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第一个死人?

小说: 无限大复苏 作者: 仙人喝可乐 更新时间:2020-10-19 06:23:12 字数:3352 阅读进度:4/11

七人的房间,都是同一层连号的七个房间,孟浪在最左边,而中间的房间,则是属于蓝语歌的。

蓝语歌此时正在仔细的看着监控。

此刻的几人,白胖子在点外卖,李鑫在玩手机,顾深在看着窗外,沈龙在祈祷,而孟浪…他居然在睡觉。

监控中的孟浪正躺在床上大字型的睡着,隐约似乎还能一滴口水,正在他的嘴角流下。

“蓝语歌,你看这个孟浪心也太大了,居然在这个时候居然还能睡得这么香。”

一旁的对讲机传来程琳的声音。

“是么,我倒是觉得他挺聪明的”蓝语歌停下指间转动的铅笔。

“不是吧,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呢。”

“呵,你如果看过电影情节的话你就会发现,死神本身是一个巧于设计的设计狂魔,他的每一次袭击谋杀都是环环相扣,浑然天成的,就好像在设计一场精美无比的死亡盛宴一样。”

“并且我们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逃离了死神设计的死亡,可以说我们每个人都是破坏了他完美艺术的无可饶恕的罪犯,所以我们必然接受死神滔天的怒火,以更为残忍的方式,无比绝望的死去。”

“这和孟浪睡觉有什么关系?”程琳依旧不能够明白

“你觉得在死神的眼中,我们这些如同蝼蚁一般的凡人,玷污了死神最引以为傲的杰作,他会让你不知不觉中死去么。”

“哪怕你是在睡觉,昏迷休克,他都一定会让你醒过来,让你真正感受到来自于死神的怒火,让你再次死在为你精心设计的死亡艺术。”

“对于在这个世界最强大的死神而言,他一定要看着你绝望无助的表情,甚至看到你内心的苦苦求饶,然后嘲笑着送你上路。”

对讲机沉默了一会。

“所以能睡着反而是代表没事。”

蓝语歌轻点头:“是的。”

“那我们要现在把这个猜测告诉他们么?”

蓝语歌一边盯着屏幕,一边在一个小笔记本上写上所有已知的情报和自己的猜测。

“先不着急,这个都是我们自己的猜测,他们现在都很惶恐,万一发生什么事故就麻烦了,等晚点吃完饭再说吧”

“好吧,随时联系。”

对讲机没了声音。

蓝语歌在台灯下奋笔疾书,露出一丝笑容道:“最强大的死神,最偏执的艺术家么,有趣。”

在他头顶的镜子里能够看到,一个似乎透明的人站在他的身后,似乎是犹豫了一下,转身离去。

沈龙的房间里,沈龙正坐在床上默默祈祷。

他是一个很平凡的人,平凡到在人群中你甚至第一眼根本无法找到他,他也很少和别人交流,似乎自己也习惯了做一个存在感较低的人。

说实话,第一次参加睡前故事就遇到了所谓的团灭副本,沈龙内心非常的绝望,他甚至在这次睡前故事的整个过程非常低调,就是害怕引起注意,第一个被盯上。

他内心其实是非常讨厌白胖子的那一套反向许愿的,团灭副本本来就是几乎百分之一的概率,为什么自己偏偏就遇到了呢?

沈龙心里很烦,真的很烦,内心不断向愿世界的一些神明祈祷,祈祷自己不要被盯上,也祈祷队友能够及时搭救自己。

祈祷了很长一段时间,紧张的心情让汗水浸湿了衣服。

众所周知,湿漉的衣服和皮肤粘在一起是很难受的,整个人都很不自在。

沈龙考虑了一下,拿起就放在床上的对讲机:“我去一下洗手间洗个澡。”

那一头很快传来蓝语歌的声音:“收到,保持对讲机对话,每两分钟联络一次,没有联络我们就会进行支援。”

“嗯嗯,好的。”沈龙拿起对讲机,带上了换洗的衣服就走进了卫生间。

不愧是高级酒店,卫生间的空间其实是很大的,门边就是一个洗手池,往里一点就是马桶和专门摆放东西的壁桌,顶上一盏精美的吊灯,最里面就是一个超大的浴缸,浴缸边上就是窗户,能够看到城市繁华的夜景。

沈龙给浴缸放好热水,再往水里滴了几滴精油,在抓起一些玫瑰花瓣撒在池子中,看着在原世界没有享受过的美好待遇,沈龙一时间也是有点飘了。

褪下衣服,沈龙走入了浴缸,许是水放的多了,沈龙躺下去的时候浴缸里涌了不少水出来。

疲惫的身体,温暖的热水,真的最棒的组合啊,更是让沈龙忍不住呻吟了出声。

“沈龙,还在么?”对讲机传来程琳的声音。

“啊,我在啊,怎么换人了,刚刚不是蓝语歌么?”沈龙下意识抱住自己胸前,好像被人偷窥了一般。

“他在忙,他叫我来跟进你的事情。”

“他在忙什么啊?”

