钟后,身上在无一点声息。

将索元礼丢在地面上,李泰微微一笑,说道:“把脑袋砍下来,悬挂在城墙,告诉世人,莫要作恶,作恶则死!”

“喏!”

两名士兵赶忙拉着索元礼的尸首,向外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