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五章 马克思与田玉郎之战

小说: 武者世界大冒险 作者: 我是森林木 更新时间:2017-10-25 06:01:14 字数:2455 阅读进度:255/316

马克思·威尔深深的吸了口,这是久违了的“自由”的味道,转过头看着张小天道:“他要来了,你一会就躲在这里吧,我这飞船的外壳足以抵挡接下来的战斗风波了。”

张小天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事已至此他只有相信这提拉莫人能够击败田玉郎,这是他唯一活命的希望。

“该死的小子,你给我出来!”

头顶上突然传来炸雷般的喝叫,田玉郎到了!

“我去了,放心吧!”

马克思·威尔对着张小天微微一笑,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随后快步钻进了甬道中。

“小子,我一定要杀了你!”

田玉郎眼睛赤红,心中却是惊异不定:这小子是怎么找到飞船的舱门的,我不是已经将它埋起来了么?

他可没想到,自己当初因为受伤较重的缘故,没有及时将“葛怀奎”的血肉精气吸收,却是让张小天机缘巧合得到了他的记忆,这才顺势找到舱门的位置。

田玉郎正待落下,将那个可恶的小子捏成肉泥,突然身形一顿停在半空,脸上却露出惊骇绝伦的神色。

他刚才的神识扫描,只是察觉了张小天的气息在此地消失,而且舱门处的泥土也被挖开,猜测自己禁锢提拉莫人的地方被这小子发现了,但他却没法将神识渗入到飞船中去,提拉莫人制造飞船的材料并非凡品,所以并不知道马克思已经获得了自由。

“……这股气息!”

田玉郎急生生刹住身形,瞪大了眼睛往下望去,只见银色舱门突然打开,一个高大瘦削的身形飞了出来。

“提拉莫人!那小子竟然把他放出来了,怎么可能?”

田玉郎不敢置信,封禁提拉莫人的黑魔锁链可是他从虚无之地带出来的异宝,被自己用精血炼制过,没有自己的血液根本不可能破开它!

等等,精血?血脉?难道……

他一下想到了自己是怎么获得的葛怀奎的血脉的,难道这小子也是用了类似的办法,就算他不懂,那个提拉莫人定然是知道的,毕竟提拉莫人在炼器和阵法上可比人类出名多了。

这小子定然是早就接触到提拉莫人了!

田玉郎想到了之前张小天四处闲逛看风景的情形,不由得咬牙切齿起来,自己被这该死的家伙蒙蔽了。

“哈哈哈哈!”

飞上半空的马克思·威尔放声大笑起来,笑声中满是畅快,同时夹带着嘲讽,只见他一边笑着一边道:“田玉郎,你没想到吧,你马克思爷爷还有出来的一天。今日我必要让你偿还这百年禁锢的耻辱,受死吧!”

说话间,马克思·威尔双拳互相撞击,一道赤色光弧从两个拳头中间射出,瞬间跨越两人之间的距离,来到田玉郎眼前。

见到马克思出手,田玉郎不由得松了口气,这提拉莫人如今表现出的实力也不过是宗师境界,与自己相当,想想也是,此人被自己和葛怀奎禁锢了一百多年,就算脱困也不可能短时间内恢复到全盛时期。

如此,便让老夫再将你封禁一次!

田玉郎深吸了一口,身躯骤然膨胀,顶天立地,勃然而发的气势扰动天地,背部肌肉蠕动,忽地有黑色血液冒出化作两条手臂,接着四只手上皆有黑血延伸而出变化为兵刃。

只见他此刻左刀右剑,刀势沉重,剑光锐利,它们两两成对,同时斩落,这黑血化形的兵刃中蕴含的恐怖感觉,让下方飞船里的张小天都被压制得呼吸停滞,胸闷不畅。

这才是宗师的真正实力啊!

张小天豁然挺身,丝丝源力从体内盘旋而出,将田玉郎的气势堪堪挡住,可这不过是余波而已,真正两人对峙之地的气场必然是自己这里百倍千倍!

轰隆!

刀剑与赤光交击之处,蓦然出现了一个黑点,竟是虚空在这一击之下坍塌了,博大的吸力将招式相交间产生的能量全部吸了进去,黑点被瞬间撑爆。

一片黑芒铺天盖地的散逸出来,接着,爆发出一连串的隆隆隆声,一只飞鸟躲闪不及,被散出的黑芒边缘蹭到,瞬间被撕裂成碎片。

就在这时,黑芒的中心处,凸显出一只拳头,缭绕着一道道黑色血液,散发着浓郁厚重的气息,演绎出不可一世的疯狂以及摧毁一切的暴戾,层层重叠,如九天压落,击向马克思·威尔。

马克思冷笑一声,双手左右画弧,右手戳指如剑,左手竖掌如刀,刀影重重,剑光明锐,指天为笼,“划”地为牢,将田玉郎的拳头死死束缚在自己的刀剑之势中。

田玉郎只觉得自己的拳头上一股磅礴的吸力传来,似要将自己的血肉精气甚至灵魂一起“拉扯”过去。

“吸灵大法!”

田玉郎眼睛一眯,丹田内的源力蓦然化作旋涡,同样一股强大的吸力从他的拳头上传出,两者之间互相较劲,只听刺啦一声,虚空裂开了一道豁口,狂乱的气息蜂拥而出。

马克思依然在冷笑,左手竖直的掌刀赤光一闪,左右似有颤动,暗藏无数变化,猛地劈开了黝黑深邃的空间裂缝,直奔拳头以及拳头后方的田玉郎而去。

可是,当他掌刀抵达之时,田玉郎已然失去了踪影。

马克思头也不回,径自向前一个翻身,头下脚上,掌刀势头不减,自下而上向原本的后方斩去。

果然,田玉郎的身形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拳头前的黑血凝聚成一个巨大的龙头,大张着狰狞的巨口往前“咬”去,却因为马克思的动作扑了个空,反倒是掌刀抓准了时机劈向了田玉郎的下腹部。

田玉郎瞳孔猛地收缩,当初在虚无之地他只是听说过提拉莫人的厉害,却从未与这个种族的武者交过手,此刻马克思的战斗天赋却是让他震惊。

应变实在是太快了,完全是身体反应,根本没有经过思考,这是无数次战斗培养出来的战斗本能啊!

提拉莫人拥有悠长的生命,同样的,活的长久的提拉莫人所经历的战斗自然也不是寿命短暂的人类所能比的,可想而知,他们的战斗经验是多么的丰富。

(本章完)