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顶天立地男子汉

小说: 武御圣帝 作者: 六时明亮 更新时间:2017-05-10 19:08:02 字数:2681 阅读进度:21/1657

“爷爷!我绝对不会和他成亲,死也不会!”江月儿轻咬红唇,一脸愤怒的盯着眼前这个中年男子。

听了江月儿的话,江烈日沉默了,他没有立刻回答。

与丹王堂的合作,占了郡王府百分之七十的收入来源。他手下的将士,兵马,都指望着这些银钱供养,一旦断了收入,后果不堪设想。

江烈日握紧双拳,只感到无尽的屈辱。自己堂堂郡王,竟然连自己孙女都无法保护周全。

“江郡王一旦我们达成婚约,我们丹王堂与你们江家就是一家人,日后的合作自然更加亲密无间。”

石义理轻抿了一口桌上的茶水,一脸傲色。

“实不相瞒,最近我丹王堂新研制了二种丹药,药效丝毫不比炼术师殿的差,而且价格低廉。如若我们达成合作,收入肯定会比往日还要多出十倍不止!”

江烈日怒目相视,握紧双拳。

他很想开口拒绝,可一想到手下那群嗷嗷待哺的将士,到了嘴中的话,就像一根鱼刺卡在嗓子眼上,让他说不出话来。

江月儿看到江烈日没有反驳,心头闪过一阵失望。关键时候,竟然没人帮她,就连往日最疼爱他的爷爷,此刻也妥协了。

江月儿不敢想象,若日后真嫁给了这个半大老头,将会面临怎样的噩梦。

“不!就算是死,我绝对不会嫁给他!”

江月儿性格倔强,脸上当下流露出决然之色。

少女都拥有童话般的梦想,她多么希望有一个故事中的白马王子,把她解救与水火之中。

就在江月儿感到绝望时,忽然门口传到一道声音。

“等等!”

江月儿扭头一看,竟然发现是江枫。原本流露出来的希望,又顿时掩盖下去。

他一个傻子,废物,自己一最讨厌的一人,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会为自己出头。

“好一个张狂的丹王堂,这婚约,绝对不答应!我倒要看看你丹王堂,能拿我江家如何!”

江枫语气坚定,目光炯炯,一行一动都透出不可违逆。

江月儿没想到,关键时候,竟然是这个自己最讨厌的江枫,站了出来。

“哥哥!”江月儿内心有些触动,但是紧接着,江月儿又猛地摇头,

就连自己爷爷,郡王爷都无能为力。就算站出来又能做什么,最后依旧改变不了事情的结果。

江枫扭头冲他微微一笑。

“不用怕!就凭你这句话,今天没有人能逼得了你!”

江枫声音不大,语气中充满了坚定不移,给人一种无法言表的信任。

看着江枫的背影,江月儿楞楞的出神。不知不觉中,眼眶逐渐红了起来。

原本那个不学无术,甚至都羞于承认是自己哥哥的人,此时的背影竟然是那么的高大。这个世界上,恐怕再也没有这么可靠的背影。

“我当是谁,原来是那个傻小子,看来我的丹药还挺管用!”丹王微微有些惊讶,紧接着就一脸鄙夷。

没想到,那傻子竟然真的好了。不过就算好了又如何,依旧是个废物罢了。

“你就是丹王堂堂主,石义理。”江枫不咸不淡的开口,明知故问。

质问的口吻,让石义理的神情当场一凝,眼眸眯缝起来。

丹王堂堂主,货真价实的一把手。拥有天才炼术师的名头,毫不夸张的说,就算紫罗国当今圣上,也要给几分颜面。

各大尊贵权势,都要客气有加,一个毛头小子,竟然这般无礼。

“江郡王你后辈,果然是人才啊!不愧是大名鼎鼎的紫罗国傻少,不把我这个小小炼术师放在眼里,也到可以理解!”

江烈日心中暗叫不妙,这个小子怎么这时候跑来捣乱。

刚想开口解释几句,石义理已经摆手说道:“我到想要看看,你这个毛头小子想拿我怎么样!”

“啪!”

石义理话音刚落,江枫一个箭步冲上去,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扇在了石义理的脸上。这打的太过突然,谁都没有意料到。

不要说是江烈日以及江月儿,就连石义理都顶着红红的巴掌印,愣了好一会。

“郡王府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你……你找死!”反应过来的石义理,顿时怒火滔天。

堂堂一代天才炼术师,丹王堂主事人,竟然让一个傻子给打了,这要是传出去,那可真成为天下笑柄。

石义理刚想打回去,可眼前哪里还有江枫的人影,早就退到江烈日身前。

坐在上座的江烈日,也被江枫的举动给吓了一跳,连忙开口说道:“枫儿不可胡闹!石丹王万万不可与晚辈一般见识!”

石义理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快速奔腾。心想我打江枫就是欺负晚辈,他打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好个!势大贵权的江郡王,什么都不必说了,就冲你们家这傻东西的态度,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要么给我五千两银子,要么给我添一房妾室。你自己决定吧!”

石义理直接撕破脸皮,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你要交代是吧!”江枫微微向前挪移半步,不冷不热的说道,“五千万两银子没有,想要逼婚更是没门,你什么都不会在我郡王府得到!”

“你!……”石义理此时的面色,阴沉的似乎能滴出水来,抬起头看向上方,“江烈日这就是你的意思!?平白无故拿了我的丹药,你信不信我去圣上那里告圣状!”

江烈日之前还带着一丝侥幸,见石义理真不给他一点活路,脸色也是一沉。

“不错!这也是我的意思!告圣状!你去告吧!”

“这是你当年给我的那瓶丹药,我早就找人鉴定过了,连普通的疗伤圣药都算不上,竟向我索要五百万两银子。我倒看看圣上得知这消息,会惩罚我?还是惩罚你!”

石义理看着玉瓷瓶,面色铁青。他以为丹药早已经被江枫吃光,没想到竟然还有剩余。

“好!好!好!”石义理气的连说了三个好字,“这是你们自找的,日后可不要后悔!”

“后悔!?”江枫嘴角划过一抹嘲讽,面色紧接着一板,铮铮冷语,“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从来不知道后悔两字怎么写!”

石义理,竟然被江枫看的有些心惊,这份胆魄,这份气焰。就仿佛第一次认识江枫一样。

幸亏这小子是个废物,若是有了力量,绝对是个危险人物。

“好!”

江烈日似乎也找到了,当年征战沙场的豪情壮志,放声大笑起来。

“好一个,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江烈日双手砸在桌子上面,顺势站了起来。

“石义理,当年你骗我也就罢了,本不想与你计较。没想到你竟然变本加厉!今日我就明确告诉你,要银两没有,要人也没有!”

声音洪亮震耳,中气十足。爷孙二人同仇敌忾,气势如虹。

石义理火冒三丈,这次来讨账,什么都没得到不说。还白白挨了那小畜生一巴掌。

若不是他修为比不过江烈日,今天他定要把江枫给撕了。

“好!好!好!”石义理怒极反笑,目光越来越发冰冷。

“江烈日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让你们对今天的行为,付出惨重代价!”

说完,袖子一甩,踱步向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