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偷袭

小说: 武者世界大冒险 作者: 我是森林木 更新时间:2017-08-03 07:01:46 字数:2297 阅读进度:55/316

黑衣人被罗士信压制,对方狂风暴雨般的“刀势”时刻欺近,将战圈逼得越来越小,让他的钢刀渐渐施展不开。

突然,罗士信的左手在虚空一绕,划了一道弧线,变斜斩为上撩。

噗!

指尖插入了黑衣人小腹,源力爆发,鲜血喷出,黑衣人捂着小腹,跌跌撞撞打滚退后,脸上尽是惊骇欲绝之色。

罗士信又怎会放过赶尽杀绝的机会,如影随形,染血的手指,如同标枪直刺对方心脏。

这时,一道黑影从罗士信住的旅馆楼顶上扑下,展开的双臂如同大鹏展翅,右手上还拎着一个圆溜溜的东西。

刷!

那道人影速度极快,似乎上一刻还在五层高的旅馆楼顶,下一刻就已经来到了罗士信身后,接着左手一扬,一道乌光刺向罗士信的背心。

罗士信汗毛乍竖,心脏狂跳,再顾不上灭杀眼前之敌,脚步连踏,步伐诡异,毫厘之间避开了乌光的刺杀。

好在他之前一直在防备着那个用箭暗算他的人,心中时刻保持着警惕,这才及时避开了这一击。

黑衣人偷袭不成,并不继续攻击,而是走到被罗士信击伤的黑衣人身前,左手中一柄乌黑的长剑指着地面,散发着森森寒意,却把右手上提着的东西扔向了罗士信。

罗士信按了按之前被袖箭射伤的伤口,此时已经止血了,至于疼痛对他来说是小意思。

也是袖箭毕竟劲道不足,若是用的火药手枪,罗士信现在早该躺下了。

倒不是张小天不想下杀手,只是火药枪动静太大,一旦开枪必定会暴露自己,他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

看见对面将一个黑影砸来,罗士信伸手一挡,那圆溜溜的东西落在地上,滚了几滚,在一滩污水旁停了下来,昏暗的灯光下露出一张狰狞的人脸。

“黄虎?!”罗士信心下咯噔了一下,这是黄虎的人头,面上还残存着不甘和恐惧。

罗士信的头一扬,看向眼前手持黑剑的黑衣人,发丝在夜风中乱舞,眼神锋利如刀。

罗士信此人虽然傲慢,但也确实有傲慢的资本,数日被追杀,身心俱疲,如今又身处逆境,敌人随时会蜂拥而至,可他不仅没有胆怯,反倒是战意如火。

“战吧!”

如同一声叹息,罗士信跨步出拳,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直击,却带出了千军万马厮杀的惨烈感觉。

对面的黑衣人只觉得呼吸为之一滞,罗士信的拳势如排山倒海般袭来,直让他产生一种想要退避之感。

但他毕竟也是久经厮杀场面的,知道此时决不能退,否则就是“兵败如山倒”之局面。

只见他强行提一口气,手中乌黑长剑奋力抬起,平直刺出。

以点破面,以锋锐破磅礴!

这应对毫无问题,唯一有问题的是,罗士信这气势雄浑霸道的一拳竟然是个虚招。

只见他脚步一转,右拳软绵绵落下,之前排山倒海的气势骤然消失无踪。

同一时间,他藏于腰际的左拳击出,如雷如电,只瞬间便到了黑衣人眼前。

“什么?”

黑衣人双眼一瞪,大惊失色,尖叫出声,此时他已失去了防御的最好时机,但还是迅速回过神来,脚下用力,身形一晃,避开了头顶要害。

嘭!

罗士信的拳头击中了黑衣人的左肩,同时化拳为爪,五指深深地插入肉中,又往外狠狠一撕,带起一大蓬血雨。

接着手爪握起,再次化为拳头,复又闪电击去。

黑衣人的肩膀上被罗士信生生挖下了一块肉,疼的浑身颤抖,却也激发了他的凶性,对再次击来的拳头视而不见,反手一剑斜刺罗士信下腹部。

嘭!滋!

两人同时击中了对方,不同的是黑衣人被一拳毙命,而罗士信在乌黑长剑刺入身体的时候稍稍扭动了一下,避开了要害,这一剑只是刺入大腿。

另一个躺在地上的黑人惊骇欲绝,望着浑身染血一步步走来的罗士信眼中露出恐惧之色,可直到罗士信一拳击碎他的脑袋,也没有发出一声求饶。

干掉了敌人,罗士信拔出乌黑长剑扔在地上,感觉微微有些眩晕,他这一战消耗不少,尤其是失血过多,此时虚弱感袭来,竟是有些支持不住了。

“不行,得赶紧离开。”

他强打精神,飞快的包扎好伤口,正准备离去,突然一愣,长街对面的阴暗小巷子里一个浑身包裹黑袍的人影走了出来。

竟然还有一人?难道之前袖箭暗算自己的是他?可为何在自己和黑衣人交战时不出手?

一连串的疑问冒了出来,不容他多想,黑袍人已是走到他的面前。

他此时身体已是极为疲惫,精神上的虚弱更是如潮水般袭来,不过就算如此他也不打算束手就擒。

先下手为强!

罗士信脚尖一挑一踢,地面上的乌黑长剑化作离弦之箭射出,同时他一咬舌尖,强提精神,整个人如影随形地跟在黑剑后面,寻找机会。

黑袍人就是张小天,罗士信重伤这么好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对方处心积虑要对付自己,他有机会自然也要将其置于死地,以德报怨可不是他的作风。

眼看乌黑长剑激射而来,随着长剑而来的罗士信更是面容狰狞,他哂然一笑,脚步连踏,却是前世游龙八卦的步伐。

前世有句俗话说得好,八极猛、太极刁、形意毒、八卦贼,这就是在形容八卦掌的步伐极其刁钻灵活。

此时张小天又有源力加成,虽然这步伐并非源力功法,但在低阶源力战士面前使出来也是十分凌厉。

黑夜中的张小天如同一条黑色淤泥中的泥鳅,一个滑步就躲开了黑剑,来到了罗士信左侧,反手一个肘击,砸向他的后脑勺。

罗士信冷笑一声,低头弯腰,左手反抓过去,五指苍劲如鹰抓。

可不料张小天的肘击只是个虚招,击到一半,脚下又是一个滑步,就这么滴溜溜一转,又来到罗士信身后,右手并掌为刀,啪,砍在了罗士信的颈脖上。

罗士信软软地倒了下去,人事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