“我怎么知道,就这样,两分钟联络一次。”程琳有点不耐烦。

“哦哦,好的”沈龙吐了口气,悄悄关闭了对讲机,免得自己又发出了什么尴尬的声音被发现了。

泡着澡,看着窗外的风景,就忍不住想要感慨万分啊。

如果能活下来,我一定要去努力让自己也能过上这样的生活。

又一小会,再次和程琳进行了联系后,再次关闭了持续对讲功能。

此刻的沈龙有点小犯困,实在是泡着温暖的热水太舒服了,那可比躺着玩手机舒服多了呀。

也许是因为犯困,放空中的大脑对其他的声音要更加敏感,他能够听到刚刚放完热水的水喷头正在缓慢的滴水声,也能听到隔壁有人放音乐的声音,甚至能听到楼下过往车辆的喇叭声,可是,还有一种很细小的声音,那是什么?

这种声音很小,就像是电流滋滋声,等一下,电流滋滋声。

沈龙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这个时候卫生间的吊灯已经开始闪烁了。

仔细一听,滋滋声就来自于这个悬挂的吊灯。

砰!

电灯炸了开来,砸到了地上,突然塑料制作的天花板也塌陷了一小块,一个闪着火花的电线甩了出来,目标直指沈龙。

情急之中,沈龙那高于普通人五倍的速度爆发了出来,他一跃跳出了浴缸。

那冒着火花的电线从沈龙的鼻子前飞过,最后掉入了浴缸里。

沈龙站在充满水渍的地面上,没来得及松口气,一股强烈的电流就爬遍了他的全身。

沈龙全身麻痹,整个人倒在了地上了。

原来浴缸上水龙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开了,浴缸的水正在溢出,已经在整个卫生间铺满了一小层水面。

电流也是通过水流才能够电到沈龙。

沈龙此时明明被电的全身麻痹,但整个人的意识却非常清醒,他知道,这种程度的电流是无法杀死他的,最多只能让他全身麻痹动弹不得。

炼气后期的身体素质,也是远超于常人的。

只要坚持住一小会,程琳或者蓝语歌就会发现他没有及时回应,就会冲过来解救他了。

不,甚至都不用等到他们过来,也许自己再适应一会,都能够艰难地站起来走出去。

此刻,窗户突然打开,一股强烈的风吹了进来,浴缸前用来遮挡的窗帘一下子被吹了下来,覆盖了沈龙的全身。

沈龙有一股很不祥的感觉,仿佛下一刻,自己就会死在这里。

体内灵力运转,沈龙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站起身来。

挂在浴缸上还冒着火花的电线甩了出来,直接插在刚要起身的沈龙身上。

更为直接,更为强烈的电流疯狂肆虐他的身体,哪怕他现在歇斯底里地想要坐起来也完全做不到。

嘭!

电火花点燃了包裹沈龙的窗帘,并且火焰以一种诡异的速度蔓延了沈龙的全身。

窗帘很厚,一时间根本烧不完,沈龙全身被火焰烧的皮肉绽开。

他咬紧了牙关,可他的脸上也开始着火,对于一个浑身着火的人来说,打滚是一个自救行为,也是着火者能减轻伤痛的行为。

可此时,电流带来的麻痹感让他浑身不自觉地颤抖,他根本没有办法靠自己来动弹哪怕一根手指。

他痛苦的想要嚎叫,却也只能发出类似呜呜的低吼。

火焰逐渐点燃了他的全身,他感觉火焰已经在他体内燃烧。

他吸入了大量的烟雾,喉咙之间也再吸不到一丝氧气。

在这生死之间的最后一刻,他恍惚透过窗帘烧开的缺口看到,在那浴缸不断流水下来,浴缸壁形成的水面上,倒映着一个似乎透明的人。

这个透明人正蹲在他的一旁,认真的看着他被烧烂的面孔,露出了那好似嘲讽般的微笑。

对讲机,这个时候传来了程琳的声音。

可是,此刻沈龙已经无法回答对面了,能够回应的只有噼里啪啦的电火花声和火焰燃烧的爆裂声。

片刻过后,卫生间门被踢开,除了孟浪在外的五人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

此刻的沈龙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大部分身体都烧成骨架了,已然就是死亡当场了。

所有人看着这个场景不知道说些什么,有愤怒,有疑问,有恐惧,也有理所当然。

“呦,你们都在呢。”孟浪揉着惺忪睡眼姗姗来迟,他看了看卫生间的惨状不禁皱起了眉头。

“第一个死者,出现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