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劝酒

小说: 武者世界大冒险 作者: 我是森林木 更新时间:2017-08-03 07:01:45 字数:2286 阅读进度:47/316

这种可任意伸缩骨骼的招式,可不是什么炼体功法带来的效果,而是他瞎琢磨出来的“大梦诀动功”给他身体带来的改变。

这门动攻不仅让他的源力增长的飞快,同时还在改造他的身体,若是剖开张小天的肌肉可以发现,如今他的骨骼光泽明润,不似钙质,倒像是玉石一般,而他的肌肉密度也是远超常人。

如果说《大梦诀》让他在睡梦中伐毛洗髓,那么这门“大梦诀动功”就是让他在运动中易筋锻骨。

所以别看他现在依然还有些瘦,但身体的强韧程度和力量却是极为恐怖的,怕是和那些以身体强悍著称的妖兽也有的一拼。

家传功法?

李大河不再继续询问,这个世界是很忌讳对别人的功法刨根问底的,尤其是一些家族秘传功法,通常都是别人压箱底的保命手段。

“咱们现在怎么办?”看着地上的大坑,李大河有些不知所措地问道。

“进去吧,既然已经被发现了,那就拜访一下这里的主人吧!”张小天平静地道。

两人慢慢的从草坪来到正道上,张小天再也不敢大意,每一步都走的无比小心,好一会儿两人才挪到别墅正门前。

就在他们踏上台阶的一刻,两扇金色大门无声无息的向左右打开,一个阴沉的声音传了出来。

“酒已备好,客人请进。”

两人对视一眼,走了进去。

张小天如此大胆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大梦诀》两次预测未来,都是在他第二天会遇到生死危机的前一晚做出相关的梦,他推测只有在生死关头,《大梦诀》才能让他做出关于第二日的梦境,而他昨晚并没有做梦,这是否说明今日不会有性命危险呢,若是如此又有什么好怕的。

虽然是在赌大梦诀是否如他所猜测那样,但他还是很有几分把握的。

走进屋内,昏暗的客厅里只开了一盏灯,一个老家伙佝偻着身子坐在沙发上,看见两人进来咧嘴一笑,露出残缺的牙齿。

“哟,原来是两个小子啊,长的还挺俊。”

这人可真丑!

李大河脸上露出厌恶之色,只觉得这人的笑容是世上最丑陋的微笑,充满了恶意和嘲弄。

张小天一脸淡然的拱了拱手,“这位老大请了,还未请教尊姓大名?”

老贺摆了摆手,不以为然道:“什么尊姓大名,叫我老贺吧。不知道两位不请自来,有什么指教的?”

“贺老大,我二人今日前来,是有些事要请你帮忙。”

张小天一边说着,一边打量屋中的情况,此人如此镇定,必有依仗。

“不用看了,这屋里只有我一人,不过却有二十三处机关。”老贺咧着嘴,笑容看起来很恶毒。

“那我们岂不是死定了?”张小天嘿然笑道,但模样看起来一点也不担心。

只见他轻轻一拉李大河走到老贺前方的沙发上施施然坐下,身子还向后一靠,左右动了动,寻了个舒服的位置。

老贺笑嘻嘻地看着他们动作,一双小眼睛眯成了一道缝,看不出是什么心情。

只见他一弯腰从沙发旁的酒柜下拿出了一坛酒,这酒坛呈深青色,仔细一看竟是玉做的,看起来通透清凉如蛋清的质地,绝对价值不菲。

光是这酒坛就价值数十万吧,那这里面装的酒……

李大河眼中也露出惊讶之色,早就听说九龙城的大佬们日子过得穷凶极奢,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呢。

也是这九龙城的帮派争斗实在太过惨烈,背叛更是常事,便是帮派大佬也保不住明日自己会怎样,是被人赶下台还是横尸街头,所以都是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能享受的地方绝不迁就。

老贺上位已有五六年了,平日里为人低调小心,算是在大佬位置上呆的比较久的了。

在张小天两人的注目下,老贺撕开了坛子口包着的厚厚牛皮纸,蜡封的坛口完好无损。

“我这里好久没有客人了,既然来了,就喝一杯吧!”

说着,老贺指尖一动,变魔术似的多出一柄拇指长短的银色小刀,轻轻一划,便将蜡封划开,一股浓郁的酒香就自然溢出,很快充满了整个客厅。

张小天深吸了一口气,这是酱香酒特有的香气,看这浓郁之程度起码有三十年以上了。

这味道,好酒的人只要一闻到,嘴里就会忍不住分泌唾液。

“三十年酱香陈酿,好酒!”

老贺眼睛一亮,“哦,想不到小友还是懂酒的人,那更要喝一杯了。”

老贺又从柜子了拿出了一套白瓷酒具,先为张小天满上了一杯,白瓷八钱杯子里,酒液呈现出琥珀色,粘稠挂杯。

绝对是珍品!

张小天前世就是个老饕,醇酒美人是他生活里不可缺少的调剂品,可自从穿越以来一直在为了生存努力,没时间想其他,此时突然见到这般稀有好酒,腹内馋虫顿时被勾了起来。

李大河看了看酒杯里的酒,又看了看张小天,这家伙不是孤儿么,怎地不仅知识面广博(会讲故事),还懂酒?

难道是出身于某个没落家族?

不过李大河已经把张小天当做朋友来看待了,既然对方不说,他也不会问。

“来来来,两位小友,一起走一个。”

给两人连同自己斟满酒,老贺端起酒杯笑呵呵地说道,好像对面坐着的真是他的好友似的。

见两人坐着不动,虽然那个瘦小子看着酒杯两眼放光,但依然坐的稳稳的,丝毫没有端起酒杯的意思。

“怎么,怕我在酒里下毒么?”

“是啊!”张小天回答的很干脆。

“这么好的酒,下了毒多可惜,老贺我干不出这事。”

“这么好的酒,却拿来招待我们两个陌生人,这难道不奇怪么?”

“第一次是陌生人,喝了酒不就是朋友了么。况且我岁数大了,又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这酒现在不喝,不定以后便宜谁呢?”老贺呵呵笑着,一抬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手腕一翻,空杯子亮了出来,“你们看,哪有什么问题,这不是好好的。”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在线看: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