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四章 自由

小说: 武者世界大冒险 作者: 我是森林木 更新时间:2017-10-25 06:01:13 字数:2391 阅读进度:254/316

飞船空间中,马克思威尔面色平静的看着从甬道中走出来的张小天,心中却是波涛起伏,关系到生存,以他的心境也没法完全淡定。

走到近前,张小天掏出口袋中的纯血针晃了晃,两人都笑了起来。

“马克思前辈,我现在要怎么做?”

“很简单,将纯血针后方的按钮旋开,将里面的精血倒在锁链上既可,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张小天依言而办。

紫红色精血流到黑色锁链上,突然爆发出一阵刺眼的红芒,黑色锁链上游动的精美符文突然扭曲起来,向着精血滴落处汇聚。

红芒渐渐被压制,如同风中的蜡烛,似乎下一刻就会熄灭,这时,马克思威尔突然“嗨”的吐气开声,身体爆发出强大的气势,微微一晃,天摇地动。

这“天摇地动”只是张小天的感应,实在是被马克思的气势影响到了。

接着见他嘴巴一张,空间骤然中刮起一阵飓风,所有的气流、生机都被他吸入了口中,附近三尺范围一片死寂,满是肃杀之意。

嘎嘣嘣!

锁链轻微抖动,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接着马克思一双被锁链穿透的胳膊艰难抬起,每上一寸,气势都是一个飞跃,到得后来,张小天只觉得眼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巍峨的山峰。

随后,双臂同时振臂一挥,两道如轮气旋直向锁链斩去,锁定了精血滴落之处。

当当!

两声洪钟大吕般的巨响,锁链哗啦啦的散了开来,上面的符文化作一道道黑气飞舞,像是一条条黑色触手向马克思威尔抽来。

嘿嘿!

马克思威尔发出一声冷笑,双手交叉,握住穿过左右肩膀上的半截锁链,用力一拉,两截两米多长的黑色锁链连同血肉一起被抽了出来。

源力灌注下,锁链绷得笔直,如同两柄黑色长刀,一左一右前后斩处。

刀势吸纳周围气流生机,让天地似乎坍缩变小,在张小天的眼中,马克思身周的天地似乎化为了一个圆。

而“圆”中幽幽暗暗,星辰腾空,大地飘舞,混洞呈现,金乌乱舞。

接着便看见这个“圆”突然裂开,两道深沉幽邃的刀光劈开了混洞,劈开了破灭,阴阳分化,金乌升起,星辰归位!

混沌被劈开了,锁链所化的黑气化为乌有,马克思手中空空荡荡的,那两截锁链也碎成粉末。

“你看出了什么?”

他不知何时已经立在了张小天面前,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正在沉思的人类问道。

“秩序!”

张小天依然沉浸在刀势意境中,闻言脱口而出。

马克思独眼一亮,眼中露出欣赏之色,好一个人类少年,竟一口道出了此招的真意。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张口出声,一个个音节传入张小天耳中,却并非是吸灵**的下半部口诀,而是一门源力武技的功法要意。

随着声音,张小天的眼神越发迷茫,瞳孔涣散没有焦点,似乎什么也没有听进去。

而在他的脑袋里,却有一道剑光冲天而起……

时间过去了一分钟,可在张小天脑海里却觉得时间过去了一年都不止,脑中深深的刻印下了那一剑的烙印。

这一剑的名字就叫“秩序”!

或者说这“秩序”一招,不是剑诀,也不是刀法,而是可以应用在任何兵器上,也可以将任何招式套在其中的一道可容纳万般法诀的真意。

没错,这门武技只是一道真意,无形物质,无招无试,乃是马克思大宗师后自创的一门武技。

回过神来的张小天,定定地看着眼前高大的提拉莫人,突然弯腰深深一礼,道:“多谢前辈赐予功法。”

“哈哈,只是看你小子顺眼,闲话休提,赶紧听好吸灵**的下半部口诀。”

说着,马克思口中又蹦出一句句玄奥的文字,张小天连忙凝神静气细细聆听。

……

营地中心的大帐篷中,田玉郎吐出一口污血,伤势基本大好了,可他心中却总有一股心绪不灵的感觉。

发生了何事?

他皱起了眉头,意识一动,庞大的神识从顶门冲出,以营地为中心飞快的向四面扩散。

嗯?

他首先发现了张小天又不在营地,本来并未完全放在心上,直到他的神识sǎomiáo到高地上后……

轰!

正在忙碌的田家众人齐齐一惊,目光望向了营地中心处,只见一道暴戾狂躁的气息,如同狼烟般冲天而起,甚至肉眼都可以看见。

“发生了什么?”

“是老祖宗的帐篷!”

“不好,快去看看!”

所有的田家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迅速往中心帐篷处聚集,头前几个正是田长风、田长河、田正德等几位嫡系子弟。

嘭!

大家堪堪接近帐篷,帐篷就炸裂开来,只见一道黑色身影从帐篷顶端飞出,化作一道流光,直向小岛东南方位飞去。

“是老祖宗!”

田长风看了个正着,随后放下心来,只要老祖宗没出事就好。

他冲身后挥了挥手,大声道:“所有人都去做自己的事情,不要乱,老祖宗没有事。”

人群散去,只有田长风、田长河、田正德三人留了下来。

“大哥,老祖宗似乎……”田长河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

“似乎什么,说吧,这里没有外人。”

田长风皱着眉头,脸上没有了刚才的淡定,他其实也看出了一些。

“……似乎,似乎有些慌乱。”

刚才惊鸿一瞥,只有田长风和田长河这连个实力最高的人看清了田玉郎的表情,这反而让他们更加不安,自老祖回来后,从未见过他露出这般“慌乱不安”的情绪。

是出事了么?

可这岛上能有什么事会让老祖如此?

田长风想起了十多天前老祖带伤归来的事情,此时只有他和田正德知晓,连田长河都没有告诉。

心中隐隐有些不安的田长风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劝慰道:“别胡思乱想了,以老祖宗的实力,这个岛上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威胁到他。”

田长河一想也是,觉得自己是多心了,“哥哥说的是,我也真是想太多了,哈哈。”

田长河笑了起来,却没注意一旁哥哥和侄儿眼中的凝重。

本章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