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三章 酷刑

小说: 武者世界大冒险 作者: 我是森林木 更新时间:2017-10-17 05:24:56 字数:2482 阅读进度:243/316

再次来到此地,田玉郎有些感慨,同时也有些得意,不管葛怀奎这个老匹夫施展了多少阴谋诡计,最后回到这里的依然是自己,而他,已成了一捧黄土啦!

这百年被封印在黑风洞的时光,田玉郎无事可干,只有琢磨功法,他惊讶的发现,这《吸灵大法》的极限绝对不止到大宗师境界为止,而是还有更高层次的道路可走。

这一发现让他又惊又喜,喜的是大宗师之上竟然还有境界,说实话他曾经听闻过此类传说,却从未见过超越大宗师境界的武者,便是虚无之地也没有。

以往一直以为传说只是传说,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而他惊的是,自己所修炼的《吸灵大法》似乎存在着缺陷,除了缺失了大宗师以上部分外,还有其他隐患,尤其是在他实力下降后感触更深。

“提拉莫人,老夫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当年教给我的《吸灵大法》存在隐患,吞噬其他武者、玄兽(既妖兽或源力兽)所化的源力竟然不能完全转化成吸灵大法源力,不同武者、玄兽所化的源力之间竟然还有性质差异,呵呵,你倒是打得好算盘……”

“说起来,这种差异一开始真个是极其微小,并且还隐藏潜伏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让老夫也没有觉察出来,但是随着源力的增长它也在慢慢的积累,当它最后爆发时,恐怕连老夫也承受不了吧!”

说到这田玉郎也是一脸后怕,若非同葛怀奎一场大战后,自己重伤导致实力大降,恐怕不知什么时候,当时已经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性质差异就会引起体内源力大冲突,让自己爆体而亡。

这么说起来,还得感谢葛老匹夫这个老东西呢!

“嘿嘿嘿嘿,幸亏老夫因祸得福,同葛怀奎这个老东西两败俱伤后,实力境界降低,否则真要被你阴谋得逞了。想必葛怀奎学的《御灵术》中也有陷阱吧,只是不知道是什么……”

“提拉莫人,之前你的这些小动作老夫可以不计较,毕竟还没有危害到我,但是你若是还不识相,将完整版的《吸灵大法》说出来,那就别怪老夫不客气了。”

呵呵呵,哈哈哈!

一直低着头沉默的提拉莫人口中突然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有些嘲弄不屑的意味在里面,而且声音越来越大,直至充斥整个空间。

田玉郎正待发怒,提拉莫人说话了,一口正宗的神州语言。

“哈哈,小娃娃,你在我面前一口一个老夫不觉得可笑么,哈哈哈,我活了四百多岁,还自认是壮年,没想到一个两百多岁的人类竟然在我面前一口一个‘老夫’起来”。”

“你——”

田玉郎面色一红,他自称老夫不过是习惯而已,倒是真没想到眼前提拉莫人的岁数。

“至于你说的功法缺陷,老夫却是不认的……”

提拉莫人也学起田玉郎自称老夫,语调中满是调侃,“你觉得有问题,只不过是因为人类和我提拉莫人的身体差别而已。”

“放屁!”

田玉郎忍不住爆起了粗口,“你真当我是三岁小儿么?是功法的原因还是身体的原因,我分辨不出来?呵呵,看来不用点手段,你这个老家伙是不会说的了……”

田玉郎面上露出狰狞之色,突然张口吐出一道黑气,在提拉莫人头顶盘旋起来。

提拉莫人抬头看了看,不屑的道:“又是这种手段,真以为老夫怕了么!”

“那就试试吧!”

田玉郎目光森冷的看了提拉莫人一眼,提拉莫人头顶上的黑气往下一落,钻进了黑色的锁链中。

锁链上的符文一个个亮了起来,发出金色光芒,而提拉莫人的身体也随之颤抖,一道道青筋像小蛇一样暴了出来。

可即便如此,他的眼神依旧清亮,好似大脑与身体切割开来一般,毫无痛苦之感。

果然,这家伙当年是装作忍受不住,诱骗我们学了有问题的功法。

田玉郎更是气愤!

看来还得加点料才行……他手一指,一道黑血小蛇一般从指尖游出来,在虚空中一扭一扭的飞到提拉莫人眼前,在他的注视下,慢慢地接近了他的鼻孔。

田玉郎是故意控制的这么慢的,就是要增加对方的恐惧感。

提拉莫人眼睛一闭,只觉得右侧鼻孔中一凉,那道黑血顺着鼻孔钻进了脑袋里,接着不是剧痛,而是一股股酸痒的感觉传来,就好像有无数的小蚂蚁在他脑子里面乱爬似的。

“怎么样?感觉如何,是不是很舒爽啊!”

提拉莫人努力睁开眼睛,视线却是一片血红,眼前的人类一脸的得意猖狂,让人很想咬下一块肉来。

此刻的田玉郎哪还有一点大宗师的气度,十足是一幅小人模样,每个人都有几副面孔,这便是田玉郎的另一面吧!

“舒爽,确实舒爽,哈哈哈!”

提拉莫人咧着嘴哈哈大笑起来,这一张口,顿时一口黑血喷了出来,而他的五官七窍中也有黑血流出。

血液喷到了田玉郎脸上。

他根本没有躲,任凭脸上沾染到污血,让他此刻的形容犹如恶鬼。

接着一阵黑气浮现,血液从毛孔中渗透了进去,不一会儿,脸上就光洁如初了。

“怎么样,被他人用《吸灵大法》吞噬自己的血液,心中是什么感觉?”

田玉郎定定的看着提拉莫人问道,之前的猖狂得意完全不见。

“感觉?没有感觉,顶多就像是被蚊子叮了一口。”

提拉莫人也定定的看着他,血红色的眼中完全看不到一点恐惧之意。

“是么?”

田玉郎点点头,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插入提拉莫人的左眼中。

嘭!

眼球爆开,血液四溅,却又在半空聚集成一小团,被田玉郎一口吸入腹中。

提拉莫人身体颤抖的更加剧烈了,但仅存的右眼中依然一片清亮平静。

身体上的痛苦就想让我屈服?

这个人类也实在太小看我们提拉莫人了!

就算是死亡降临,我们也会平静地看着它,这点痛苦又算得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